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re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全员】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六)

『#今晚玩过了,简直是速打一篇文,这个案子结束的有点突兀了QAQ找时间我会修改的
#上次忘说坚信马克思唯物主义了,我对不起团组织对我的教导QAQ
#所以说,今天说两遍:坚持马克思唯物主义!坚持马克思唯物主义!』

第三案 血叶

当凄美绝艳的叶片落尽,生命的可叹将渐渐浮现。①
  
 

庄羽在察觉不到队友气息的那一秒就立刻回了头,却已经不见一个人影。

没有丝毫犹豫,庄羽当机立断收起了全部灵力,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这样冷静。

如果说,敏感如他,都察觉不到一点队友的气息,那么可以肯定,他们之间的间隔已经足够大,现在,只能靠他自己。虽然收起灵力会让他的感知度降低,但总不至于全部暴露在对手面前,好歹安全些。

大脑飞速的运转,庄羽反应过来自己一直感觉到的灵力的气息应该并不是来自作案的灵体,而是某种类似结界的东西。之所以说是类似,是因为如果走进一个结界,庄羽不可能一点感觉也没有。

按照他的感觉,更像是队友在一瞬间消失。

心跳这时候才开始加快,他现在根本什么信息都没有,自己在哪里,队友在哪里,他们是否也像自己一样被分隔开,这些全部都是未知数。

深呼吸一口气,庄羽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摸着身边的树枝一点一点的向后退去。

如果可能的话,向后退找回队友是比向前走独自冒险要好的多。

“小羽。”

诡异的声音好像是从四周传来。

难以控制的,庄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停止住后退的脚步,警觉的站在那里。

“呵,才多久,就啥都忘了。”

一长串的话语说出,庄羽突然觉得这语音语调怎么那么熟悉。

来人不自己主动现身,庄羽放开了灵力寻找。

下一秒,整个人怔在原地。


没有了庄羽的帮助,一行人走的更加小心翼翼。

陆琛本来走在最后,却被徐宏提溜到前面来。

开玩笑,不看着他,下一秒这人估计就直接破腹自尽了吧!

刚刚佟莉说话的时候,陆琛也跟着回头瞧。因为跟庄羽闹别扭的原因,他并没有和以前一样离庄羽那么近。

谁知道,就出了这档子事儿。

陆琛悔得肠子都青了。

现在他根本没有一点心思想案子,满脑袋都是庄羽。

不知道他怎么样,不知道他在哪里,不知道为什么单单失踪的就是他。

一无所知,束手无策。

其实不只是陆琛,所有人都在担心着他们的老幺庄羽,发现他不见了的时候,每个人都急得不行,李懂更是差点没哭出来。

凭借着自己对森林的熟知,李懂怎么也找不到庄羽的一点点消息。

最后还是杨锐最先冷静下来,让李懂带着大家继续前行。

在这里等着毫无用处,庄羽一直在最前面,往前走走,说不定就能找到他。

这样悄无声息的失去踪迹,最有可能的,就是进入了结界。

只有结界,才能这么快的让一个人失去任何踪迹。

李懂靠着树木传递的信息前行,然而这次他们并没有再迷路,没多久,前面就出现了一个小木屋。

茂密的树木枝叶将纯木做的小屋牢牢的笼罩住,窗户上没有任何遮挡物,黑漆漆的仿佛无底洞。

杨锐和徐宏对视一眼,下了命令。

七个人做好战斗准备走向散发着诡异气息的木屋。

刚刚走近,就听见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进来吧,年轻人。”

已经暴露,蛟龙也没有怕的人,杨锐打头,走进了木屋。

屋里,坐着一个极其苍老的老人。

皱纹如同沟壑一般盘踞在老人脸上,又仿佛干涸的河床,没有一丝水分。牙齿大概是已经掉光,嘴巴深深地凹陷进去。头发全部雪白,稀稀拉拉的挂在头皮上。更让人不舒服的是老人身上,没有一点点肉,好像刚刚挖出来的干尸。

“年轻人,一年,回家看几次父母啊。”

没由来的,老人十分突兀的问出这句话来。

徐宏立马察觉到这应该是老人不甘心离开的症结,他轻轻开口回到:

“不是很多,我们……工作比较忙。”

谁知道老人在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就开始笑,很无奈很凄凉的笑。

“不肖,不肖。”

“都是不肖子啊。”

紧接着,老人凭空消失。

没有了庄羽,他们能否看得见灵体完全取决于灵体的意思。如果灵体不主动现身,他们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人。

狼嚎声从四周传来。

离窗边最近的顾顺向外看了一眼,瞬间全身紧绷。

“队长!群狼!”

