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瓷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后勤组】《唯君而已》感谢信+余本宣传

一不留神就七月多了啊,马上就要放暑假了。
还记得开学前,趁着最后的时间去看了电影,然后无线沉迷其中。
这半年来,每一次政治课一讲到中国军队,第一反应就是蛟龙;每一次地理课一听到红海,就激动的语无伦次;每一次历史课一提到屈辱史,就开始想如果当时有这样一群军人在,怎么也不会让大中华这样了。
因为红海行动,我这一个学期,这半年,也包括之后无数的日子,好像都有了一种信念。
一种坚持不懈,奋争到底的信念。
或许真的是为爱发电吧,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下笔写了文,还这么成功,获得了这么多喜爱。
真的,即使到现在依然不敢相信,受宠若惊。
其实自己的文笔真的不算好,想要很细腻可又有些轻飘,却还是有那么多小天使一直一直支持我。
真的,这份感谢,难以言说。
对于一名新人小透明来说,真的是上天赐予的最大礼物了。
谢谢所有支持过我的人,谢谢所有帮助过我的人。
没有你们,我不会坚持下来,没有你们,我不会选择写作这条路。
今天,和工作室结算了最后一笔账,一起尘埃落定,却在我生命里,余音不绝。
感觉自己不管怎么说都没办法表达出自己心里的全部感谢和开心QAQ
好难受QAQ
最后呢,《唯君而已》余本已经上架,不出意外以后肯定不会再印了,最后几本了呢~
如果到了现在,还有喜欢我、想要实体书的小可爱,吃下我这颗安利,把我付出的心血捧回家吧!!
本宣和链接全部放在评论里~
真的,谢谢大家!
谢谢你!
谢谢你们!
也谢谢能让我看到这么好的成果的喵喵@三只喵工作室
还有世最好的琛羽!


余本链接没法放到评论里QAQ
老被吞
那就点我吧

哇塞!
我怎么也这么开心吼吼吼吼!
太谢谢你的喜欢啦!
❤❤❤❤❤❤❤❤❤❤

Kind:

终于盼来了本子!!
@清瓷 太太超棒!爱您💕

【红海行动/后勤组/琛羽】Redemption(下)

『#还有一篇“终”,明天发。
#本文收录在后勤组合志里,到时会精修。
#调查组确定开第二部,暂时不出本(其实出本人数也不够啊QAQ)
#团圆结局,发糖请期待明晚或者后晚……』

















指挥官听见枪声,很是满意的露出了笑容。

将手中已经没有红酒的酒杯放回桌子上,指挥官看向陆琛的眼神多了一丝丝玩味。

而看好戏的心态也在这一刻冷掉。

因为陆琛的眼神里,没有一点他预料的慌乱。

镇定自若,平静自如,就好像明明手无寸铁的他才是那个运筹帷幄的将军,对面手握重兵的是瓮中之鳖。

“哦?”

“陆先生真是沉得住气。”

原本揶揄的语气莫名带上了不安。

陆琛没有立刻回话,反倒是低下头看向桌面,伸手拿起面前的红酒杯,学着刚刚指挥官的样子微微晃动着。

“Sir,您就不仔细看看,是哪里响起的枪声吗?”

这一言点燃了指挥官潜意识里的危机感,他猛的起身一步跨到落地窗旁向下看去。

火光连同硝烟从实验中心冒出。

一股冷意从脊柱往上窜,脑海里一根松懈的弦瞬间绷紧。

指挥官一把从身边的士兵腰上拔出了枪。

伴随着上膛的声音,枪口对准了陆琛的脑袋。

“你们,干了些什么!”

他放出的消息明明是陆琛身份已暴露,希望引来他的人,然后一网打尽。

所以大部分兵力全都埋伏在了陆琛一直在的医疗楼,就等着瓮中捉鳖。

想起自己因为轻敌和盲目自信而对那么重要的实验中心分配的一点点兵力,指挥官拿着枪的手微微发抖。

“Sir,您现在最好先去看看您的宝贵实验怎么样了,别一会儿,后悔。”

陆琛毫无惧色,因为身后的紧急出口已经传来了可靠的脚步声。

指挥官就要扣动扳机的一瞬间,一枚子弹以极刁钻的角度稳稳的打在指挥官胳膊上。

鲜血喷出,士兵瞬间上来拦在指挥面前。

“别管这里!!去实验中心!”

