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宜嘉】浅蓝

#杜嘉班纳浅蓝的香水到货了,闻着闻着就有这篇了

#练习生设定,故事纯我瞎编

1.

韩国的海,和LA的海,好像没有什么不同。

连着天蓝蓝的一片,上面白花花的是云朵,下面白花花的是浪潮。腥咸的海风吹在身上黏糊糊的,沾得衣服发潮黏在身上,有种把自己束缚起来的感觉,忍不住又让人想逃离。

段宜恩拽了拽衣角,扬起头直视明晃晃的太阳,下一秒就觉得有些眼花,再看什么都带着一个清晰的黑影。

然后他揉了揉眼睛,低着头慢慢回身走了。

韩国的海,和香港的海,好像很不一样。

明明也是湛蓝泛白的一片茫茫,人挤人在海滩上露这露那,黄色的肉体同沙滩混在一起,好像人真的成了一个一个的小沙砾。海风公平的吹向每一个人,再从每一个人身上离开。

王嘉尔就在那潮湿的风里嗅到了一丝丝清甜的味道,好像是他曾经去过的地中海海边,那里的海,干净清新,不带一丝杂质,只是如玉如钻的阳光和一片浅蓝而已。

他往旁边看,就看到了一个沐浴着阳光的少年。




2.

不知道为什么,段宜恩每次一看到王嘉尔就觉得又看见了他熟悉的那种湿哒哒的海风,从四面八方环绕着他的世界,想逃也逃不掉,赶也赶不走,黏糊糊的粘在身上,跟橡皮糖似的。

碍于语言问题,段宜恩在公司里没交到什么知心朋友,公司里练习生的明争暗斗比出道后更加强烈,再加上后来他在Martial Arts Tricking课上越来越表现出的天赋,练习生们更把他当成了对手来看待,孤立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段宜恩在美国就不怎么爱说话,也不算难以适应,反而享受着一个人的安静。每天早上第一个来练习室看日出,金黄色的阳光慢慢洒满空荡荡的练习室,晚上最后一个关灯离开,首尔奢华的霓虹灯照耀在墙上流光溢彩。

就在韩语课老师不知道第几次劝他交个朋友多说说韩语练习练习的时候,王嘉尔正式闯入了他的生活。

那个家伙不知怎么好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冲过来喊着极其不标准的韩语,最后还是说英文才让一圈人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来和他做朋友,我也想练口语。王嘉尔说。

段宜恩没想到王嘉尔来真的,他约他一起吃饭,练习完一起走,早上一起来。然而段宜恩不太想让一个陌生人就这样简简单单打破他维持了那么久的宁静,每次都算计着两个人不同的练习时间躲了过去。

在他说了好几次自己也没等他一起来练习室之后,段宜恩在没开门的公司大门口发现了昏昏欲睡的人儿。

王嘉尔带了个棒球帽,外套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地下还穿了个破洞裤,初春乍暖还寒,小风一吹,迷迷糊糊快睡着的人儿就立马清醒,然后裹裹衣服继续不停的点着头打瞌睡,好久没剪的头发从帽子下溜出来,被霓虹灯轻轻照亮了些,随着王嘉尔的动作一颤一颤。

段宜恩莫名有些生气,莫名到他自己也没意识到,就已经穿过公路走了过去,把自己外套往人身上一搭,转身就把人拽去了一边的奶茶店。

可怜王嘉尔一路懵懵的被人生拽着走,偏偏段宜恩看上去清瘦力气确实大,王嘉尔下意识的反抗什么效果也没有起到。

当然,当看清楚拽着他的人是段宜恩的时候,王嘉尔毫不挣扎直接跟着人走了。

“吃早饭了没?”

“啊?还没……”

“我请你,以后别这样了。”

这样小恩小惠你来我往三两次的朋友段宜恩不是第一次交,也是三四天一个月就散了的,段宜恩这样甚至有些把人往外赶的意思——我们的交情仅限于此,腻了就再见吧。

可惜,王嘉尔并不是之前的那些人。

尝到甜头的王嘉尔得寸进尺,没几天段宜恩竟然在Martial Arts Tricking课上看见了王嘉尔。

“……你不是主修舞蹈和rap的吗?”

“对啊!”

“那你……”

“我好像更想和你一起呢!”

“……这很容易受伤……别闹了。”

“我没闹!我才不怕受伤,我原来是学击剑的啊!”

段宜恩看着在他面前蹦蹦跳跳展示击剑技术动作的人,默默的闭了嘴。

3.

月测前一天的晚上,王嘉尔因为最近一直粘着段宜恩,要测的舞蹈rap都没练,于是终于放过段宜恩自己找前辈补课去了,也是搞到很晚才回,本来想着大晚上段宜恩再怎么刻苦也应该回宿舍了,却还是鬼使神差的到段宜恩的练习室去瞅了瞅。

幸好他绕过去瞅了瞅,因为他看见了窝在地上的身影。

明明没有开灯,在他眼里仍然那样耀眼的身影。

王嘉尔看清楚了他的脸,也没敢相信那就是平常高冷触摸不到的段宜恩,在他心里段宜恩是那种灵魂便属于贵族的人,敢在大夏天直视海边的烈日阳光,荒唐混乱的世界中也永远干干净净纤尘不染。

然而现在,段宜恩就那样窝在冰凉的练习室的地板上,汗水完完全全打湿头发,一绺一绺的贴在脸上,毫无形象可言。宽松的卫衣耷拉在他身上,也被汗水染的一块深一块浅,清冷的月光洒在段宜恩身上、脸上,照的他如同并不存在的脆弱精灵一样梦幻,毫无血色的唇紧紧抿着,透露出他原本的倔强来。

“段宜恩?”

