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酒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全员】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十三)

『#正文要完结啦!

#真的不是特别满意,对不起大家……

#有时间一定会改一改的!

#之后就是万众瞩目的虐狗小甜饼番外!

#还有很对未交代完的事情都会在番外里交代完!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宣传一下可怜兮兮的小印调~

#出书的话,每篇改动应该会比较大,然后会附赠小赠品~

#我就是马克思唯物主义宣传小能手!』

最终案 悬吊棺(下)


四周一片黑暗,没有希望,没有光明。

陆琛呆滞的跪坐在黑暗里,眼神空洞,好像灵魂被吞噬。

无尽的自责和失去庄羽的痛苦打破了勇敢的战士最后的精神防线。

口中喃喃着,无限次的重复着道歉的话。

一丝丝光亮挤破黑暗,艰难的钻进来。

“琛哥……”

“琛哥……”

这声音不亚于天籁,无神的双眼霎时一亮。

“庄羽!”

“庄羽!!”

如同抓住了救命的最后一颗稻草,陆琛跌跌撞撞的爬起来,转着圈环视四周。

“琛哥。”

“琛哥,醒醒,快醒醒!”



灵体还在不停的围上来,眼前一片黑色的灰烬让李懂完全忘记一切。

几乎是所有的植物一起开始疯狂的生长,藤蔓如同毒蛇在空中诡异的摇曳盘旋,绿叶自动漂浮在空中好像蓄势待发的子弹,花朵开的比任何时候都要大,散发着已经称得上是刺鼻的香味儿。

“懂事儿!”

火焰突然出现,燃烧掉不受控制生长的绿枝。

高温让李懂不防备的向后退了几步。

然而原本会让木系的李懂难受的火焰,现在看来确实救赎。

“顾顺!”

疯狂到发红的眼睛绽放出了不一样的光,如同清澈温婉的水浇灭复仇的火焰。

顾顺把李懂的身体紧紧的圈在怀里。

紧紧的,要把他彻底压进心里的感觉。

顾顺比谁都会忍,他只是抿住嘴唇。

一股腥味慢慢充斥整个口腔。

更加疼痛的却是心脏,那种被活生生割去一块的感觉让顾顺恨不得自行了断。

火星慢慢迸发的时候,一声小小的痛呼从怀中传来。

“……懂事儿?!”

意识到那代表着什么,顾顺立马降低了对于李懂来说难耐的高温。

“懂……懂事儿!”

“莉莉……”

“我……爱你……”

哭到声嘶力竭的佟莉瞬间止住了眼泪。

她……听到了什么?

胡乱的抹掉让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的水雾,佟莉快速地喘着气睁大眼睛。

看到的是熟悉的眼神,和更加不掩饰的深情。

终于,听见了这句话。

不是幻听,真真实实的,来着最爱的人的表白。

仿佛被一把从深渊拉回天堂,佟莉竟有些恍惚。

“石头……”

佟莉猛的使劲儿,低头吻上对方的脸颊。

快要完全坠入黑暗的石头,听见了佟莉不断重复的话。

是三个他怎么也没有说出口的字。

我。

爱。

你。

是来着神的咒语,把石头从黑暗里往外拉。

被抽泣划破的话语,如同被枝叶分割后洒下的光,一点一点照亮黑暗。

杨锐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心心念念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连带着杨锐的灵魂也一同不见。

救赎来自身后。

“杨锐,你相信,那是我吗?”

熟悉的声音,独有的语调,正式的称呼。

杨锐竟然不敢转身。

转过身,会看见什么呢?

是幻觉,是恶作剧,还是……完全毁了容的徐宏?

“杨锐。”

身后的人主动绕到他前面来。

熟悉的身影,熟悉的面孔,熟悉的……眉眼。




“停下!”

