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酒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后勤组/琛羽】Redemption(上)

『# @飞阿是念来过倒 的百粉点梗,黑客×医生,依旧是延伸了一下下~

#暂定一万五千字左右完结,中间可能有全员出没

#这绝对不是一篇温馨向的文,但he保证he保证he保证

#ooc大概也许肯定有』

1

“320,吃饭啦。”

陆琛穿着医生服走进单人病房,身上还带着点点消毒水的味道。

病床上的少年面色有些苍白,看着来人很开心的笑了起来,眼底闪起星星点点的光。

“陆医生。”

好听的声音带着些撒娇意味的尾音,陆琛坐到病床旁边,伸手整整少年的被子,然后把病床摇起来,看着少年坐的舒服一点,转过身拉开桌子上的塑料袋。

饭菜的香味从破开的袋子中争先恐后的飘出。

“好香啊!”

单纯的少年欢呼一声,接过陆琛拌好的饭菜。

阳光透过窗户柔和的洒在床上,雪白的床单染上了温暖的淡黄色,一切是那美好。

忍不住伸手顺了顺少年的睡得有些乱的头发,陆琛心里充斥着复杂的滋味。

就好像是现在少年很开心享受着的饭菜,有甜有酸有苦有辣。

“320?你又玩电脑。”

病床上的少年高速运转的大脑分出神来接收来自医生的话语,神经条件反射般牵动嘴角扬起。

“陆医生!”

少年敲击的手指停下来,胳膊伸向了来人。

陆琛一手拉住少年递过来的白皙手掌,坐到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另一只手就要扣上少年腿上的笔记本。

“我说过你现在的情况最好休息,不要做这些费脑子的事情。”

“哎哎哎!别!”少年有些惊恐的立马挡住陆琛的手,动作是他都意识不到的敏捷。

“那些人要呢,我马上就好!”

陆琛讪讪的收回了手,在少年不注意的地方紧紧握拳。

“别着急,慢慢来,别一会儿头疼。”

少年回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那些人……又让你干什么?”

沉默了好久,陆琛看少年就要完成了的样子,终于下定决心说到。

少年抬头看了陆琛一眼。

“唔……他们不让我告诉别人。”

陆琛有些失望,但更多的是庆幸。

“那就不说了。”

“不过陆医生你怎么能算别人呢!我告诉你,你可不许告诉别人。”

陆琛愣了愣。

少年已经把笔记本的屏幕转向他亮度有些低的屏幕显示出一个纯英文的网页。

“呐,他们让我黑进这个网站里找东西。”

陆琛扫了一眼网站名,心脏顿时揪起来。

“你……成功了?”

“对呀!很容易的!”

“那……找什么东西呢?可以给我看一眼吗?”

“嗯……嗯……啊找到了!就是这个!”

接受过训练的陆琛用极快的速度粗略记了一下文档内容。

“哦,行了,找到了就赶紧休息休息,别一会儿再难受了。”

少年几个回车把事情处理完,合上笔记本乖乖的交到陆琛手里。

陆琛接过笔记本来,放到床头柜上,然后把少年的病床摇下去,再给平躺着的少年掖了掖被角。

“睡吧。”

少年清澈的眼睛眨了眨,然后听话的缓缓合上。平静安稳的呼吸,少年根本就不清楚自己刚刚都做了些什么。

陆琛看着少年安静的睡颜,一种难以名状的苦涩涌上喉间。

狠狠咽了咽口水,陆琛起身回到医师办公室。

所有的一切都被监控着,除了电脑上原先拜托少年编辑的秘密通讯程序。

“欧洲军事总局①网络被入侵,最新作战计划被泄露,酌情及时处理。”

极快的发完这条信息,陆琛没事人一样不动声色的关掉程序,打开病例记录更新。

平静的外表包裹着波涛汹涌的内心。

利用了他。

陆琛心里就这一个念头。


一个月前。

“马上去找Mr. Lu!”

实验室的门被猛的推开,蓝眼睛的军官用极快的语速催逼着金发护士跑步前去找人。

“Sir,您找我。”

陆琛快步赶来,衣角轻轻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恰到好处的衬托了来人不凡的气质。

“Mr.Lu,您是这里医术最高超的医生,请您务必救回320号,他是我们现在最成功的试验品。”

“人已经在手术室里,所有的一切已经准备好,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但是请您务必注意,您的任务和使命就是救人,其他的,不该管的,不该看的,请您什么都不要管不要看。”

