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瓷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全员】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十二)

『#本章吃糖组戏份很多!是我心中的吃糖组了~

#以后可能就两天一更了(>_<)

#还有一篇正文就完结啦!

#谨记马克思唯物主义!』

最终案 悬吊棺(中)






杨锐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团黑气划过徐宏的脸庞。

此时离假庄羽最近的,只有异能是非战斗性的陆琛和徐宏。

所以在队友们反应过来护住徐宏陆琛并且解决掉假庄羽之后,杨锐回过头,看见的只是眼睛里闪着水光的陆琛,和满脸是血的徐宏。

他们最终没有找到庄羽,也没能治好徐宏的眼睛。

这次的失明,比上一次还要令人绝望,原本比宝石还灵动美丽的双眸彻底消失,只留下深深的两个可怖的空洞,还有一道长长的横贯脸颊的丑陋疤痕。

那股黑气如同锋利的匕首直接夺去了杨锐心中最美丽的眼睛。

回了队后,徐宏整整三天没有说一句话。

他的脾气变得极暴躁,以往温和的形象消失殆尽。

最后徐宏自己递交了辞职报告,没有给任何人说。

杨锐看着直接下发的批准通知和大量的补贴金,一直一直沉默。

他想生气,气自己没用,气徐宏一声不吭就要离开他。

徐宏的父亲顶着一头白发,颤巍巍的来接自己的儿子。

杨锐想跟去送送,却被徐宏冰冷到极致的语气钉在了原地。

“别跟着我,谢谢。”

杨锐感觉自己的天就那样塌了下来,原本不论经历什么都保持一片蔚蓝的天空,乌云密布,然后不堪重负的带着黑压压的颜色塌下来,把他整个包裹在里面,就像是盘古还没有开天地的时候四周的混沌。

站在他们调查组专属的办公楼门口,杨锐看着那个失去了光明的人一点一点离开他的视线,离开他的人生。

带着他的光明,也一点一点消失了。




黑气打过来的时候,佟莉莫名其妙的走了神。

等她反应过来,身前已经挡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随后那个高大的身影变得从未有过的脆弱无力,向后倒在了她的怀里。

那团黑气是假庄羽最后拼死的一击,这之后,他在没能挣扎多久就彻底消失。

陆琛一个箭步冲过来,抓住石头的手腕就开始输入灵力治疗。

而他眼中越来越多的雾气却表明了无可挽回的一切。

佟莉喊着石头的名字,一个劲儿的叫他不要睡,又喊着陆琛的名字,叫他救救石头。

伴随着泪水不受控制的跌落。

陆琛输入的灵力在命运中显得那样无能为力,只起到了一点点作用。

焦急慌乱中的佟莉,听见了石头颤抖着的话语:

“好……好疼啊……”

佟莉接着就想起来石头给他讲过的一个关于糖的傻甜傻甜的故事。

石头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回到了那个被妈妈打了之后可怜兮兮要糖吃的小男孩。

带着撒娇一般的语气,说:

“好疼啊……”

兜里,一块硬硬的东西开始发烫,佟莉颤抖着手把它摸索出来。

是一块糖,是一次她受伤之后,石头给她的糖。

石头不知道,她一直舍不得吃。

现在那块糖是那样烫手,佟莉怎么也扒不开它。

她急得差点骂出脏话。

然后糖纸被粗暴的扯开,露出里面有点反着光的糖块。

佟莉接着把糖块送到石头嘴里。

“吃糖,吃糖不疼。”

“吃糖,吃糖。”

她抱着石头,看着他的脸颊微微鼓起来的一小块,原先打趣他像个小孩子的心情完全不见,只有深深的恐慌。

石头一直死死的,深情的盯着抱住他的佟莉。

那样至纯的爱意笼罩下,佟莉慢慢就平静了下来。

佟莉用不亚于石头的深情目光回应着他,心跳在对方双眸彻底黯淡无光的时候停跳了一下。

好像才想起来,佟莉在他脸上落下一个吻。

然后是撕心裂肺的叫喊。

喊着再也不会回来的人。

 


 

石头在看见那一团黑气打向佟莉的时候,完全是本能的冲过去挡住了那致命一击。

然后一瞬间无比晕眩。

好像一下子从这个世界分离了一样,什么声音,什么画面都离他好远好远。

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他一直奢想,却从来没有真正感受过的温暖包裹了他。

他能听见他的莉莉惊慌失措的喊声,和泫然欲泣的脸,还有慢慢围住他的队友们。

他很想很想开口让他们不要伤心,让莉莉不要哭,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好像身处一个巨大的黑洞边上,自己的灵力和体力飞速的被吸收。

陆琛传过来的灵力,相比之下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但是也足够他说出三个字来。

喉结动了动,他却突然犹豫了。

他已经不行了,他肯定不行了。

现在告诉她,留给她的会是什么?

不会是幸福,不会是快乐,不会是满足。

而是之后一生孤单的怀恋,一生铭记在心的痛苦,一生无法释怀的遗憾。

所以他最终改口了,他说:

“好……好……疼啊。”

然后看着莉莉翻出自己曾经送给她的糖,焦急到连糖纸也打不开,突然就又后悔了。

最后……也没能亲口告诉你。

我是不是很没用?

我那么胆小,那么懦弱,连表白也不敢。

可却再也没有力气说话,嘴里的甜味儿蔓延开来,是他吃过的最甜的糖块了,真的驱散了他身上所有的疼痛。

莉莉,你的糖真甜。

好甜啊。

我爱你,莉莉。

我爱你。

我爱你。

对不起,到死也没有亲口告诉你这三个字。

好遗憾,到死也没能听你对我说这三个字。






画面一幅一幅的飘过,手指凌空划着,假庄羽看着一幕幕画面,笑的更加开心,挑衅似的偏偏头,对着身边说道:

“呐,你们的感情挺好啊,最害怕的都是对方出事儿啊!”

没有回应。

他的身边,赫然是消失已久的庄羽。

他被一道一道的黑气缠绕,脸色煞白,印满了疲惫,根本没有力气说出一句话。

“嗯……我们再来看看你拼命救的好副队……”

手指滑动,画面翻转。

“……哎!!”

“怎么回事?!”

原本应该显示出徐宏的幻境的画面是一片漆黑。

假庄羽皱紧了眉头。

要么,是徐宏已经死了。

要么……就是他根本就没有中他的计谋,根本没有进入幻境。

奄奄一息的庄羽感觉心脏突然快速跳动。

惊喜和希望涌上心头。

树林里,徐宏缓缓睁开眼睛。

强大的灵力慢慢覆盖了全部沉浸在痛苦中的人们。

评论(52)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