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酒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全员】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十)

『#第五案因为跟最终案联系太紧密所以可能不会和前面的一样曲折……很大一部分都在给后文埋伏笔……

#本文案件故事原型来自 @豆豆 ,有很大改动。

#再次预告,小羽毛之后很令人心疼,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千万别激动!

#再次重申he保证!

#坚持马克思唯物主义!』

第五案 白球鞋

纯洁的颜色本是黑暗的对立,却被逼迫着染上无可挽回的污浊。

到达目的地,已经是月上枝头。

本着尽快处理好,以免夜长梦多的原因,稍稍休整了一小时,由李懂感知了一下山的具体情况后,大家朝着幽暗的山林行进。

为了更好的感知到灵体的气息,照例让庄羽走在了前面,李懂配合着一起带路。

山里的情况是最复杂的,谁都不知道下一步会不会踩上深坑,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这次走了很远,不像是在绕路,而是真的一直往深山走去。

茂密的枝叶已经完完全全遮挡住了明月的身影,只有被切割成一丝一丝的月光惨白的投下来,苟延残喘的带来微弱的明亮。

“怎么还没有情况?”

石头走在最后一直老老实实的跟着,留神着身后的动静,凭着直觉,他觉得现在至少已经走过了不只七八里路。村庄已经看不见,而既然受害的都是小男孩,应该一般不会走这么远。

杨锐也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他叫停了队伍。

“庄羽,你感觉到不对劲了吗?”

浓重的夜色里,庄羽的表情根本看不清楚,只能听见他不确定的声音:

“有一些……可是我刚才就觉得那丝气息在前方,现在还是感觉在前方。”

“嗯,没关系,你再好好感受感受,咱们先在这里略歇一歇。”

杨锐拧开随身带的水壶,递给徐宏。

李懂从包里翻出几个手电筒来,挨个分发给队员们。

陆琛想了想,走到庄羽身边轻轻拍拍他。

“没事儿,别着急啊。”

庄羽只是抬头看了看他,又陷入了沉思的状态。

难得的一会会有点悠闲的时间,被一串少女银铃般的笑声打断。

说实话,这笑声真的不难听,但是在这样的环境氛围下,实在是有些瘆人。

自动的,在看不见敌方的时候,战力最强的几人把其他人围在中间,形成一个临时的安全保护圈。

庄羽散开灵力,一个少女的身形浮现。

少女穿的并不干净,棕灰色的棉布衣服打满了补丁,很明显的穷苦人家的孩子。

难得的是,少女身上没有一点点伤痕,根本不像是非正常死亡而阴魂不散的作怪灵体。

就在队员们都在想为什么是这个少女的时候,徐宏却已经开了口。

“重男轻女,是你父母的过错,你真的不应该怪到所有男孩子的头上。”

不着边际的话,让在前防守的队员们除了杨锐都回头看了一眼他。

徐宏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反应了一下说到:

“我好像……可以直接看透对方的一切了。”

在徐宏看见少女的那一刻,少女的一切就在他眼前浮现。

身形单薄的少女,还站不太稳就干各种活计。田里的农活,播种除草收获;家里的家务,洗衣做饭劈柴,大大小小的活随着少女的长大全都压在她身上。

然而这还不够,每天,少女必挨一次打。

吃着吃着饭,母亲就能把手里的碗直接甩过来,带着滚烫的汤浇她一身。

刚刚劈好柴,随手接过木头的父亲就能抽出一根来直接朝她身上打去。

冰天雪地里女孩曾经被母亲一路拖着打,洁白的雪地里留下星星点点的红。

而每次挨打的原因是那么可笑,不过是吃饭滴了一滴汤在衣服上,不过是砍的柴稍稍有些受潮,甚至不过是在雪地里滑倒蹭破了衣裳。

每次挨打,最后父母都会加上一句:

“就是你这贱骨头非要当人,害我们第一胎生了你这么个姑娘,为了要你弟弟,我们受了多大的苦!”

“我们现在的贫穷生活,都是你造的!”

