初酒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全员】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四)

『#想要的宏大的战斗场面好像并没有写出来QAQ大家多多包涵

#大家知道什么灵异事件可以私聊我,我看看能不能搜集到好一点的素材,说不定会多写几件案子

#最后我还是要说,剧情纯属虚构,请大家坚持马克思唯物主义!!』

第二案 渴死的鱼(下)

救赎就环绕在我的周围,我却选择了堕入深渊。

突然被什么东西拽倒的小男孩看见不远处奔来的几个身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般大喊。

就在他马上要被拉进窒息的海水中时,因为涨潮而汹涌的海水以小男孩为中心退出一个安全的保护圈。

随着小男孩的移动,海水不断向后撤,始终留给小男孩一个干燥的沙面。

靠的足够近,庄羽及时的让队员们看见作怪的东西。

海水中,长长的头发随波舞动,一只白到透明的手死死拉住小男孩的脚腕。

跑到最快的佟莉拉住小男孩拼命张大的手,将小男孩往岸上拉去。

那只诡异的手也将小男孩拉向大海。

“啊!阿姨我好疼啊!”

两股相反的力量几乎将小男孩的身体撕裂,他的表情因为恐惧和痛苦几乎快要扭曲,口中不可抑制的发出痛呼。

海底土黄的沙粒携带着贝壳锋利的碎片升起,在空中变成一把匕首的模样,狠狠砍向抓着小男孩的鬼手。

沙刃极其锋利,直接将那只手生生砍下。

诡异的哀嚎声响彻整个阴沉的海面,让人耳膜发疼。

佟莉一把将小男孩拽回岸上,推到庄羽陆琛那里。

庄羽一把抱住浑身颤抖的小男孩,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瘦小的脊背。

小男孩眼睛睁得大大的,惊恐未定的流下一滴滴眼泪。

庄羽轻声安慰着,看着突然平静的海面皱紧了眉头。

一阵诡异的歌声响起。

下意识的,庄羽捂上小男孩的耳朵。

歌声断断续续的从海上传来,可海上却是一片风平浪静。

小男孩奇怪的回头看了一眼。

然后眼睛极惊恐的瞪大!!

“叔叔阿姨!那么大的海浪!快跑!!”

几个大人都愣了。

他们没有看见一点较大的波纹。

“陆琛庄羽石头佟莉!”

“快过来!!”

身后传来杨锐焦急的嘶吼。

庄羽突然就反应过来:

“幻象!是幻象!捂上耳朵快走!”

没有再犹豫,受到歌声影响的人一把捂上自己的耳朵,转身向岸上跑去。

小男孩被跟过来的父亲拉进怀里。

“听到这些歌声会产生幻象!”

奔过来的庄羽大喊着。

捂上耳朵抵挡住歌声的人们回头,果真看见滔天的波浪。

巨大的波浪好似一堵水墙,矗立在众人面前。

“徐宏!这样下去根本没有办法作战!你有没有什么法子!”

杨锐放大声音嘶喊着。

剧烈的海风中,徐宏坚定的点点头。

下一秒,另一阵悦耳的歌声响起,同原先诡异的声音交织。

徐宏迎着海风,坚定的唱着无名的歌。

那歌声好像解药一般,队员们放下捂住耳朵的手。

没有出现幻觉。

“额……”

庄羽突然露出一副快要吐了的表情。

“怎么了?”

陆琛拉住庄羽的胳膊。

没有多说话,庄羽挥挥手让队友们看见眼前的景象。

“额……”

每个人都差点干呕,徐宏的歌声都卡了一下。

眼前的海面上,飘动着一个人形生物,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皮肤被水泡的发白溃烂,没有一处好肉。头发长到脚踝,湿漉漉的紧紧贴在身体上,露出的脸不成样子,五官都发烂到一片模糊。

“这……太丑了……额……法医室都没见过这样的……”

见过各种各样的尸体的陆琛也很是无语。

海面上的歌声依然没有停止,反而好像是别样的战争一般愈演愈烈。

“哇!我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副队唱歌这么好听!”

和露出一丝崇拜的庄羽不同,杨锐眼中心中都是担忧。

很明显,这歌声一直在消耗徐宏的灵力。

随着歌声节拍越来越快,音调越来越高,徐宏渐渐握紧了双拳,神色越来越坚定。

徐宏用着极大的毅力跟对方硬抗。

没有什么能战胜一个意志坚定的战士,丑陋的海鬼最后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吼,所有人都受不住的捂紧双耳。

徐宏停下歌唱,感觉双腿发软,狠狠地晃了一下。

杨锐有力的胳膊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人。

“怎么样?”

“还好,还好。”

徐宏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关系,可他剧烈起伏的胸膛却透露出极度的疲惫和体力不支。

杨锐拍拍他的肩,看向海上的目光带了怒气和杀意。

海面上丑陋的灵体怒极,身后巨大的海浪向岸上扑来。

“佟莉!”

没等杨锐下命令,佟莉直接控制住了汹涌的海水。

又是一次艰难的对抗。

“队长!我没有办法将浪头扑下去!赶紧想办法不能让这浪上岸!”

