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酒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全员】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七)

『#突然发现这篇大概是快完了已经第四案了……

#真的好快还没写够呢

#我真的真的很喜欢看评论啊,一般是有评论就回啊!小可爱们哪怕在评论里吱一声我也开心啊!

#最后照例宣传马克思唯物主义。』



第四案 阴阳玉

所谓价值连城,原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清晨和煦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唤醒疲惫的人儿。

埋在枕头里的脑袋动了动,手习惯性的摸向旁边的被褥,出乎意料的感觉到一阵冰凉。

庄羽第一反应就是又要早起干活了,这个念头将瞌睡虫通通打散,睁开眼睛就想坐起来。

然后被腰间传来的酸疼拉回了被褥里。

那次自己失踪,当天晚上陆琛就不管时间地点回到旅馆就拉着他来了一次。庄羽知道他后怕,没有反抗的纵容他。他们都想用这种方式告诉对方自己还在,对方还在。

然而谁知道这厮没完没了了,虽然平时变得更加体贴入微无微不至,晚上一关上门就另说了,甚至可以说是凶狠,好像要把庄羽揉碎了注入进自己的骨髓里一样。

跌回床上的庄羽脸色微红,气不打一处来,把脸塞进被窝里骂人。可巧不巧,陆琛就这时候推门进来了。

“庄羽。”

“滚!”

陆琛把手伸进被窝里,温热的手掌揉上爱人的腰间,娴熟的按摩手法成功驱散了很大一部分酸涩感。

“对不起。”

饱含歉意的声音。

庄羽拉住陆琛的手腕,一把甩出被窝里。

“我都说过了别再碰我!”

陆琛揉了揉眉心,叹口气,将人连被子一起揽进怀里。

“对不起,我以后不再这样了。别生气了好不好?有急事找你呢。”

“……你每次都这么说。”

庄羽依然是一副不想搭理你的样子,却乖乖的钻出被窝开始穿衣服。

“又出什么事了?”

陆琛看着衣服的纽扣一个一个的扣上,咽了咽口水。

“X市的重案组直接送了四具尸体来,我感觉很不对劲,所以来叫你一起看看去。”

“尸体?!”

庄羽穿衣服的动作直接僵住,天知道他又多讨厌那玩意儿。

“不可怕,真的,就是很奇怪。”

陆琛实在是怕自己忍不住,就动手帮庄羽把衣服穿好,揽着肩就把人往外带,

“你见了就知道了。”





法医室里,平行躺着四具尸体。

庄羽强忍住排斥感走进去,发现几乎全组人都在。

法医室里,难得没有一点异味。

“这……”

四具尸体,完完整整,没有一点腐烂,真的跟人睡着了一样。

陆琛伸手戳了戳尸体,

“你看。”

庄羽看着他,也伸手戳了戳。

坚硬的质感,一点没有皮肤的感觉,是彻彻底底的冰凉滑腻,就好像……

“玉石……”

庄羽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声音有些发颤。

“玉石?”

顾顺奇怪的重复了一遍,也再次伸手摸了摸。

“真的!玉石的手感!”

在场的人都研究了好久,这时候也都恍然大悟。

陆琛很敏锐的感觉到了庄羽的不正常,他现在低着头,双手握拳。

“小羽,怎么了?”

宠溺而带着担忧的声音,全组人都抬头看着他们。

庄羽不知为什么,不说话。

徐宏看了眼杨锐,走过来拍拍庄羽的肩膀,

“来,咱们去会议室说。”






“这次案子的线索比较少,死去的前三个都是当地的小混混,全是孤零零一人,所以出现了这怪事,当地警方没有上报,而是自己偷偷处理掉,怕影响考核成绩和动摇当地民心。”

“最后有点胖的那一个,却是当地一个暴发户,前年倒腾什么药材发了家。这次再瞒不住了,就送了来。”

杨锐言简意赅的说明全部,然后停下来等待。

全组人都在耐心的等待,这是一种无声的鼓励和安慰。

“我来帮帮你,不用谢我。”

庄羽脑海里回荡着那人说的话,他不知道怎么跟队友说明。

“那天……在宾馆里,我问你有没有看见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还记得吗?”

