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酒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后勤组/琛羽】Redemption(中)

『# @飞阿是念来过倒 的百粉点梗,黑客x医生

#逻辑废啊啊啊好多细节深究都有bug啊啊啊

#上一篇改了一些地方,大家可以去重新看看

#不仅有bug还有ooc……

#大家多包涵吧,多包涵(>_<)』


4

少年回来的时候,依旧是重兵保护着。

陆琛早早等在门口,只看着他进来就赶忙扶住。

少年的喘息声有些急促,连嘴唇也褪了些血色。

陆琛刚刚搀住他,少年就把几乎所有的力气压在了他身上。

陆琛有力的臂膀给了少年一个极稳定的支撑,熟悉的安全感笼罩住少年。

感受到陆琛明显的担忧,少年露出笑容来表示自己没有问题,同时偷偷递给陆琛一个眼神。

陆琛不动声色的将少年扶回病房,围在少年身边忙这忙那,一直等到驻守的兵离开。

陆琛坐到少年身边。

“监控我都已经屏蔽了,”少年紧接着开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没有回答,陆琛只是死死的盯着少年的眼睛。

“刚刚,他们让我潜入了一个安全系数很高的数据库。”

“那里面,有你的照片。”

“还有一堆,我很熟悉的面孔。”

陆琛不敢触碰少年,他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这样害怕。

“还有,我……的照片。”

“下面的信息,显示失踪。”

“我什么都不记得,我的记忆在从实验室醒来的那一刻才开始,前面是一大块一大块的空白。”

“这里面肯定有我最想记住的东西,我最难忘的东西,因为我每一次想到那片空白,我的心就很难受很难受。”

“陆医生,我的本能告诉我,我可以相信你,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谁?”

“他们是谁?”

“我……是谁?”

接受过深度催眠的少年,一想起之前的事情就好像被诅咒了一般,剧烈的疼痛从大脑深处传来。

然而这次少年极其坚韧的忍住疼痛,坚定的注视着陆琛的眼睛。

陆琛轻轻擦去少年头上的冷汗,看向少年的目光带上了他一直不敢表露出来的深情。

“你,记不记得,庄羽这个名字?”

少年轻轻摇摇头。

“我刚刚看见了,在我的照片底下,但是我并不记得我叫这个名字,我的记忆里,我就叫320号。”

开口是让人有些绝望的话语。

“那,杨锐、徐宏、李懂、罗星、顾顺、佟莉、石头,这些名字呢?”

少年依旧摇摇头,

“我刚刚……也看到了,是哪些照片里的人……我和他们有关系吗?”

陆琛轻轻点点头,最后抱着一丝希望的问道,

“那么,陆琛呢?”

“陆、琛。”

少年突然皱了皱眉头,一字一顿的重读这两个字。

“陆……琛……”

“陆琛……”

少年一遍一遍的重复这两个字,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脑海里破土而出,带来尖锐的刺痛。

一个奔跑而来的身影出现在记忆里,而他,情不自禁的想要冲上去钻进对方怀里。

可是,一枚炮弹落在两人中间,生生炸开了奔向彼此的身影。

强行冲破催眠带来的失忆,少年觉得头越发疼了起来,根本撑不住继续想下去,神思被疼痛搅成一段乱麻。

“啊……”

终于忍不住捂上脑袋,少年发出抑制不住的痛呼。

陆琛连忙起身安抚,眼睛里是没能憋回去的泪光。

纵使这样,他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他。

“好了,好了,别想了,什么都别想了。”

心疼到难以抑制,陆琛宁愿让少年一直失忆,也不要让他承受这份罪。

“我……得想起来……”

少年倔强的说着,牙齿死死咬住下嘴唇忍着剧烈的疼痛。

陆琛把少年从怀里捞出来,蹲下身平视他的眼睛。

“320,你记住,你有名字,叫庄羽。”

“是中国海军蛟龙突击队的一员,是我们的好兄弟,好战友。”

“我们,不愿意看见你难受,明白吗?”

