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瓷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全员】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九)

『#妈呀虐了下副队我差点被炖了QAQ

#这章副队完好无损并且get隐藏技能

#然而我要 @喝米粥的鱼 ,原因呢,提示一下,这位亲曾经点梗虐后勤。

#顺便说明一下这里有一辆副队失明时候的车,放在番外里~

#这一章没大写案子,第五案跟最终案联系特别密切,所以前面铺垫多一些。

#宣传马克思唯物主义是一个好习惯。』



第五案 白球鞋(上)

纯洁的颜色本是黑暗的对立,却被逼迫着染上无可挽回的污浊。

虽然什么都看不见,但在杨锐无微不至的照料下,徐宏的生活真的跟一起没有什么不同。

那日,作恶的灵魂被烧死后,其他变成玉石的东西都变回了原样,包括那几具奇怪的尸体,只不过人还是死了。

但是徐宏的眼睛,依旧是一块上好的玉石的样子。

陆琛做了很多次尝试,但最后也没有能成功治好徐宏的眼睛,徐宏能感受到队友的歉疚和悲伤,他依然是一副乐观的样子和队员们打趣。

“别那么伤心,这玩意怪的很,说不定我哪天一醒过来就好了呢。”

虽然看不见,但徐宏也知道,自己几句没关系的玩笑话并不会起到多大的作用,其实他心里也不好受,眼睛坏了,刑警这个活肯定就干不了了。虽然杨锐和队员们集体对上级隐瞒了这件事情,可如果他真的再也看不见,离开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相比明显表露出悲伤,甚至明里暗里哭了好几个的队员们,杨锐自始至终很是平静。

只是他再也没有离开过徐宏半步。

清晨,他不再率先起来准备一天的工作,而是躺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徐宏的睡颜,直到徐宏朦朦胧胧动了动睁开眼,杨锐才起身穿衣。

等杨锐彻底整理好自己,徐宏差不多也就完全清醒了。

然后杨锐再过来帮徐宏穿衣服,温热的水已经倒好放在床头,每天早晨起来喝一杯热水是徐宏一直以来的习惯。

徐宏喝水的时候,杨锐就会弄好洗漱用品。

徐宏被杨锐引着来到洗手池旁,牙膏已经挤在牙刷上,被子里的水也是早就接好。

徐宏感觉自己好像生活没有一点障碍一样。

“你天天这么晚才下去,谁来做你原来的准备工作?”

徐宏也觉得有些不太舒服,毕竟之前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现在反过来被人一直照顾着,怎么都有些不自在。

杨锐很温柔的说:

“咱养的那些崽子,也该干点活了。”

工作也完全没有妨碍,杨锐会把文件一个字一个字的给他念出来,当然其他队员也会帮忙。

那几天的一些无关痛痒的小案件,都是队员们单独去的,杨锐一直在家照顾徐宏。

每一次徐宏去拿桌子上的水杯,里面的水都是满的,不用说,杨锐时时刻刻都在观察徐宏需要什么。

“你们把我照顾这么好,万一我真的好不了退了,可怎么活啊。”

被队友们照顾,徐宏觉得不好意思。

“我会永远在你身边,你退了,我也退了照顾你。”

徐宏脸有些发红。

“瞎说,那谁来组织成员们啊。”

杨锐不是很开心。

“你觉得,他们还不能担当这一切来吗?”

徐宏没话可说。

走路时,原本从来不秀恩爱的队长组现在十指相扣,徐宏被杨锐牵引着跨过一个一个坎儿,转过一个一个弯,从没摔过碰过。

那种感觉,徐宏永远不会忘记,对于当时的他来说,世界一片黑暗,道路全部未知。

他的爱人牵着他的手,传递给他令人安心的温度,带着他冲破黑暗,走过所有坎坷,走到未知的尽头。

“我会永远是你的眼睛,你的依靠。”

那日陆琛第一次治疗无效后,杨锐低下头在怀里人耳旁说道。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一句像情话的承诺,他也用一生去践行着。

当然,是后半句。

事情的转机来着他们的队员,最小的庄羽。

那天晚上,庄羽敲开队长卧室的门,眼睛里是几乎从未见过的歉意和恼怒。

“副队……”

庄羽嗫嚅着。

徐宏向着声源方向伸手,把庄羽拉过来。

“怎么了?有事情说就行。”

“副队,虽然知道你难受,但是可不可以请你回忆一下,那天,那个灵体有没有碰到你的眼睛?”

