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re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后勤组/琛羽】风露浩然(上)

『高亮→印调~
#其……其实我真的想甜一下的,奈何脑残智障小甜文卡文了……
#是虐文写顺手了么我好慌……

#还是时间原因分成上下,不过这篇很有可能分成上中下。

#回顾了一下之前的文感觉沉淀的有点少了,写的有点心急,可能会找时间微改一些,到时候再个人目录里标注出来。

#这篇超级平淡的我感觉,没什么大起大落。

#也希望大家喜欢这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1

陆琛比庄羽早退伍两年,回家乡开了个小诊所等着他。

每次陆琛给不小心这受点伤那受点伤的病人包扎时,老是想起一个故意喊疼装可怜求抱抱的少年。

他最后一次站在训练场上给国旗敬礼时,一个人。他不想搞什么欢送会啥的,没意义。就一个人站在偌大的训练场上,眼睛干干的疼。

太阳就在飞舞的国旗旁边,阳光很刺眼。

但陆琛就是不舍得低下头来,不舍得放下手来,就那么直直的看着鲜艳的红旗,也没流泪。

过了很久很久吧,他觉得,该走了。

礼毕,一个人从身后抱住了他。

也不知道那个人在他背后站了多久,有没有再陪他敬一次礼。

温度从背后传过来,很温暖很安心,陆琛没舍得睁开。

他不动,那人也就不放。

好像又过了很久很久,陆琛觉得,该走了。

他开了口,嗓子也是干干的:

“好了,都是副队了,别让自己的兵看笑话。”

身后的人顶了回来:

“他们敢,全都给我越野去!”

但还是放了手。

陆琛觉得他应该像以前一样再怼回去,至少应该笑出声来,再夸一句“我们小庄羽翅膀硬了啊,能罚别人越野了。”

但最终也没有说,也没有笑。

陆琛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想转身再看看他的爱人。

“你别回头,”陆琛刚想有动作,就听见后面传来带着浓浓的哭腔的声音,“不许回头。”

陆琛就站着不动了,他发现自己大概真的很难过,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云淡风轻,因为他觉得自己平常该有的反应,现在都做不出来了。

也许又过了很久很久,太阳已经离国旗有点距离了。

陆琛觉得,自己不想走了。

“陆琛,往前走,”身后再次传来熟悉的声线里哭腔少了很多很多,但是隐隐能感觉到声音主人的克制隐忍,“别回头,陆琛,往前走,你该离开这个地方了,你放不下的战斗,我来帮你完成。”

陆琛想说,他放不下的不只有浴血奋战的沙场,不只有挥洒汗水的军队,不只有迎风飞舞的国旗。

“……你放不下的我,我会好好保护的,像你一样保护着。”

“陆琛,等着我,等着我,好不好?”

陆琛张张口,想说好,但就是发不出声音。

最后他狠狠地点点头,走向了门口等候多时的军车。

那个少年啊,真是长大了,不再青涩了,不需要别人照顾了,他会照顾别人了;不需要别人开导了,他会开导别人了;不需要别人保护了,他会保护别人了。

陆琛想到这就笑,好像要把当初没来得及对庄羽展现的笑容还回来一样,一直笑。

哎哟,这可就不担心了,小傻瓜会保护好自己的。

他就好像一只等待的雄鹰,等着他的羽毛出征凯旋归来,然后回到他身上,腾飞。

两年后,陆琛接到了电话。

2

庄羽每次升国旗,都会想起那个孤单的背影。

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训练场上。

庄羽远远的看着,觉得训练场好像从来没这么大过。

他轻轻走过去。

他就想陪着他。

他就想抱抱他。

但是不是现在,庄羽克制着自己。

终于,礼毕,庄羽一秒都没有停留的抱住身前的人。

脸贴在那人背后,嗅着他熟悉的味道。

庄羽以为陆琛会挣开,会转过头来跟他闹,会毫无恶意的嘲笑他。

但陆琛没有。

庄羽就知道,他舍不得。

舍不得浴血奋战的沙场,舍不得挥洒汗水的军队,舍不得迎风飞舞的国旗。

舍不得自己。

其实就算陆琛不开口,庄羽也打算放手了。

这地方好,是这里好,是个男子汉就像进来闯闯,历练历练。

但从这里带着任务去的地方不好,很不好,非常非常不好。

庄羽不想陆琛离开自己。

但想让他离开这里。

所以他说

“别回头。”

我知道你看见我估计就走不了了吧!