而他的弟弟,安安稳稳的享受着一切美好。

伤痕累累的少女终于忍受不住,拖着身子爬上了山崖。

然后,是疯狂的报复。

少女惊讶于徐宏的一针见血,霎时红了眼眶。

“就是因为他们!要是再生个妹妹,我怎么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你知道我有多疼吗!我每天都那么疼!”

“这些错,怎么能都怪我!”

少女并没有像其他灵体一样攻击过来,反而是自己捂脸痛哭。

可就在徐宏准备进一步安慰时,少女看了他们一眼,就好像被刺激到了一样,突然冲过来。

“你们也不是好人!”

“多少次找你们来,你们有一个人管吗!每次报警之后,我挨的打就更多更狠!”

少女冲向最近的李懂,顾顺下意识的就是一个火球飞过去。

少女一点没躲,火球打在她身上,留下一个深深的黑色印记。

然而那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没等走近他们,就已经完好如初。

自我愈合。

蛟龙们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异能,这说明一切物理攻击全部无效。

而方才还有些天真的少女此刻却邪邪的笑着,露出断了半截的门牙。

“我也不是白挨那么多打啊。”

队员们的攻击根本没有用处,李懂的叶刃,石头的土刺,佟莉的水箭,给少女造成的伤害全部极快愈合,没有影响一丝丝少女的行动。

少女伸出手来,如同索命的鬼魂一样要掐上人的脖子。

“都该死!都该死!”

好像疯了一般。

队员们此时已经各自散开,寻找隐蔽的地方藏身,暂时不跟少女正面冲突。

“出来!为什么不敢出来!”

“陆琛!想办法靠近她!没有别的办法了你要直接动手!”

徐宏的声音穿过一片丛林传来。

陆琛有些下不去手。

“她还只是个孩子!”

陆琛可以把人送入轮回,也可以将人直接打入地狱,魂飞魄散。

但是送入轮回有个很过分的条件,那就是灵体一定要自己已经承认错误希望悔改了。

所以作战时总是由徐宏开导半天,然后才有可能和平完美解决。

可是徐宏试了试,现在少女的心已经上一片黑暗,完完全全没有一丝光芒。

已然疯掉。

徐宏也没有办法。

陆琛还在自我斗争,少女却突然转到他们身前来,伸手就抓向陆琛。

陆琛灵活的一个滚翻躲过去,却在回头看时发现了攻击庄羽的少女。

没有犹豫,陆琛一把抓住了少女伸向庄羽脖颈的手腕。

紧接着,灵力散开,少女渐渐无形。

陆琛看着空无一物的手心,有些难受。

这样,少女只有彻底消失这一条路。

但她其实也是一个可怜的受害者。

身前蹲着的庄羽起身,黑暗几乎完全笼罩了他。

陆琛好像是突然醒悟一般,按住庄羽的肩膀。

“你,根本就不是庄羽。”

“你是谁?”

庄羽愣了愣,带着不解的声音响起。

“陆琛?你在说什么?”

“庄羽,从来不会假意奉承,他开心就是开心,从来不装出笑脸;庄羽,疑惑不解的时候绝对不会枉自向前,而是为了防止万一及时说明;庄羽,看见我出事时,绝不可能毫无反应,只是蹲在原地;庄羽,看见这样的结果绝不会面无表情,事不关己。”

“他的善良真实和关心,你丝毫没有。”

“你是谁?”

陆琛的手在慢慢使劲儿,庄羽有些疼痛。

“陆琛……你发什么疯?”

仍在抵抗的“庄羽”在看见徐宏走到身前来的时候面色少变。

“他说的是,你不是庄羽,我看的出来。”

拥有了读心能力的徐宏,现在一眼看穿眼前人的伪装。

眼前这个和庄羽一模一样的东西的记忆里,明明白白记录着一段让他眼眶发酸的对话。

——答应我一个条件,替我下地狱,我就救你的好副队。

——我答应你。

然后,是自己视力的恢复。

而这人记忆里最后的庄羽,被浓郁的黑气缠绕,反衬的他脸色极为苍白,仿佛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评论(19)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