“庄羽,我给你说,就算是你在也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但是,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一直给敌人做事情。”

“那,我应该怎么办?”

少年的思路被陆琛拉开,疑惑不解的问道。

“听他们的话,保证自己的安全。”

“他们通过你得到的信息,你尽量回来告诉我。”

“这些都是在帮我们。”

“但是,一定要记住,答应我,首先保证自己的安全,这才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

我,我们,不能再次失去你了。

陆琛眼中的温柔将少年包裹,现有记忆里没有一点温情的少年突然有些想掉眼泪。

“我答应你。”



5

这其实是一个已经进行了两个多月的卧底行动。

两个月前,一条高级情报被公开,里面称某地恐怖组织正在进行非法绝密实验,其中,也许包括极端人体改造。

为了防止不可预估的后果发生,不止一个国家联合起来组织了特工潜入,可谁知道,最终成功的只有一人,而那人根本不是专业特工,竟然是某特种部队医疗兵。

陆琛利用红十字会战地医生的身份,救下了战斗中受重伤的最高指挥官,展现出的高超技术得到了他的青睐,在指挥官高薪聘请陆琛为他工作时,陆琛听从上级命令成功潜入组织内部。

陆琛一直认为这是幸运,直到他重新遇见庄羽,他才知道,这就是命中注定。

庄羽是在那次伊维亚行动中失踪的。

当时留他一人保证通讯,是惯常的战术安排,没有人想到会有那么多恐怖分子围攻他。

完成自己的任务,陆琛呼喊着庄羽的名字奔向贝拉家,庄羽那头死一般的沉默让他后背发寒。

剧烈的战斗后,贝拉家也是一片废墟,透过倒塌了一半的围墙,陆琛看到了奄奄一息的庄羽。

浑身是血的人儿,倒在地上,不知死生。

陆琛冲过去,却被突然爆炸的炸弹拦住去路。

翻滚而来的热浪让他不得不卧倒躲避,扬起的尘土让他的视野一片黑暗。

可是当尘埃落定,抬头,前方空无一人。

当时队友也有赶来的,跑过来拉着他问他怎么样。

他根本没有管那人是谁,甩开那人的手就疯了一样的跑向前方。

地面上,鲜红的血液混杂着尘土,还没有完全干透。

可是心爱的人却毫无踪迹。

最后整个蛟龙一队能动的都来找,周围都翻遍了也没有找回他们的通讯员。

如果说看到受伤的庄羽,陆琛心里还有悲伤心疼的情绪,那么之后的他真的是什么感觉也没有。

就好像他自己,也随着失踪的庄羽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他设想过无数种情况,也真的差不多说服自己庄羽已经牺牲了,却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能见到他,见到还活着的他。

可是他的庄羽,已经被别人残忍的催眠洗脑,什么都不记得,成为一个可怜的试验品。

陆琛想不出,他的庄羽这么长时间,都经历了怎样的折磨。

而那些罪魁祸首,居然还一脸骄傲的宣称,那是他们最成功的试验品。

陆琛这时候才体会到什么叫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他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毅力才控制住自己没有把手术刀直接插进周围道貌岸然的人的脖颈,也不知道是在怎样的状态下,一次又一次看着庄羽被带走,被利用。

而他,也在利用他的爱人。

现在的庄羽,可以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厉害的黑客,如果被改造的人也算是人的话。

他脑中,被植入了人造芯片,那芯片成为了他超越所有人的砝码。他完美的结合了人类的智力,和计算机的极速计算力,他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寻找出最简洁高效的算法,几乎所有的防火墙都会在他的手中败下阵来,只要他想,他就是虚拟世界的王者。

研究人员也极其兴奋,这样的结果他们都没有想到,简直是最完美的成功,即使庄羽的后遗症那样厉害,根本无法完全展现能力,却已经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他们实验的几次任务,庄羽都极其完美的超额完成。

然而这一切在陆琛看来完全不异于一种变相的折磨,他有时候宁愿庄羽牺牲在那片大漠里,然后他用一生去给他守墓,去怀念他,也不愿意庄羽成为现在这样,成为普通人眼里的怪物。