就是这么自信。

所以他说

“往前走。”

前面有好多好多的美好,等着咱去经历呢。

也该去感受感受咱们拼死守护的美好了。

所以他说

“等着我。”

我们还要一起,一起做好多好多事儿呢。

庄羽看见陆琛点了点头。

怎么没说话?

我们陆大夫难道掉眼泪了?

哈哈。

庄羽看着自己最熟悉最爱的背影离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他抹了一把脸。

就这一瞬,车就要开走了。

带着扬起来的尘土,一片朦胧。

看不见了,庄羽却还在站着,站在原地。

已经是蛟龙一队的队长兼主狙的李懂,过来拍拍他,

“走了。”

“你也要往前走。”

庄羽回头,看看李懂,又仰起头,看看国旗。

转过身,往相反的地方,走了。

庄羽又想起来那个人,却不是背影,而是那个人头顶的发旋儿。

他执行任务时,受伤了。

中了两枪。

不严重,但是执行任务的地方太偏僻,没有很专业的治疗,感染了。

感染的挺严重的。

但庄羽知道自己死不了,他就是有自信。

他答应过一个人照顾好他爱的人,庄羽从来说到做到。

最后军舰把整个一队接回了祖国,庄羽进了医院,没来得及叮嘱队员不要告诉陆琛。

所以一睁眼,庄羽就看见了自己朝思暮想的脸。

3

陆琛说,

“羽啊,退了吧,咱青春时光全付出出去了,你做的够多了,够多了。”

庄羽想了想,又想了想,说,

“好。”

然后庄羽办了退伍手续。

之前,李懂打电话给陆琛。

“琛哥,庄羽受伤了。”

“严重吗?”

“不严重,但是,你知道的,伊维亚那次对他伤害有多大。这次一枪打在了庄羽旧伤上,能恢复,但我觉得,别再让庄羽去赌命了。”

“……”

“琛哥,你是咱蛟龙目前为止最优秀的医疗兵,我不需要多说啥,你想想,就你劝得了他了。”

“……”

电话挂了,陆琛开车去了医院。

他看着庄羽在普通病房里,睡得很香,没叫他,自个儿坐在那里。

能恢复,蛟龙的人,不是伤病能打倒的。

但太危险了,再出任务的话。

受了伤的地方总会留下不便,这是绝对的,不管表面上看起来有多好。

再一次受伤,陆琛想,肯定很疼很疼吧。

他记得以前,下大雨的时候,下雪的时候,阴天的时候,庄羽都会很使劲儿的转转胳膊。

真的付出的够多了,什么英雄梦什么使命什么责任都完成的差不多了。

庄羽就算是再撑着上战场,再干两三年也该到年龄退了。

江山代有才人出,不可能揪着几个人一直用。

更新换代,就像人的新陈代谢一样,是必然的,必须的。

陆琛想,劝劝吧,劝劝。

再留恋挥斥方遒,再想踏破贺兰山缺,也该到头了。

他没想到庄羽直接就同意了。

真不再是当年需要劝半天的小羽毛了,陆琛摇摇头。

庄羽知道,陆琛不是劝人退伍的人。

陆琛都说了,肯定是觉得自己真该退了。

庄羽想,自己大学毕业应召入伍,一路从基层干到精锐部队,多少年的血雨腥风,也蛮够了。

他这些年在军队,大半的时间都是跟陆琛一起度过的,朝朝暮暮的一起度过。

他不知道陆琛退伍时是怎么样,但他适应了好久,没缓过来。

刚开始是有些新奇的,毕竟陆琛走了李懂当了队长他成了副队,第一次能指挥别人了,挺开心。

但是,有一次,庄羽训练时被树枝划破了皮,不知怎的恍惚了,兴冲冲的跑去医务室。

到了门口,还没敲门,就透过门上的小玻璃窗看见了里面的人。

自己的兵,不是陌生人。

但也不是他想见的那个人。

庄羽心情突然就差了起来,因为他之前和陆琛学了不少医疗技术,就仗着副队的身份拿走了些绷带和跌打损伤药。

之后他轻伤感冒啥的在没去过医务室。

李懂还笑他,说人家过好日子去了,天天吃吃喝喝玩玩乐乐的,你看看你,丢了魂儿似的。

庄羽怼回去:

去你妈的,你家顾顺升了官还在一个军区,俩天天见,大晚上不带回宿舍的,去哪儿浪了?好意思说我,你试试大半年不见顾顺,你准比我还疯。

时间再过去庄羽慢慢就明白了,自己当初那么爱军队,也是因为有爱的人在啊。

庄羽就想要不要退了。

但是吧,每任副队一个样儿,都跟老妈子似的担心自己的兵。庄羽原来还觉得徐妈妈是他自己性格就那样,直到自己成了庄妈妈才知道原来这就是个责任般的职业本能。

他带着新兵保障后勤,新兵比他当年经验还不足,好歹他第一次上战场之前也经历过几次大规模的演习和护航,这个新兵真算是个菜鸟小白,庄羽在看见他冒冒失失的躲子弹的时候就知道这狙击手的子弹自己肯定要吃了。

新兵和当年自己一样,差点没哭出来,闹着要报仇,李懂及时完成了任务下了撤退的命令,这才没消耗庄羽多少体力去拉住新兵蛋子。

庄羽是明白了,自己这辈子就栽在一个叫陆琛的人手里了,所以陆琛劝他,他就听了。

他还有个梦想要和陆琛去完成。

“哎,我说,我退了咱俩去旅游呗,你积蓄够不?”

“够!媳妇说啥就是啥,媳妇说走咱就走。”

“滚!你才媳妇呢!”

4

一队这时刚刚好在休假,兵娃子们非要给庄羽开个送别会,一个一个嚎的跟什么似的,庄羽心里酸酸的,但没至于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李懂过来拍拍庄羽脑袋,说你小子不要过得太爽啊,忘了兄弟们。

庄羽看看李懂身后的顾顺大老爷,没敢回嘴。

陆琛把庄羽被李懂拍乱的毛顺顺,也没说啥。

“咱蛟龙八个兄弟啥时候一起聚聚,多长时间没凑一起了。”李懂老是说着说着就伤感。

“嘿呦我的大队长,什么时候您有空了,哥几个说来就来!”

顾顺揽着李懂说。

第二天,陆琛庄羽就踏上了去草原的飞机。

大草原和大海有种奇异的相似点,都是一览无余,都是茫茫无边,风一吹起一阵阵浪,海是蓝色的,草原是黄绿色的。

庄羽骑着马狂奔。

陆琛骑着马狂追。

“你是风儿我是沙!”

陆琛恢复了原来一会儿皮一下的状态。

“滚!”

庄羽恢复了原来口嫌体正直的状态。

俩人一只烤全羊,吃的满嘴流油。

“妈呀,羽儿,这样下去肯定得胖。”

“有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

玩够了,俩人飞去了华山。

“琛……哥……这还真挺吓人!”

庄羽站在长空栈道上有些抖。

“……别给哥说出去你曾经是蛟龙的兵!”

山里风光可是跟海上还是很像了。

一会儿一个坑,跟船过大浪一样起起伏伏的,林间送来山里花啊草啊的清香,跟海上腥味一样。

庄羽比着手指哈特,陆琛咔嚓一声拍下来。

太阳刚刚好卡在庄羽两个手指直接,发着耀眼的光辉。

下了山,庄羽缓缓精神,跑去了北京。

一个接一个名胜古迹的转悠,最后停在了圆明园遗址门口。

“唉,你说说,当初要是像现在一样,有咱这样的兵,这样的武器,咱就又得在北京多逛四天了,听说圆明园要是没毁,三天逛不完。”

庄羽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怅怅然的,

“大了几场胜仗,真以为自己救世主了,不害臊。”

“嘿嘿嘿嘿嘿”

黄河边,庄羽伸手去摸流过的河水。

没有古诗文里所描写的那样滚滚千里,悠悠的河水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现在是枯水期,”陆琛说,“到了丰水期,就浩浩荡荡了。”

庄羽点点头,回过身对陆琛灿烂一笑。

转了大半个中国,庄羽要回家。

“不再去国外转转?”

“不去了,”庄羽摇摇头,喝着刚刚空姐给的橙汁,“我就想看看自己拼命守护了这么久的山河湖海有多美,国外去了多少次了,天天搁公海上漂着,打来打去的,没心情转悠。”

“咋样,这风光够咱舍命保护的不?”

“废话,豁出十条命也要护这不少一粒沙子!”

“那完了,西北季风东南季风西南季风就是你的敌人啊!”

“陆琛……我看你欠揍!”

陆琛专门买了个单反,里面全是照片。

照片里的每一个庄羽都阳光灿烂。

既然二十岁的你在使命的驱使下预支了三十岁的沉稳老练,那么三十岁的你就在我的陪伴下享受二十岁的青春活力吧。

评论(10)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