狼,一只并不恐怖,可是群狼,尤其是现在外面的这种数量,足够将他们七个人撕碎。

“准备作战!”

七个人默契的背靠背站成一个圈,严阵以待。

“嗷!!!”

好像是头狼长嚎一声,木屋四周瞬间响起撞击的声音。

几乎是同时,整个木屋燃起大火。

火势看起来极度骇人,可是被大火包围的蛟龙们并没有感受到一丝丝热度。

不用说,这火自然是顾顺干的。

狼的哀嚎声此起彼伏

“这木屋大概能烧个五六分钟,这段时间大概不会近距离受到攻击。”

“干得好!”

徐宏没有吝啬自己的赞美。

借着这个机会,石头紧接着筑起一圈牢固的土墙。

蛟龙,打起配合来,谁也不怕。

可是,还有一个他们根本看不见的灵体。

坚持撑住的队员和认真思考对策的队长都不防的时候,一股巨大的推力从背后袭来。

圆圈从中心被突破,队伍四散开来。


“李懂!”

顾顺一个前滚翻躲过了摔得狗啃屎的狼狈,一爬起来就急忙叫着。

“这里!”

背后很近的地方传来回应。

李懂就在顾顺身边。

一种名为庆幸的情绪涌上心头,刚刚那一秒,顾顺算是真正体会到了陆琛失去庄羽的感觉。

没有时间煽情,狼群已经包围过来,两人站起来,后背牢牢的靠在一起。

“老样子!”

“嗯!”

树木瞬间生长,弯弯绕绕伸向狼群。

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狼群只有少数几个被缠绕住。

可是,还有顾顺呢。

枝蔓瞬时燃起大火,再次给了狼群一个重击。

于是树木疯长,关键时候就会燃起火来,然后再长再燃。

爱人之间的默契不必多说,顾顺李懂的配合几乎完美无缺,没有狼群能近的了他们的身。

佟莉刚刚向前倒,就被一双有力的大掌牢牢拉住。

紧接着是熟悉的健壮胸膛。

倒下,没有一丝疼痛。

石头垫在她的身下面,呲了呲牙。

佟莉接着爬起来,拽起石头。

“没事吧!”

“你没事就好。”

“我是问你有没有事!”

“没没没,莉莉你别急,别急。”

佟莉白了他一眼。

依然是没有时间聊天,黄土和一旁溪流里的水一起升起,化作土刺与水刃,冲击向狼群。

他们的攻击方式并没有很精准的每一次都击中目标,时不时靠近的狼只能靠近身搏斗,不一会儿,俩人身上都挂了彩。

“徐宏!徐宏!”

杨锐和顾顺一样,没等站稳就开始找人。

然而并没有那样幸运,徐宏在离他并不是很近的地方。

杨锐看见他时,一匹狼已经冲了上去。

徐宏的能力并不是攻击性的,所以他根本不可能远程防御,只能近身攻击。

就在那匹狼一个飞跃要扑过来时,石子如同子弹一样穿透了他的头颅。

徐宏向后退了两步,躲开了因为惯性倒在他面前的狼。

紧接着,一只手拽住他的手腕,将他拉到身后。

“别乱跑!”

杨锐控制着不同的物体打向群狼。

看着杨锐坚实的后背,徐宏在这个极其危险的地方感受到了真实的安全感。

陆琛同样飞了出去,他下意识的伸手,却什么也没有拉到。

一瞬间,心脏好像是跌到了谷底。

他在那一秒几乎是想着,放弃抵抗。

当然,消极的情绪很快消失,陆琛散开灵力,所及之处,狼群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抽搐。

放弃,和死亡,是最最简单的事情,蛟龙从来不做。

庄羽看到的,就是这样混乱的景色。

当然,他还能看到,诡异的老人随时准备给出致命一击。

黑色烟雾突然出现在陆琛面前,凭着极丰富的实战经验,陆琛一个滚翻躲过去。

起身,陆琛眼里都是惊喜。

“庄羽!!”