“……走开。”

“你……怎么回事?!”

“……我说走开……不用你管……”

段宜恩毫发无损的时候尚且赶不走王嘉尔,更别说现在,他最后是被王嘉尔强行背回宿舍的。

王嘉尔也是好像突然感受到了段宜恩的瘦弱来,平日里看着难以接近的人脱力趴在他背上,竟然轻飘飘的没有实感,温热的呼吸轻描淡写的打在他的脖颈上,却在他心里一笔一笔留下浓墨重彩,酥痒的感觉让人舍不得放开。

段宜恩的左腿青紫了一大片,还好没有伤着筋骨,其他地方也难免斑斑驳驳一些伤痕,可明天的月测中,段宜恩预备的侧空翻动作中最后发力起跳的,就是左腿。

对方明显就是冲着让段宜恩被开除来的,而且还是很了解极限武术很了解段宜恩的人,知道他要表演什么,知道他要怎样表演。

这样的人没有别的可能,就是和他一起练习的练习生。

在这里最不缺的就是有颜值有天赋肯努力的人,没人会在忙乱的月测里去听你一个人的申冤,何况因为职业的特殊性,练习生禁止打架是最严格的禁令,一旦被发现,连受害者一并都要被开除,公司不要闲的没事干找事的人,也不要运气不好惹事的人。段宜恩想留下,只能明天硬上,并且还要正常甚至超常发挥。

王嘉尔气得连给段宜恩冷敷的手都是抖的。

“明天的月测,要选预备出道的人。”

段宜恩冷冷清清的开口,云淡风轻的说。

“……”

王嘉尔看着大概是因为疼痛而褪去了冷峻外衣的人,比往常温柔了些的眉眼此刻却让王嘉尔有些闷气,又说不出些什么来,只好闭嘴不说话。

第二天段宜恩意料之中的超常发挥,身姿轻盈到落地无声,根本不像是一个受伤的人。王嘉尔原本全身戒备着,就担心段宜恩一个不行立马冲上去护着,可他紧紧握着的拳在看见段宜恩起跳的那一刻慢慢的就松开了,灯光下的少年连发丝都飞扬起来,发梢的汗珠顺着飞旋的动作甩出,晶莹剔透仿佛露水轻扬,王嘉尔甚至都能看见段宜恩身后的翅膀,轻轻扇动着带着他飞起来。

精准的踩点,和舞蹈完美融合的特技动作,帅气的脸庞,轻微上扬带着骄傲的嘴角。

段宜恩,成功了。

王嘉尔在听到满室的掌声,看到对面严肃的社长轻轻弯起的嘴角,不知怎么竟有些想落泪。

4.

出道之前,有两周的假期。少年们马上就要踏上梦想了许久的道路,两周后他们就是在聚光灯下被无数人死盯着活着的人,哪怕老了退了也要防着狗仔不能随心所欲,这两周算是他们最后的自由。

新组合因为段宜恩和王嘉尔显得十分阔气,二话没说就被王嘉尔极力推荐拉去了地中海的西西里岛。

盛夏的海滩连沙子都闪烁着光芒,明晃晃的充满着不竭动力。

王嘉尔从背后轻轻环住了坐在沙滩上看着弟弟们疯玩的段宜恩。

地中海的清新气息重合,纠缠在一起萦绕着两个人,段宜恩轻轻笑了。

“你也买了这款香水?”

“我早就有了。”

自从和王嘉尔在一起,段宜恩变得越来越开朗起来,言语虽然依旧不多,但好歹越来越面带笑容。

王嘉尔看多少次也适应不了那样不似凡物的笑容,每每失了神,然后抱怨段宜恩说他这样太招桃花了。

海风清清爽爽的吹来,段宜恩的头发被扬起来,打在王嘉尔脸上,不疼,反而有些痒,就好像那时段宜恩打在他脖子上的温热呼吸。

“谢谢你。”

王嘉尔没头没脑的耳语了一句。

段宜恩疑惑的转头看他。

那年的打架事件,也没有因为段宜恩的完美表演告终。王嘉尔在看测评的时候就留意了一下,那几个刚开始一脸看好戏后来惊讶气愤的人都被他拉进了黑名单,结束时他气势汹汹的去堵人,却被人一句话说蒙了:

“要不是他挡着,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别得寸进尺!”

后来他也听说过很多暗黑的谣言,无非是段宜恩怎么巧妙的状似无意把这事告诉了对他青睐有加的社长,公司不喜欢打架,但喜欢能忍的人,于是找了别的由头开除了那些练习生,也算是杀鸡儆猴。

王嘉尔不太相信这些阴谋论,虽然他觉得以段宜恩的智商完全做的出来,但这些好像没有什么重要的了,风平浪静以后,站在他对面的是心尖上最重要的人,以后也永远会是那个人,这就够了。

清爽的海风中,王嘉尔没说话,只是轻轻摆了摆手示意没事,然后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抓住段宜恩的手把他往那片美好的未来里拉。

洁白浪花托起展翅的海鸥乘风翱翔,

柠檬的清香萦绕成璀璨的阳光,

命定的少年在眼前微笑,

手心的浅蓝,便从此常伴身旁。

End

#有条暗线没写,想了想还是不要插进这一篇了,明天放在另一个短篇里写吧~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