意识到来者不善,指挥官明白如果为了单单一个陆琛耗费时间在这里,那么他的实验就会彻底完蛋。

捂住受伤的胳膊,指挥官焦急的冲向电梯。

离陆琛比较近的几个士兵作势要抓他,拿着手枪就冲了上来。

……

好久没动手了。

陆琛微微一笑。

我忍得……够多了。

拿着酒杯的手猛的一甩,杯中的红酒尽数泼在离陆琛最近的那个人脸上,大概是没想到陆琛会来这么玩赖般的一手,最前面的士兵下意识低下头躲避。

陆琛单手撑住桌子,一个翻身跨到了那人身后,一把拽住倒霉的士兵让他做了人肉防弹衣。

子弹一枚枚打在身前的士兵身上,给陆琛争取到了一点点时间。

可是足够了,陆琛已经把士兵身上的武器卸下来,娴熟的上膛、瞄准,在赶来的队友的帮助下几枪干掉碍事的士兵。

“陆琛!快走!”

罗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陆琛很是惊喜了一下。

伊维亚之后,他们都以为再也不能从战场上见到他了,没想到这次来助他一臂之力的便是老兄弟。

就说嘛,枪法那么好的,除了顾顺那个臭小子也就是他了。

但是现在并不是个很好的叙旧时间,罗星陆琛没有停歇的从楼梯向上,直到楼顶。

两道钢丝早已牢固的链接了实验中心和这栋楼。

扣上安全扣,两人迅速滑到了实验中心。

实验中心的楼顶制高点,坚守的是顾顺李懂。

他们到达时,李懂还在极快的报告着方位,身后是没有空隙直接瞄准开枪百发百中的顾顺。

顾顺李懂没有抬头看他俩,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

“我们先去找庄羽!”

陆琛卸下装备直奔主实验室。

他其实根本没有把握,庄羽到底怎么样。

他被研究人员再一次带走的时候,陆琛只来得及极快的最后跟他说了一句:

“想办法销毁全部数据!”

这时候他们已经决定行动了,陆琛传出了大量的证据,拔除这个人间地狱已是板上钉钉,原本计划是他在蛟龙一队全体的接应下撤离,可是指挥官已经发现了他的身份,好在自大的指挥官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打算放长线,钓大鱼。

况且,陆琛找到了一个无价之宝,他宁愿和庄羽一起牺牲在这里,也绝不会独自离去。

庄羽被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着,绝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撤走。

于是有了这将计就计的一幕。


实验中心原本澄澈透明的玻璃已经全部被扬尘覆盖,警报中的机械女声不停的重复着有人入侵,部队还在慌慌张张的从医疗楼赶来冲进实验中心。

“现在什么情况!”

指挥官大喊着冲进去。

“全部实验数据正在被销毁!”

很明显被眼前景象吓到的研究员颤抖着语无伦次的回答。

指挥官强忍住一枪爆了对方的脑袋的冲动,喊出命令。

“启动防火墙!启动一级防火墙!”

研究员不敢说刚刚已经试过了,只有听从指示再一次打开了毫无用处的防御系统。

不到两分钟,机械女声带着红色警报再次充斥整栋大楼:

“系统入侵!系统入侵!”

“FUCK!”

指挥官控制不住的爆出粗口。

焦头烂额的往上冲,却和大部队一样被拦在了三楼。

不知道有几名战力极高的战士,依靠着楼中的复杂地形,彻底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战火在这里焦灼。

主实验室里,庄羽近乎癫狂。

手指灵活而疯狂的敲击着键盘,庄羽死死的咬住嘴唇,面色煞白,满头汗珠。

并没有完全恢复的大脑超负荷运转着,剧痛占据了全部神经感觉,而庄羽没有任何停歇,依旧强行调动大脑里的全部神经,投入到复杂的计算当中。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庄羽在数据的世界里奋力作战,一次又一次击退拦截的防护网和技术人员,同时还要保证数据销毁迅速进行。

