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酒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后勤组/琛羽】Redemption(下)

『#还有一篇“终”,明天发。
#本文收录在后勤组合志里,到时会精修。
#调查组确定开第二部,暂时不出本(其实出本人数也不够啊QAQ)
#团圆结局,发糖请期待明晚或者后晚……』

















指挥官听见枪声,很是满意的露出了笑容。

将手中已经没有红酒的酒杯放回桌子上,指挥官看向陆琛的眼神多了一丝丝玩味。

而看好戏的心态也在这一刻冷掉。

因为陆琛的眼神里,没有一点他预料的慌乱。

镇定自若,平静自如,就好像明明手无寸铁的他才是那个运筹帷幄的将军,对面手握重兵的是瓮中之鳖。

“哦?”

“陆先生真是沉得住气。”

原本揶揄的语气莫名带上了不安。

陆琛没有立刻回话,反倒是低下头看向桌面,伸手拿起面前的红酒杯,学着刚刚指挥官的样子微微晃动着。

“Sir,您就不仔细看看,是哪里响起的枪声吗?”

这一言点燃了指挥官潜意识里的危机感,他猛的起身一步跨到落地窗旁向下看去。

火光连同硝烟从实验中心冒出。

一股冷意从脊柱往上窜,脑海里一根松懈的弦瞬间绷紧。

指挥官一把从身边的士兵腰上拔出了枪。

伴随着上膛的声音,枪口对准了陆琛的脑袋。

“你们,干了些什么!”

他放出的消息明明是陆琛身份已暴露,希望引来他的人,然后一网打尽。

所以大部分兵力全都埋伏在了陆琛一直在的医疗楼,就等着瓮中捉鳖。

想起自己因为轻敌和盲目自信而对那么重要的实验中心分配的一点点兵力,指挥官拿着枪的手微微发抖。

“Sir,您现在最好先去看看您的宝贵实验怎么样了,别一会儿,后悔。”

陆琛毫无惧色,因为身后的紧急出口已经传来了可靠的脚步声。

指挥官就要扣动扳机的一瞬间,一枚子弹以极刁钻的角度稳稳的打在指挥官胳膊上。

鲜血喷出,士兵瞬间上来拦在指挥面前。

“别管这里!!去实验中心!”

意识到来者不善,指挥官明白如果为了单单一个陆琛耗费时间在这里,那么他的实验就会彻底完蛋。

捂住受伤的胳膊,指挥官焦急的冲向电梯。

离陆琛比较近的几个士兵作势要抓他,拿着手枪就冲了上来。

……

好久没动手了。

陆琛微微一笑。

我忍得……够多了。

拿着酒杯的手猛的一甩,杯中的红酒尽数泼在离陆琛最近的那个人脸上,大概是没想到陆琛会来这么玩赖般的一手,最前面的士兵下意识低下头躲避。

陆琛单手撑住桌子,一个翻身跨到了那人身后,一把拽住倒霉的士兵让他做了人肉防弹衣。

子弹一枚枚打在身前的士兵身上,给陆琛争取到了一点点时间。

可是足够了,陆琛已经把士兵身上的武器卸下来,娴熟的上膛、瞄准,在赶来的队友的帮助下几枪干掉碍事的士兵。

“陆琛!快走!”

罗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陆琛很是惊喜了一下。

伊维亚之后,他们都以为再也不能从战场上见到他了,没想到这次来助他一臂之力的便是老兄弟。

就说嘛,枪法那么好的,除了顾顺那个臭小子也就是他了。

但是现在并不是个很好的叙旧时间,罗星陆琛没有停歇的从楼梯向上,直到楼顶。

两道钢丝早已牢固的链接了实验中心和这栋楼。

扣上安全扣,两人迅速滑到了实验中心。

实验中心的楼顶制高点,坚守的是顾顺李懂。

他们到达时,李懂还在极快的报告着方位,身后是没有空隙直接瞄准开枪百发百中的顾顺。

顾顺李懂没有抬头看他俩,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

“我们先去找庄羽!”

陆琛卸下装备直奔主实验室。

他其实根本没有把握,庄羽到底怎么样。

他被研究人员再一次带走的时候,陆琛只来得及极快的最后跟他说了一句:

“想办法销毁全部数据!”