庄羽问了一个好像很莫名其妙的问题。

“记得,我并没有看见什么不对劲的。”

陆琛拉着庄羽的手,大拇指在他的手背上轻轻摩挲。

“可是我看见了……角落里,有一块玉石。”

“黑白相间的……阴阳玉。”

陆琛皱了皱眉,

“那你当时,怎么不和我说?”

“因为下一秒,那块石头就不见了。”

“我那天在山林里,走着走着就不见你们人了,到是有一个灵体,找到我。”

“他……应该是跟我很熟。”

“他叫我“小羽”。”

“他说,他要帮帮我叫我不用谢他。”

“但是我并不觉得他安了什么好心,虽然他没伤害我,但他给我的感觉,很危险。”

“我刚刚,摸到那个尸体的时候,就想到了那块莫名其妙的阴阳玉,那尸体,就是玉石的感觉。”

“他……好像真的在帮我们,但……”

“我真的很害怕……”

庄羽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还是天天处理这样案件的刑警,他不应该说“害怕”这两个字。

但是他真的害怕,他感觉什么很坏很坏的事情要发生了,这种预感,让他很害怕。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那人最后留下的一句话,占据了庄羽的脑海,一点一点蚕食着他的镇定。

陆琛把庄羽抱进怀里,第一次,队友们没有抱怨他们秀恩爱。

“好了,咱们还是赶去X市。”

徐宏用笔敲敲桌子,

“庄羽,不要想那么多,不要害怕,你还有我们,我们都在你身边。”







“你好。”

杨锐看着一脸陪笑的警官很是不屑。

如果不是这群人怕责任怕出事,也不会多死这么多人。

“直接去案发现场。”

杨锐不想和这种警界败类多说。

“内啥……嗯……”

“怎么了?”

杨锐不怒自威的声音让对方直接颤了一颤。

“没……没有案发现场……都……都清理到了。”

杨锐很是无奈的揉揉太阳穴。

“那就去你们发现尸体的地方,明白了吗?”

“是是是,杨组长你请上车,我们在前面带路。”

车停在街道上,警官过来说小巷子里车开不进去,要步行。

八个人下车,徐宏问明白了道,就让他走开了。

“我们的工作,不太想让别人看见,还请您回避,体谅我们一下。”

“哎哎哎!是的是的,真的是麻烦了,那我们就先撤,先撤。”

顾顺看着离开的身影哼了一声。

“咱人民警察的名声就是被这种人带坏的。”

“行了,干自己的事儿吧,你指望谁都跟你一样一不开心了就一把火烧。”

李懂吐槽。

因为赶路的原因,现在刚刚好是夕阳西下。

“队长……我感觉到了……灵体……”

庄羽轻轻说着,紧接着,阴暗下来的光线里,勾勒出一个人影来。

庄羽散开灵力,其他人都看到了眼前的灵体。

浑身是血,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已经溃烂流脓,最深的几个伤口还爬着白乎乎的蛆,一只眼睛肿起来,发着黑红色,鼻子歪在一旁,血顺着蜿蜒流下来。

“呕……”

李懂差点没忍住吐出来。

“我的妈……”

其他人也是强忍不适。

“哎呀,我说小羽毛啊,你有没有办法给他打个马赛克啊。”

庄羽刚刚想回应顾顺调节气氛的玩笑,却被杨锐的大喊打断。

“小心!”

杨锐一把拉回站的靠前的徐宏。

那个灵体碰到的石子,在路灯的照耀下反着诡异的光,已然成为一块玉石。

“千万不要被他碰到!”

“这是玉质化哦,”

庄羽耳旁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

“祝你们好运哦!”

评论(31)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