这场战争里,庄羽孤身一人,抵挡未知数目的对手,毫无惧色。

这场战争只属于他一个人,他就是这场战争的王者。

陆琛赶到的时候,庄羽的指甲都已经因为长时间过度用力的敲击而裂开,从指尖渗出丝丝血迹,沾满了整个键盘。

而各个屏幕上,已经有大部分显示着“数据已销毁”。

而庄羽依旧不停的敲击着,不断加快回击的频率和删除速度。

因为全部的兵力都被蛟龙拦在了二三楼,主实验室里是形成极鲜明反差的安静。

只有键盘敲击声如同枪声一般响起。

罗星在门口警戒,陆琛走进了主实验室。

跨过地上零零散散躺着的研究员和警卫兵的尸体,陆琛接近了他的宿命。

从背后环住了庄羽,陆琛极心疼的感受到对方急促的呼吸和汗湿的身体,还有近看才能发现的唇缝中溢出的血珠。

陆琛没有阻止庄羽,那是他的使命,陆琛必须也是不得不让他完成。

看到最后一个进度条达到百分之百后,陆琛轻轻拉起庄羽已经是鲜血淋漓的手,小心翼翼的吻了上去。

指甲已经裂开,十指连心,陆琛不敢用力。

可是他又那么难受,这手指也连在他的心上,攥得他心脏生疼。

庄羽的眼睛依旧是血红一片,沉浸在战争中还未回神,没有焦距的茫然看向陆琛。

因为疼痛一直死咬着的牙关松开,被咬破的嘴唇溢出鲜血,在下颚留下了蜿蜒的痕迹。

陆琛伸手揩去那鲜红的血痕,又把庄羽额头的汗珠擦去。

然后轻柔的,在他耳边说道:

“很好了,小羽毛,你做的足够多了,足够好了。”

“没事了。”

“直升机来了!队长快撤!!”

耳机里传来顾顺夹杂着风声的话语。

陆琛一只手环住住庄羽的手腕,拉着失神的他往外跑。

距离楼顶越来越近,身后的枪声越来越近,熟悉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琛哥……”

庄羽细细的声音颤巍巍的传来。

陆琛脚步顿了一下。

随即更加紧的拉住了庄羽。

“先离开这里!”

蛟龙一队最终全部撤离。

来着联合国的直升机,摆明了国际立场。

同时赶到的还有大批部队。

邪恶的实验完全被摧毁。

飞机上,庄羽没来得及说话,便晕了过去。

陆琛先给仔仔细细的检查了身体,然后轻柔的把他受伤的手指包好。

其他受伤的蛟龙们没有一个有异议。

全都静静地,温和的,也是开心的看着明显消瘦也无比思念的脸庞。

那是他们的小羽毛啊。

终于……

团圆了。

百粉点梗~~

哎呀呀呀破百粉啦!!!
难耐激动的小心情~~~
真的是很谢谢大家都喜欢啦!
先交代一下之后的计划吧,首先是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最后一章要修改,到时候会提醒一下大家去看~
然后调查组印调正在进行~
后勤组redemption十五号之前完成,预计收录在合志里~
然后是两天一更的调查组番外,后勤狙击吃糖组都有!(正副队的已经完成啦!)
调查组是否还有后续暂时未知~
现在关键是——
大家想看什么!
来梗啊~
调查组当初就是个百粉点梗来着
所以说大家的点梗真的有可能变成小惊喜~
(也有可能是小惊恐QAQ)
好啦,再次向大家表达真挚的感谢!
最后——
点梗吧!

点梗不要停!!
想看什么设定au之类的也可以说!
畅所欲言!

【红海行动/全员】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十三)

『#正文要完结啦!

#真的不是特别满意,对不起大家……

#有时间一定会改一改的!

#之后就是万众瞩目的虐狗小甜饼番外!

#还有很对未交代完的事情都会在番外里交代完!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宣传一下可怜兮兮的小印调~

#出书的话,每篇改动应该会比较大,然后会附赠小赠品~

#我就是马克思唯物主义宣传小能手!』

最终案 悬吊棺(下)


四周一片黑暗,没有希望,没有光明。

陆琛呆滞的跪坐在黑暗里,眼神空洞,好像灵魂被吞噬。

无尽的自责和失去庄羽的痛苦打破了勇敢的战士最后的精神防线。

口中喃喃着,无限次的重复着道歉的话。

一丝丝光亮挤破黑暗,艰难的钻进来。

“琛哥……”

“琛哥……”

这声音不亚于天籁,无神的双眼霎时一亮。

“庄羽!”

“庄羽!!”

如同抓住了救命的最后一颗稻草,陆琛跌跌撞撞的爬起来,转着圈环视四周。

“琛哥。”

“琛哥,醒醒,快醒醒!”