这时候他们已经决定行动了,陆琛传出了大量的证据,拔除这个人间地狱已是板上钉钉,原本计划是他在蛟龙一队全体的接应下撤离,可是指挥官已经发现了他的身份,好在自大的指挥官并没有直接动手,而是打算放长线,钓大鱼。

况且,陆琛找到了一个无价之宝,他宁愿和庄羽一起牺牲在这里,也绝不会独自离去。

庄羽被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着,绝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撤走。

于是有了这将计就计的一幕。


实验中心原本澄澈透明的玻璃已经全部被扬尘覆盖,警报中的机械女声不停的重复着有人入侵,部队还在慌慌张张的从医疗楼赶来冲进实验中心。

“现在什么情况!”

指挥官大喊着冲进去。

“全部实验数据正在被销毁!”

很明显被眼前景象吓到的研究员颤抖着语无伦次的回答。

指挥官强忍住一枪爆了对方的脑袋的冲动,喊出命令。

“启动防火墙!启动一级防火墙!”

研究员不敢说刚刚已经试过了,只有听从指示再一次打开了毫无用处的防御系统。

不到两分钟,机械女声带着红色警报再次充斥整栋大楼:

“系统入侵!系统入侵!”

“FUCK!”

指挥官控制不住的爆出粗口。

焦头烂额的往上冲,却和大部队一样被拦在了三楼。

不知道有几名战力极高的战士,依靠着楼中的复杂地形,彻底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战火在这里焦灼。

主实验室里,庄羽近乎癫狂。

手指灵活而疯狂的敲击着键盘,庄羽死死的咬住嘴唇,面色煞白,满头汗珠。

并没有完全恢复的大脑超负荷运转着,剧痛占据了全部神经感觉,而庄羽没有任何停歇,依旧强行调动大脑里的全部神经,投入到复杂的计算当中。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庄羽在数据的世界里奋力作战,一次又一次击退拦截的防护网和技术人员,同时还要保证数据销毁迅速进行。

这场战争里,庄羽孤身一人,抵挡未知数目的对手,毫无惧色。

这场战争只属于他一个人,他就是这场战争的王者。

陆琛赶到的时候,庄羽的指甲都已经因为长时间过度用力的敲击而裂开,从指尖渗出丝丝血迹,沾满了整个键盘。

而各个屏幕上,已经有大部分显示着“数据已销毁”。

而庄羽依旧不停的敲击着,不断加快回击的频率和删除速度。

因为全部的兵力都被蛟龙拦在了二三楼,主实验室里是形成极鲜明反差的安静。

只有键盘敲击声如同枪声一般响起。

罗星在门口警戒,陆琛走进了主实验室。

跨过地上零零散散躺着的研究员和警卫兵的尸体,陆琛接近了他的宿命。

从背后环住了庄羽,陆琛极心疼的感受到对方急促的呼吸和汗湿的身体,还有近看才能发现的唇缝中溢出的血珠。

陆琛没有阻止庄羽,那是他的使命,陆琛必须也是不得不让他完成。

看到最后一个进度条达到百分之百后,陆琛轻轻拉起庄羽已经是鲜血淋漓的手,小心翼翼的吻了上去。

指甲已经裂开,十指连心,陆琛不敢用力。

可是他又那么难受,这手指也连在他的心上,攥得他心脏生疼。

庄羽的眼睛依旧是血红一片,沉浸在战争中还未回神,没有焦距的茫然看向陆琛。

因为疼痛一直死咬着的牙关松开,被咬破的嘴唇溢出鲜血,在下颚留下了蜿蜒的痕迹。

陆琛伸手揩去那鲜红的血痕,又把庄羽额头的汗珠擦去。

然后轻柔的,在他耳边说道:

“很好了,小羽毛,你做的足够多了,足够好了。”

“没事了。”

“直升机来了!队长快撤!!”

耳机里传来顾顺夹杂着风声的话语。

陆琛一只手环住住庄羽的手腕,拉着失神的他往外跑。

距离楼顶越来越近,身后的枪声越来越近,熟悉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近。

“琛哥……”

庄羽细细的声音颤巍巍的传来。

陆琛脚步顿了一下。

随即更加紧的拉住了庄羽。

“先离开这里!”

蛟龙一队最终全部撤离。

来着联合国的直升机,摆明了国际立场。

同时赶到的还有大批部队。

邪恶的实验完全被摧毁。

飞机上,庄羽没来得及说话,便晕了过去。

陆琛先给仔仔细细的检查了身体,然后轻柔的把他受伤的手指包好。

其他受伤的蛟龙们没有一个有异议。

全都静静地,温和的,也是开心的看着明显消瘦也无比思念的脸庞。

那是他们的小羽毛啊。

终于……

团圆了。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