滔天的巨浪,一旦上岸就是极大的灾难。

“石头!有没有办法制造足够高的沙堤?!”

“有!”

话音落,海岸上的沙土聚集,慢慢加高。

“莉莉!再坚持一会儿!”

“快一点!”

沙堤以极快的速度一点一点的加高变宽,形成一道坚固的堤岸。

“佟莉!想办法分散开海浪让他们拍在沙堤上!石头要撑住!”

“是!”

巨大的海浪在灵力的控制下乖乖的分成一股一股,拍打在石头刚刚筑好的沙堤上,每一次沙堤出现较大的损伤石头就赶忙再补上。

原本杀伤力极强的海浪慢慢变小。

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只见那巨丑的灵体咆哮着冲来。

杨锐将徐宏送到陆琛怀里,走到最前面准备迎敌。

现在,战斗力强的只剩下他一个。

深呼吸一口气,杨锐迅速判断可以利用的资源。

佟莉控制着水,自己最好不要给她添加压力。

石头更不用说,这时候去抢夺他的土资源和直接伤害他没有什么不同。

四周一片茫茫。

没有停歇过的海风吹打在杨锐脸上。

心念一动,杨锐身边的气旋逆转,化作无形的刀刃向对面砍去。

风刃无形,海鬼根本就没有看到扑面而来的危险,身上霎时多了几道深深的伤口,流出深绿色的脓水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海鲜腐烂的臭气,庄羽抬头看见眼前的一幕,皱了皱眉头。

海鬼似乎痛极,仰天长啸一番,缺了一只手的胳膊高高举起,向天诅咒。

佟莉石头还未脱身,可海上再起风浪。

不再是滔天的巨浪,海水一小股一小股聚集,化作如同古时候长矛一般的形状飞刺而来。

杨锐快速的用风构建起漩涡一般的结界,奋力抵挡住箭雨。

如同困兽挣扎,海鬼没有再用灵力,整个身体扑向海岸,直冲方才的小男孩而去。

陆琛正在给徐宏疗伤,庄羽毫不犹豫的将小男孩护进怀里,用身体搭筑起安全的屏障。

意料之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庄羽在听见熟悉的、不堪入耳的哀嚎声后回头看去。

海鬼狼狈的倒在地上,身上是弯弯绕绕将她紧紧束缚的深绿色海草。

不远处,顾顺李懂熟悉的身影向他们跑来。

得力的队友,总是在最需要的时候及时赶到。

“庄羽!”

目睹了一切的陆琛几乎要气死。

刚刚还顶天立地的战士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低下了头。

海草在李懂的控制下将丑陋的海鬼紧紧缚住,没有留下一点逃生的机会。

海鬼做着最后的挣扎。

“为什么!为什么都不放过我!!”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都要这样对我!!”

“啊!!”

“你最好自己想想,之前你都做了什么。”

徐宏在陆琛高超的医术和深厚的灵力帮助下以较快的速度恢复了基本的灵力体力。

“那么多无辜的孩子,现在连尸骨在哪里都不知道,你说说,你都做了些什么!”

“他们都该去死!都该去死!”

“我没有孩子,我没有孩子是我的错吗!”

“我那么爱他!可是他呢!”

“就因为这个原因在外面沾花惹草,最后还要和我离婚!!”

“我在这个家里,受了多少委屈,就是因为生不出孩子!”

“我没有的东西,别人也不许得到!”

“我没有孩子,别人也不能有孩子!!”

“去死!都该去死!!”

徐宏看着癫狂的灵魂摇摇头。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但是你,十恶不赦。”

陆琛冷冷的哼了一声。

凄厉的哀嚎再次响起,带着极端的痛苦与绝望。

可以将人送上天堂的医者,自然也可以将人贬入地狱。

佟莉石头合力处理好余波,避免一场灾难。

海草依然在岸上摊着,令人唏嘘。

最后,庄羽感知着灵魂留下的一丝丝气息,佟莉避水开路,众人从海底某处找到了四具孩童的尸体。

没有浮上水面,孩子们的身体被水泡的发白发涨。

庄羽眼睛有些红红的,看着陆琛。

“我只能做的让他们的遗容好看些。”

陆琛也是很难受的摇摇头,随后施展灵力。

八个人最后抱着四个可爱的小孩子回到了警局。

躺在白色床单上的孩子们面色安详,衣着整齐,就好像睡着了一般。

杨锐根据渔夫的描述找到了那个表面光鲜内则禽兽的西装男,拜托陆琛想办法暗地里绝了他的后。

毕竟海鬼并非他杀死,不可能起诉。

但罪孽就是罪孽,总是要还报的。

“队长,我还是觉得这件事没完。”

“嗯?”

“你想想啊,之前的灵体从来没有过超能力,都只是用怨气或者害死他们的元素攻击,可这两起事件两个灵体都突然具有了超能力,一个瞬移,一个迷音。”

“我也觉得不太对,但庄羽啊,你这次确实冒失了点,现在还是好好想想再怎么把你家法医哄回来吧。”

“……”







评论(18)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