灵体还在不停的围上来,眼前一片黑色的灰烬让李懂完全忘记一切。

几乎是所有的植物一起开始疯狂的生长,藤蔓如同毒蛇在空中诡异的摇曳盘旋,绿叶自动漂浮在空中好像蓄势待发的子弹,花朵开的比任何时候都要大,散发着已经称得上是刺鼻的香味儿。

“懂事儿!”

火焰突然出现,燃烧掉不受控制生长的绿枝。

高温让李懂不防备的向后退了几步。

然而原本会让木系的李懂难受的火焰,现在看来确实救赎。

“顾顺!”

疯狂到发红的眼睛绽放出了不一样的光,如同清澈温婉的水浇灭复仇的火焰。

顾顺把李懂的身体紧紧的圈在怀里。

紧紧的,要把他彻底压进心里的感觉。

顾顺比谁都会忍,他只是抿住嘴唇。

一股腥味慢慢充斥整个口腔。

更加疼痛的却是心脏,那种被活生生割去一块的感觉让顾顺恨不得自行了断。

火星慢慢迸发的时候,一声小小的痛呼从怀中传来。

“……懂事儿?!”

意识到那代表着什么,顾顺立马降低了对于李懂来说难耐的高温。

“懂……懂事儿!”

“莉莉……”

“我……爱你……”

哭到声嘶力竭的佟莉瞬间止住了眼泪。

她……听到了什么?

胡乱的抹掉让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的水雾,佟莉快速地喘着气睁大眼睛。

看到的是熟悉的眼神,和更加不掩饰的深情。

终于,听见了这句话。

不是幻听,真真实实的,来着最爱的人的表白。

仿佛被一把从深渊拉回天堂,佟莉竟有些恍惚。

“石头……”

佟莉猛的使劲儿,低头吻上对方的脸颊。

快要完全坠入黑暗的石头,听见了佟莉不断重复的话。

是三个他怎么也没有说出口的字。

我。

爱。

你。

是来着神的咒语,把石头从黑暗里往外拉。

被抽泣划破的话语,如同被枝叶分割后洒下的光,一点一点照亮黑暗。

杨锐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心心念念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连带着杨锐的灵魂也一同不见。

救赎来自身后。

“杨锐,你相信,那是我吗?”

熟悉的声音,独有的语调,正式的称呼。

杨锐竟然不敢转身。

转过身,会看见什么呢?

是幻觉,是恶作剧,还是……完全毁了容的徐宏?

“杨锐。”

身后的人主动绕到他前面来。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孔,熟悉的……眉眼。




“停下!”

徐宏听见意料之中的怒吼,睁开了眼睛。

灵力依旧继续释放着。

虽然有心理准备,可还是被眼前的一幕稍稍惊了一下。

两个庄羽。

一模一样的外表,没有丝毫差别。

假庄羽一脸怒色,阴狠的神情挂在极不相称的清秀脸蛋上,显得更加令人厌恶。

而一旁的庄羽,情况却并不乐观。

黎明微微的光亮下,庄羽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身体被黑气缠绕,摇摇晃晃好像下一秒就要摔下去,却死咬着牙坚持。

“我再说一遍,停下来。”

假庄羽伸出了手,指向庄羽的方向。

“我的能力,可不止制造幻境这一个。”

“我数三声,如果你再不停下来,我现在就抽走庄羽全部的灵力。”

“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三。”

徐宏抬头看向庄羽。

庄羽的眼神里充满了焦急,也慌乱的投向他。

“二。”

“琛哥!别停下!如果天明他们还没有走出幻境,就会一辈子留在那里面!”

徐宏成功的透过庄羽的眼睛读出了他想说的话。

“一。”

“呃……”

随着数数的停止,假庄羽的手骤然握拳,紧接着是庄羽拼命压回喉咙里的痛呼。

摇摇欲坠的身子整个下坠,庄羽直接跪在地上。

“别!我停下!”

徐宏往前走两步,想要过去扶住庄羽,假庄羽却好像拉着货物一样拉着庄羽一起后退了几步。

徐宏停下脚步,收回灵力。

假庄羽手却没停,灵力依旧不断的从庄羽体内流失。

灵力生生被抽离的痛苦不亚于凌迟,庄羽低着头不让徐宏看见他痛苦狼狈的表情,想要让徐宏继续的话语憋在肚子里一个字也没办法发出来。

假庄羽慢慢悠悠的调出幻境的画面来,一个一个的翻着。

“……你验证完了没有?我已经停止改变你的幻境了,现在赶紧放了庄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