徐宏和杨锐都被这个问题惊了一下,他们这才发现这个被所有人忽略的问题。

灵体碰到的地方才会玉质化,只是因为徐宏的眼睛坏了,所有人就下意识的以为是灵体干的,没有人深思。

徐宏很认真的想了想,最后说道:

“没有……也有可能,他就没有碰到我。”

杨锐倒吸一口凉气。

他当时确确实实很快拉开了徐宏,但是徐宏依然受了伤,所以他一直以为是自己的过错,但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庄羽却攥紧了拳头,深呼吸的动作更像是在压抑自己的怒火。

“我知道了,我可能有办法治好你,副队。”

庄羽转身要走,却被杨锐拉住。

“如果有危险……”

“没事,”庄羽第一次打断了杨锐的话,“相信我,队长。”

庄羽回到房间,陆琛已经上床,正在喝水。

“渴了吗?”

陆琛朝庄羽扬扬水杯。

庄羽笑着摇摇头,走到床的另一边钻进去,从被窝里抱住陆琛。

陆琛拍拍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按灭了台灯躺下。

不一会儿,房间里就传出鼾声。

庄羽坐起来,揉了揉眉心。

“我知道你在,出来。”

庄羽第一次用这么冷的语气说话。

“呵,给自己的爱人都这么下得去手啊,安眠药放了不少吧。”

黑暗里,一个人影慢慢显现。

“别废话,副队的眼睛,是不是你弄的?陆琛说他治不好副队的眼睛,是因为副队的眼睛根本就不吸收他的灵力。”

人影很无所谓一样,在房间里转来转去如同参观。

“是啊,怎么了?”

庄羽气到说不出话。

“呦,怎么,我的小羽生气啦?这简单啊,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马上撤掉灵力,让你的好副队恢复原样。”

没有等庄羽说话,人影一个闪身站在了庄羽面前。

白皙的手指勾起庄羽的下巴,强迫庄羽和他几乎鼻尖相对。

“替我,下地狱。”

接着暗淡的月光看向近在咫尺的脸颊,那相貌,居然跟庄羽一模一样。



睡梦中,陆琛朦朦胧胧感觉自己梦见了庄羽。

他的爱人站在自己面前,笑着告诉他再试试治疗副队,说不定就治好了。

第二天,陆琛毫不怀疑的就去找了副队。

神奇的是,原先几乎没有办法治好的眼睛,在陆琛施展灵力治疗没多久,就恢复了正常。

比起惊讶,队员们更多的是开心。

庄羽也在旁边傻傻的笑着,眼睛深处却没有一丝感情。

没有人察觉到异常,全蛟龙庆祝了一番后,就又集合到了会议室。

“这次的案子发生在S市的山区里,根据案件报告称,这个地方莫名其妙非正常死亡了很多小男孩,凶手什么线索也找不到,当地有一些老人就说是有脏东西作祟,当地警局就联系了我们。”

“那我们要去S市了?”

虽然又要坐很久的车,但因为副队恢复正常的好消息,没有人抱怨。

坐上车,陆琛看着身边一直低着头的庄羽,不知怎么就觉得有点奇怪。

庄羽是最单纯最善良的老幺,可是现在,他的笑意仿佛只是浮在表面。

“小羽?”

“嗯?”

庄羽晃了一下,才转过头来回到。

陆琛突然想起梦里庄羽最后说的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陆琛,不要相信我。”

评论(39)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