徐宏听见意料之中的怒吼,睁开了眼睛。

灵力依旧继续释放着。

虽然有心理准备,可还是被眼前的一幕稍稍惊了一下。

两个庄羽。

一模一样的外表,没有丝毫差别。

假庄羽一脸怒色,阴狠的神情挂在极不相称的清秀脸蛋上,显得更加令人厌恶。

而一旁的庄羽,情况却并不乐观。

黎明微微的光亮下,庄羽的脸色显得更加苍白,身体被黑气缠绕,摇摇晃晃好像下一秒就要摔下去,却死咬着牙坚持。

“我再说一遍,停下来。”

假庄羽伸出了手,指向庄羽的方向。

“我的能力,可不止制造幻境这一个。”

“我数三声,如果你再不停下来,我现在就抽走庄羽全部的灵力。”

“你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三。”

徐宏抬头看向庄羽。

庄羽的眼神里充满了焦急,也慌乱的投向他。

“二。”

“琛哥!别停下!如果天明他们还没有走出幻境,就会一辈子留在那里面!”

徐宏成功的透过庄羽的眼睛读出了他想说的话。

“一。”

“呃……”

随着数数的停止,假庄羽的手骤然握拳,紧接着是庄羽拼命压回喉咙里的痛呼。

摇摇欲坠的身子整个下坠,庄羽直接跪在地上。

“别!我停下!”

徐宏往前走两步,想要过去扶住庄羽,假庄羽却好像拉着货物一样拉着庄羽一起后退了几步。

徐宏停下脚步,收回灵力。

假庄羽手却没停,灵力依旧不断的从庄羽体内流失。

灵力生生被抽离的痛苦不亚于凌迟,庄羽低着头不让徐宏看见他痛苦狼狈的表情,想要让徐宏继续的话语憋在肚子里一个字也没办法发出来。

假庄羽慢慢悠悠的调出幻境的画面来,一个一个的翻着。

“……你验证完了没有?我已经停止改变你的幻境了,现在赶紧放了庄羽。”

收回画面,假庄羽好像看笑话一样看向徐宏。

“我可没说你停下我就放了他。”

“你!”

“再说了,这可是我亲弟弟,怎么也是跟着我,才合情合理嘛。”

天边已经开始发白,庄羽看着越来越亮的光线,痛苦加上焦急,几乎掉下泪来。

徐宏余光却瞥见,有个地方动了动。

心底里大松一口气,现在他的任务,变成了拖延时间。

“亲弟弟?!”

声音吐出来,徐宏自己都要佩服自己的演技。

“呦!你没看到?我还以为我的记忆都被你看光了呢!”

“当地有个很著名的地方,叫悬吊棺,你知道吗?”

徐宏轻轻点点头。

“传说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有个人逃难来,最后死在了那个最大的天坑里,村里人善心,用棺材收了那尸身,却也没给个坟地,就连着那口薄棺扔在了那里。”

徐宏看着一双双眼睛微微睁开,默默地开始用灵力进行心灵交流,表面上还在敷衍着。

“结果那天坑里的藤蔓,越长越大,越长越长,越长越粗,最后直接把棺材包裹起来,掉在了半空,于是就叫悬吊棺。”

“最后开棺材决定好好安葬的时候,棺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鲜艳的血水。”

“……这是你干的?”

“我干的?呵!你们那里知道,来逃难的,明明就是两个人!”

“庄羽不管怎么样,都能得到对方好言相待,而我,就被恶言恶语骂的狗血淋头!”

“都是兄弟,明明是一模一样的外表,明明是一模一样的出身,可为什么就他!所有人都只喜欢他!我就要被无视,被责骂,被唾弃!”

“你叫我怎么甘心!”

“偏偏他,还抱着一堆讨来的食物,分给我,说什么一起吃,明明就是讽刺!”

“所以我把他推下去,我要让这个占尽了一切的人消失!没有他,这一切就都是我的!”

“可恶,可恶!那一刻竟然突然起大风,生生把我也拉了下去。”

“呵,你知道吗?连阎王爷也不公平!允许进入轮回的,还是他!”

