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酒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全员】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十一)

『#刀子预警!!!!

#我已经被打碎成几块废瓷了……

#最终案很长……很长……很长……很虐……很虐……很虐……

#不说了,宣传下马克思唯物主义,大家看吧……』




最终案 悬吊棺(上)

光明从未照耀过我,那么只好让黑暗永存。

“呵。”

冷冷的哼出一声,“庄羽”的表情变得极其阴暗。

旁边其他觉得难以置信的队员在这一瞬间立马确认这绝对不是庄羽。

那样的表情和眼神,庄羽绝对不会有。

原本因为对方有着和庄羽一模一样的样貌而有些下不去手的陆琛直接加大了力度把人按在树干上。

“你,到底是谁。”

语气里是极度的焦急和愤怒,无意间释放出的灵力形成了极压抑的气场。

然而对方并没有一点受影响一样,依旧是那副阴暗冰凉的表情。

“庄羽,他死了。”

好像是在说一个很轻松的小事儿,轻松的语气让对面七个人都瞬间握紧拳头。

陆琛几乎是一瞬间掐住对方的脖子,难以控制的使出极大的力气。

“呃……”

“庄羽”很明显十分难受,但眼神依然是冷冰冰的,还掺杂了一丝丝戏谑。

“陆琛。”

徐宏往前走几步拉住陆琛的胳膊,示意他别冲动。

出于对徐宏的信任,陆琛稍稍松了一点劲儿。

“庄羽没死,我看得见,”徐宏很沉稳的说道,“告诉我,他在哪里?”

可以发出声音的“庄羽”却并不领情,嘴角一勾:

“您省省吧,您的异能对我一点用都没有,谁知道你的眼睛恢复了居然还更厉害了一层,连我都抵御不了你现在的读心能力。你有本事自己去找啊!”

这下是所有队员都忍不住上前几步,各自释放出灵力就差直接攻击了。

徐宏伸出手制止了愤怒的队员们,自己看向“庄羽”的眼神也带了些狠辣。

“你最好是快点说,我可不敢保证下一秒他们会不会直接冲上来。”

思考了一下,“庄羽”好像是想到了什么特别好玩的事情,居然很开心的笑了出来。

“我本来只是嫉妒那个小子一直拥有一切,好不容易我也得到了,如果一直把我当成庄羽下去,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可是现在你们既然这样不通情理……那我就送你们去找他好了。”

话音落,人瞬间消失不见。

陆琛还使着劲的手一下子抓空,还没等反应过来,面前的一切事物竟全部一点一点扭曲消失。

不能说不惊讶,陆琛下意识的回头看,身后却已经是一片可以吞噬一切的黑暗,队员早已不见身影。

“陆琛……”

“陆……”

“陆琛……”

目光所及的一切已经全部变成黑暗,而前方却传来极其微弱的呼唤。

分辨出那是谁的声音后,陆琛不管不顾的向前方跑去。

“庄羽!”

“庄羽你在哪儿?”

“庄羽!!”

快速的奔跑让陆琛有些气喘,可是黑暗却怎么也跑不到尽头。

大声呼喊着爱人的名字,嗓子已经近乎嘶哑。

“陆琛……”

微弱而熟悉的声音依旧是轻飘飘的传来,吸引着陆琛全力奔向黑暗。

没有终点的黑暗,陆琛渐渐脱力。

“陆琛……”

虚弱的声音从四周传来,把满头大汗的陆琛围在中央。

陆琛停下来,茫然的四顾。

黑暗里,出现庄羽奄奄一息的影像。

原本阳光的少年满身是伤,鲜红的血液从大大小小数不清的伤口流出,染红了全身的衣服,而似乎有生命力的黑色气体仍然不停歇的划过庄羽的身体,留下新的伤痕。

“陆琛……”

痛苦的把自己尽量缩成一团,少年几乎快要睁不开的眼睛里盛满了绝望。

“庄羽!!”

陆琛再次冲起来,却发现他这么也碰不到庄羽。

庄羽和他的距离永远是那么远,可望而不可即。

“陆琛……”

“为什么不救我……”

刻在生命里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充满了抱怨和绝望。

而陆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尖尖上的人儿被痛苦包围,身上的伤痕不断增添,新的伤口叠加在甚至还没有止血的旧伤口上,少年身上已经是没有一块完完整整的皮肤。

“不!!!”