陆琛心跳有些加快,这意味着他终于成功取得了信任,并且马上就要接触到最核心的技术的边儿。

即使只是被派来治疗一个成功的试验品,陆琛也有绝对的把握和自信自己一定会从中找出些端倪,搞清楚这些恶毒的恐怖分子到底在做什么鬼事情。

现在看来,之前情报里说的人体实验,是肯定的了。

然而一切打算都在陆琛见到手术室里躺着的人的的时候全部支离破碎。

刻在心底的面孔突然再次出现在生命里,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让陆琛如坠云里梦里。

大脑因为极大的冲击而一片空白,没有情绪,没有思想,也没有办法。

就是单单纯纯的一片空白。

几乎是凭借着本能做完复杂的手术,走出手术室的陆琛几乎站不住。

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不管什么任务,不管什么使命,不管什么天下千千万万人的生命,什么都不管,立马强行带走这个少年——最高指挥官口中最完美的试验品。

也是他失而复得的爱人。

但是军人的使命和极强的毅力最终让理性占据了上风,陆琛想出了目前来说最可行的办法。

他敲响了驻地最高指挥官办公室的门。

“Sir,目前这位病人的情况很不稳定,如果您同意,我希望可以全权负责他的治疗,基本上一直在他身边观察。这是能保住这个……试验品最好的方法。”

面色严肃的军官用审视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陆琛很久,陆琛却面不改色,坦坦荡荡的接受审查,注视着军官的眼睛全是坚定。

最终,军官同意了陆琛的提议。

“我信任您,Mr.Lu,你救过我的命,我自然放心你。”

“不过还是那句话,记住你的职责,不要越线。”

陆琛微微低头行礼表示感谢和道别,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当天晚上,浓郁的黑暗中,陆琛利用极发达的技术安全的通了一次电话。

“队长……我找到庄羽了。”



2

“唔……”

病床上的少年面色苍白,双手紧紧捂住脑袋,额上是一层细密的冷汗。

“怎么了?”

输入指纹进入看管的严严实实的病房,陆琛难忍焦急的走到少年身边。

“头……好疼啊……”

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少年浑身颤抖。

陆琛俯下身,将身形有些单薄的少年整个揽进怀里。

“好了,好了,没事了。”

不能再使用止疼药,陆琛只希望自己的怀抱可以分担一些少年的痛苦。

少年伸出手紧紧抱住陆琛的腰,将自己整个人扔进陆琛的怀抱,脸紧紧的贴上陆琛可靠温暖的胸膛。

少年因为疼痛下意识使用的力道勒的陆琛有些喘不过气,腰间也是被勒的发疼,但他没有任何反应,全身心集中在少年的身上。

一下一下的轻轻拍着少年的背,陆琛尽可能用自己所有的办法安抚少年。

几乎一直憋着呼吸的少年长长出了一口气,紧接着是大口大口的喘息。

腰间的力道也松懈下来,陆琛慢慢和怀里的少年拉开一点距离。

少年的胸膛快速起伏着,身上的衣服因为出汗而被打湿。

“好些了吗?”

像是看着珍宝差一点被打碎的样子,陆琛眼里是藏不住的心疼。

“嗯。”

哼出一个单音节来,少年很勉强的送给陆琛一个感谢的笑容。

轻轻把少年放到平躺,陆琛安慰的摸了摸少年的额头。

“乖,在这里等等我,我去给你拿些新衣服换上。”

少年的眼神浸润了深深的疲惫,幅度很小的点了点头。

等陆琛回来,被疼痛折磨许久的少年已经进入浅眠。

陆琛不想叫醒他,可是湿着衣服睡觉,万一着凉,对于现在少年的身体状况来说都是一件要命的事情。

陆琛一只手拿着衣服整理好,另一只手从后面揽住少年的脖颈,轻轻把少年托起来。

他的动作很是轻柔,但少年依然醒了过来。

“陆医生。”

“我在呢。”

迷迷糊糊的少年于是安心把自己交给对方,任对方一件一件给自己换上干净的衣服。

“好了。”

陆琛最后把少年的胳膊放进被窝里,轻轻在被面上拍了拍。

“睡吧。”

陆琛起身要走。

一只手伸出被窝,拉住了他。

看了少年一眼,陆琛坐了回去。

“陆医生,你可以多陪陪我吗?”

少年恢复了一些力气,看着陆琛的眼神深处是本能的眷恋。

“我们……是不是早就认识了?”

陆琛听见少年小心翼翼的话,心脏狠狠地跳动一下。

已然忘记之前一切的少年,似乎在慢慢恢复内心深处的记忆。

说不出是期待还是担忧,陆琛只好模模糊糊的回问到:

“怎么这么说?”