他不得已而为之的隐忍,都在心底成为难以磨灭的歉疚和愤怒,这些,即将变成复仇的燎原之火,将这里的一切化作飞灰。

6

实验中心,是一个不亚于人间地狱的存在。

各个房间里摆满了各种高端设备,实验设施,人体标本,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实验液体的味道,粉刷的雪白的墙壁掩饰着残忍的血腥。

少年被带着一路向上,径直来到最为重要的主实验室。

智能门开启,露出里面可怕的残忍景象。

极大的房间里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玻璃箱,淡蓝色的液体中浸泡的竟然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从婴儿到老人,竟有不下百十个。

巨大的实验室最中心,是一块被玻璃隔离开的控制室,里面是数百台计算机和各种各样的电子设备。它们储存记录着整个实验的数据,控制着整个实验中心的运行。

少年对这个地方熟悉又厌恶,他现有的记忆就是从这个地方开始。

前方,最高指挥官已经带着虚伪的笑容等在那里。

“320号,哦不……我最好的试验品现在可能更想让我称他为庄羽吧?”

少年注视着他的眼睛,一言不发。

“唔……我想你可能比较想了解了解这个,所以我特地准备了来。”

指挥官将桌子上的电脑显示器整个转过来,朝向少年。

一串密码输入,指挥官按下回车。

屏幕开始播放一段视频。

画面是冲天的火光,而他一身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作战服,满身是血的倒在草圈里。

迎面,一个熟悉的身影朝他跑来。

少年突然觉得心脏开始抽搐,强烈的不适感将他逼出一身冷汗。

就在那人的面孔快要被看清楚的时候,一枚炸弹瞬时从两人之间爆炸开来。

火光淹没了来人的身影,屏幕里只剩下一片耀眼的白光。

“不!!!”

剧烈的抽痛让少年浑身颤抖,脑海里细碎的片段排山倒海般涌来,一帧一帧都让他心痛不已。

死死的捂住剧痛的脑袋,少年直接站不稳跪了下去。

指挥官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睥睨着痛苦的少年,口中吐出颠倒黑白的话来:

“看见了吗?消除你的记忆,那可是我的仁慈。”

大脑的刺痛根本不是人能承受的,挣扎的少年不久便晕了过去。

军官露出很可惜的表情,摇摇头示意手下人将少年拽起来粗暴的拖进透明的玻璃箱。

“走,会会另一个不要命的去,解决了他们,一切都会恢复原样。”

指挥官离开不久,昏迷的少年缓缓睁开眼睛,眉梢间是熟悉的坚毅。

7

办公楼顶楼高级餐厅。

“哦!陆先生,好久不见啊。”

陆琛拉开指挥官对面的椅子,直接无视四周荷枪实弹的士兵,不卑不亢的坐下回道:

“我记得,前天我们刚在办公室见过面。”

“哦,我记得不是有句中国古语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嘛,陆先生于我有救命之恩,我当然难忘。”

陆琛看着他一脸道貌岸然的样子就恶心,面上却跟着维持笑容。

“那您对中国话的了解可是要好好加深一下。”

指挥官撇撇嘴,有些自讨没趣的样子,下一秒却又回到了原先的样子。

“陆先生就不奇怪,我为什么约您到这里见面?”

指挥官拿起红酒杯,不慌不忙的转着,杯中的红酒在光线的照耀下如同鲜血,晃动的液体在杯壁留下一圈圈暗红色的痕迹。

陆琛没有说话,他真的有些不耐烦,而且他在这里,任务是为了,拖延时间。

指挥官有些不悦的皱皱鼻子,拿着红酒杯的手伸向巨大的落地窗。

“你瞧,这里,最高的地方,可以看见下面的一切,那边的医务楼,还有那边的实验中心。”

说着,手一扬,杯中鲜红的液体尽数泼在干净的落地窗上,形成一片诡异的爆炸形状,还有慢慢向下流的一道道红痕。

“一会儿,就是这样美丽的好戏呢。”

话语刚落,枪声响起。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