“停下来!!”

发现自己毫无办法的陆琛几乎是崩溃掉,因为长时间剧烈奔跑的身体接近极限,心中的疼痛让陆琛直接站不稳,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陆琛……”

“我好疼啊……”

“你怎么不来……”

庄羽绝望的话语还在不断传来,如同刀子一样切割着陆琛的心。

“我来了,小羽,我来了,我来了啊……”

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陆琛低下头喃喃。

“你……不要我了是不是……是不是……”

“为什么……不管我……”

“我没有,小羽,我没有……”

晶莹的液体滴下来,砸在地上开出一朵黑色的花。

“是我没用……”

“我没用……”

“我每次都保护不了你……”

“每次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受伤……”

“我还怨你,还生你的气……”

“我是在气我自己……”

“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我根本就保护不好你……”

跪在地上的陆琛精神几乎完全崩溃,从来都是流血不流泪的战士难以控制的留下一滴滴泪水,喷涌而出的是无限的自责和悲伤。

“啊!!!”

虚弱的庄羽发出一声刺耳的惨叫,陆琛眼睁睁的看着一团黑气打进庄羽的身体。

然后,那双漂亮的眼睛失去了全部光彩。

“不!!!!”







 

而在假庄羽话音落下的同时,顾顺李懂却看见四周突然出现数不清的灵体。

依然是原先的地方,相同的只是假庄羽的消失。

陆琛惊愕的回过头来,当然是也发现了不对劲。

“这是?”

李懂还没问出声,四周的灵体已经鬼叫着冲下来。

“小心!”

一团火烧向了最前面直冲向李懂的灵体,李懂急急的向后退几步。

火焰散去,灵体一脸惊愕。

“惹毛顾顺了你,”李懂施展灵力的同时冷冷的说道,“祝你好运啊。”

然后疯狂生长的藤蔓就缠上了灵体,紧接着就是大火。

灵体惨叫着化为灰烬。

和以前无数次一样,两个人自动组成小队默契的配合。

几乎是无敌的境界,李懂却发现了不对劲。

“顾顺!”

“其他的队员呢?!”

不停的攻击一个又一个扑上来的灵体,李懂无暇分神。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默。

“顾顺?”

“顾顺!”

良久没有回应,李懂狠狠地直接勒死几个灵体,好不容易空旷些的视野中展现出的是让他差点晕过去的场面。

为什么火依然烧着,顾顺却没有回应。

他知道了一个让他心脏都刺痛的原因。

顾顺不知道什么时候受了很重的伤,已经靠在树上。

然后,释放出全部灵力,用相当于同归于尽的方式燃烧。

烧掉敌人,也同时烧掉自己。

“停下来!顾顺!”

强大的灵力直接爆发,树上的叶子全部掉落化成利刃扎向四周。

趁着这个机会,李懂跑向顾顺。

炽热的温度让属性是木的李懂难以再前进一步。

而顾顺却是冲他一笑。

“别害怕,别伤心。”

“学会忘记,忘了我。”

“这是……哥教你的最后一课……”

火焰反噬,尸体也不曾留下。

“啊!!!!”

撕心裂肺的咆哮,李懂陷入癫狂。











顾顺看到的,却完完全全是另外一副样子。

他正专心配合李懂战斗,却听见爱人的方向传来一声闷哼。

“李懂!怎么了?!”

难以脱身前去看李懂的顾顺焦急的问道。

“没事……”

声音里是很明显的隐忍。

战斗还在继续,顾顺虽然心焦,却被缠的毫无办法。

“坚持住,李懂!”

不停的安慰自己李懂只是受伤了而已,顾顺才坚持着投入战斗。

可是所有鼓励的话却毫无回音。

藤蔓和叶刃还在继续,这表明李懂可能暂时没事。

这唯一的安慰,在最后一个灵体被消灭的时候彻底消失。

已经安静下来的树林里,李懂看着他,然后身子一软。

顾顺极快的冲过去抱住下坠的身体。

揽着李懂腰的手感受到了一股温热。

低头一看,竟是发黑的鲜血。

李懂坚持了太久,已经没有力气说一句话。

看着顾顺的眼神,充满了眷恋和爱意。

然后,黯淡无光。

心好像跟着死了一样,顾顺喉咙发紧,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评论(44)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