“因为陆医生带给我的感觉,和别的那些穿白衣服的人不一样。”

“我一看见你,就觉得很安心很舒服,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害怕了一样。”

少年并没有想起来什么,他只是说出本能的感觉。

陆琛感觉心中好像被人倒了一杯苦瓜汁,握住少年的手,陆琛只是点了点头。

“陆医生,我刚刚做了个梦。”

“我梦见,好像是一个很恐怖的地方,就像是网上说的人间地狱一样,到处都是火,到处都是血。”

“我就在里面,一个人,什么办法都没有。”

陆琛的心脏再次被提起来,带着伤疤被狠狠揭开的痛苦。

“……然后呢?”

少年很久很久没有说话,陆琛终于等不住问道。

“然后……然后……”

少年眉头慢慢拧在一起,被窝里的手伸出来捂住头。

陆琛立马站起身,有些慌乱的抱住少年。

“难受就不想了,不想了,不用想了。”

陆琛的下巴搁在少年的头顶,手在少年肩膀上轻轻拍着。

“咱们睡觉,好好休息,不去想那些头疼的事情了。”

“……好。”

少年拉住陆琛的手紧了紧,就好像反过来安慰他一样。

“那你可以不要走吗?”

恳求的语气,直让陆琛心里发酸。

陆琛抬起头,从很近距离的注视着少年的双眸。

“我不会走的,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

少年露出了笑容,很安心的闭上眼睛。

再也不会丢下你了。

陆琛心里一遍一遍的重复着。



3

“Mr. Lu,您似乎和我们的试验品相处的很好啊。”

军官的眼睛里闪烁着算计的光芒。

“Sir,目前320号的情况很不稳定,手术的后遗症发作的很频繁,但大剂量频繁使用止疼药的后果您应该很清楚,我不过是想办法让他舒服点。当初,您拒绝使用止疼药的时候,也是我陪在您身边鼓励您挺了过来,不是吗?”

“Oh, that's,right,但是当时您可没有把我抱在怀里哦。”

军官眼睛里浮出调笑。

“您是军人,自然不用我像哄小孩子一样哄您。”

“OK,OK。不过陆医生我可告诉你,你现在哄得也不是一个小孩子,他的身份重要着呢!不过这不是您应该知道的事情。”

“我只是提醒您,可不要太在乎那个小白脸,他,最成功的试验品,也是最成功的……怪物。”

陆琛强忍住一拳打瞎眼前乱晃的蓝眼睛的冲动,很有礼貌却不失气节的微微颔首。

“我记住了,您还有什么事吗?”

“走吧,”军官坐回到舒适的老板椅,瘫靠在软软的椅背上,看着陆琛转身离开。

“哦等等!”

一只手已经拉开门的陆琛定在原地,却也没有回头。

“您,也记住您说的,不要像哄小孩一样哄我。”

“哄不了的。”

陆琛微微侧身过来,点了一下头,然后径直离去。

蓝眼睛军官看着办公室门被关上,冷哼一声,把双腿高高翘到桌子上。

前面,传来嘈杂却很明显接受过训练的脚步声。

陆琛心下一紧,加快了步伐。

少年住的单人病房,门前走廊里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军人。

而少年已经穿好外套,被八个高个壮实的军人围在中间,向陆琛的方向走来。

少年低着头,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陆琛伸手就拦住了带头的军官。

“对不起,这位病人暂时不能离开这里。”

军官看清楚是陆琛,语气没有那么强势,但也很是生硬不容置疑。

“对不起陆先生,这不是您该管的的事情,我们现在找320号有很重要的事情,请您不要耽误我们工作。”

少年听见陆琛的声音,抬头,原本毫无情感的眸中传出一种渴求的情绪来。

“如果您把他带走,出了什么事,请问谁负责?!”

陆琛稍稍有些急,话语变得咄咄逼人。

“对不起,这也不是您的事情,不过我可以向您保证,办完事我一定会把人送回来,请您放心,这是指挥官的命令,您可以过目。”

陆琛攥着薄薄的纸,强忍着让自己不要冲动。

现在没有任何理由了,如果再坚持下去,很有可能让对方起疑心,暴露这个用战友的鲜血换来的卧底身份。

“那,请务必尽快回来。”

陆琛后退几步闪出过道来,这几步仿佛用尽了他所以的自控力。

少年稍稍有些失望,眼睛里的神采暗淡下去不少,却在发现陆琛看他的时候轻轻笑了起来,递给他一个让他安心的表情。

为首的军官稍稍躬身,手挥了两下带走了少年和军队。

陆琛站在那里,低着头,很久很久。

拳头紧紧握着,殷红的血从被指甲刺破的皮肉里涌出。

注:①随意编的机构请勿考究

评论(3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