“如今,他再世为人,活的那叫一个滋润!我呢!我就只能孤孤单单的一个孤魂野鬼在这里,想尽办法出去!”

“我成功了,哈哈哈。”

“我成功了,我修成了实体,我有了那么强大的异能,我怎么会让你们好过!”

“我可以赋予别的灵体异能,没错,前面那几个难缠的灵体就是我的杰作呢!”

“我可以制造幻境,我可以抽取别人的灵力为我所用。”

假庄羽越说越兴奋,连带着竟然更加加快了吸收灵力的速度。

“这就叫,天道好轮回!”

天色大亮,洋洋得意的假庄羽准备看着所有人陷入他的幻境永世不得出。

可是随着光芒的大盛,带来的并不是黑暗。

藤蔓突然剧增,死死的缠绕住假庄羽。

火焰瞬间升起,仿佛要执行火刑一般毫不留情。

高温带来剧痛,假庄羽痛呼出声。

缠绕在庄羽身上的黑气瞬间消失,没了支撑的庄羽身体快速下坠。

倒在了温暖的怀抱里。

回头,是心疼不已的眼神。

来自医者的灵力毫无保留的注入体内,慢慢驱散着全身的刺痛和寒冷。

差一点,他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假庄羽震惊的看着一个一个本来应该困在幻境里的队员们一个一个站起来,怒视着他。

“你也太小看我的队员们了。”

徐宏走上来,看着火海里的假庄羽。

“我本来改幻境的目的,就不是为了把他们直接唤醒,而是告诉他们,这是幻境。”

“人死而不能复生,最爱的人的死亡那么真真切切,怎么会开玩笑一样的活过来?”

“很明显,这不是真正的现实。”

“一旦明白了这一点,凭借我的队员们的毅力,一定会自己从幻境里出来。”

假庄羽的眼神充满了不甘。

愤怒的火焰几乎胜过包裹着他的火海。

“你永远也比不过庄羽。”

“我告诉你,庄羽的一切,都是他应得的。”

“他善良,热心,平和,对待所有人都用尽自己最大的善意,他能为别人付出一切,他是最合格的蛟龙。”

“而你,算个什么东西。”

“比起庄羽来,你就是个得不到糖的小人。”

每个人都是极度的愤怒,他们刚刚早就清醒,可是天未亮,依旧是假庄羽的天下。

他们只能等,看着副队拖延时间,看着假庄羽洋洋得意,看着庄羽痛苦不堪。

所以一得到了副队的命令,李懂几乎是瞬间驱动极大的灵力缠住假庄羽。顾顺也没有留一点情意,直接放出致命的真火。

火焰一点一点吞噬丑陋的灵魂,他刚刚对庄羽做的一切,队员们一点一点帮他还回来。

“顺哥……”

虚弱的声音传来。

“……小羽毛?”

“顺哥,”庄羽在陆琛的治疗下稍稍恢复,颤抖着嘴唇说道,“能不能……别杀他……他毕竟是我哥哥……”

“让陆琛送他去轮回,好不好?”

毕竟是曾经骨肉至亲,不管他怎么对待过自己,庄羽还是看不下去。

“哈哈哈哈哈哈!”

阴森森的鬼笑声响起。

“够了!你装什么!我不需要你装模作样替我的求饶!”

汇集全身的灵力,假庄羽全身开始发红。

陆琛转过身,接着用整个身体把庄羽护在怀里。

杨锐冲过来,和队友们建立结界。

巨大的爆炸生生炸破了最外层的火墙。

冲击波慢慢消失,眼前一片荒芜。

植物因为巨大的爆炸直接完全消失,原本郁郁葱葱的山林寸草不生。

“……哥哥……”

不光是庄羽,其他人也是叹息。

李懂花了整整一天重建了这里的植被。

庄羽早被陆琛抱回去养伤。

最后,不顾乡里人的挽留,蛟龙们驾车回到了家。

到达,又是黑夜。

如同白昼一样无穷无尽。

评论(13)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