黑色的烟雾是怨气,如果不是庄羽帮忙,陆琛根本就不能看到。

可是他现在看到了,就说明,庄羽回来了。

队员们并没有放过那一声惊喜的呼喊,纷纷转头寻找。

“庄羽!”

几乎同时,每个人都开心的喊出声。

庄羽的到来,无异于救人于水火。

不用再被狼群和看不见的敌人缠斗,杨锐当机立断下达命令。

“顾顺李懂!建立包围圈!别让群狼攻进来!”

“其他人,跟我去找那个老人!”

现在的老人,完完全全暴露在他们眼中。

“呵呵呵……”

“唉,怎么你们都喜欢这么诡异的笑啊!”

找到庄羽的陆琛,简直是激动的飞起,立马恢复到皮的不行的样子。

“笑?我连笑都不行了吗?”

“你们这些不肖子,父母辛辛苦苦养你们这么大,一点都不知道感恩!”

“我一个人,一个人在这里活了三十年!”

“五个儿女,五个啊!没有一个回来看过我!”

“忙!忙!!忙!!!”

“都是忙!”

“我生病,依然没有人来!”

“我的大儿子,我的大儿子!竟然告诉医生,这样拖着太浪费时间,叫医生想办法让我赶紧死!!”

“养你们这么大,有什么用!!”

“不肖子!该死!都该被狼咬死!”

不出意外的,灵体又在徐宏的控制下说出了一切。

老人的情绪极其激动,连带着狼群也跟着咆哮。

“哎!好了没有!快顶不住了!”

顾顺扯着大嗓门喊。

“老太太。”

徐宏蹲下身,轻轻唤着。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不对。”

“我们,应该常回家看看的。”

“我们,还是爱父母的,只是,职业特殊,真的没有时间。”

“我答应你,一定,一定常回家看看。”

徐宏的话语向来有魔力,在他不断的重复劝说下,老人渐渐平静。

徐宏示意陆琛进行最后一步。

就在陆琛马上就要握住老人骨瘦如柴的胳膊时,老人竟面目扭曲,好像承受了极大的痛苦一般,发出极其惨烈的哀嚎。

然后,魂飞魄散。

狼群也跟着老人,一个接一个咆哮哀嚎,死亡。

蛟龙们面面相觑。

庄羽面色煞白。

好歹也算是完成任务,众人回到旅馆。

“这次,灵体的能力是控制狼群?”

路上,石头问道。

“应该是。”

李懂轻轻点点头,

“哎,对了庄羽,你刚刚去哪里了?”

“……队长,我感觉……这些事可能是有人,或者说是某个特别厉害的灵体在背后操纵。”

“我走着走着发现你们不见了,就开始后退,却看见了一个灵体。”

“他叫我小羽,好像是认识我一样,但我真的不记得他。”

“他没有伤害我,说了些奇怪的话就消失了。我听见前面传来打斗的声音,看见火光,就赶了过去。”

徐宏轻轻拍拍他的肩膀。

“没事了庄羽,你做的很好,特别好。”

“今天太晚了,先好好休息吧,这些事,明天再说,咱再好好细细的商量。”

“好。”

一路上,陆琛一直搂着庄羽,怎么都不放手,就连给队友们疗伤,都要拉着庄羽。

庄羽好像也是被吓着了,老老实实让人抱着。

进房间的那一煞那,陆琛很明显感到庄羽抖了一下。

“怎么了?”

“陆琛,你看看这里没有什么不对劲吗?”

“没有啊。”

“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没有,庄羽,你是不是看见什么了?还是真的吓着了?”

“没。快去洗刷,要睡了。”

房间的角落里,赫然摆着一块黑白相间的阴阳玉。



①改编自聂鲁达“当华丽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将历历可现。”

评论(25)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