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re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全员】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五)

『#第一还是征集灵异事件,因为这种系列的文章如果我不打算停笔就可以一直写下去只要素材足够

#这篇文应该可能大概是没有星哥……我我我我还是爱他的!只不过真的想不到怎么把他加进来(>_<)说不定哪天让他当外援吧!
#今天量有点少……实在是太累了太忙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_<)』

第三案 血叶

当凄美绝艳的叶片落尽,生命的可叹将渐渐浮现。①

阴森幽暗的山林,跌跌撞撞的行人。

“哎!哎!老太太!”

“这里,怎么下山啊!”

“跟我走吧,年轻人。”

“哎!!您老要带我去哪里?!”






“我说,咱这又是要去哪里啊!”

陆琛打着哈欠问道。

刚刚办完一个案子没多久,元气都没缓过来,又起来赶路,确实是疲惫了点儿。

庄羽头一点一点的,却硬撑着就是不敢靠到身边宽阔的肩膀上。

陆琛绷着脸忍了忍,没忍住,轻轻把庄羽的脑袋按到自己肩膀上。

“咱休假带薪旅游去。”

杨锐开着车,徐宏坐在副驾驶上回头说。

“啥?!”

幸福来的太突然,一车人半醒不醒的都精神了,睡着的都懵懵的睁开眼。

“嗯。”

杨锐依旧是很严肃的样子就是不多说一个字。

徐宏看看杨锐,摇摇头,叹口气自己解释:

“咱这不是办好了几个案子了吗,一直以来的法定假期咱都没修过,上面说让咱休息休息,不过有事的话要立马行动。”

“我老天,这是哪根筋搭错了?剥削阶级竟然放长工假!”

“你说话注意着点行不。”

李懂对口无遮拦的顾顺十分的无语。

“还是带薪的嘿嘿嘿嘿嘿。”

“别傻呵呵的。”

佟莉一巴掌拍上去,看着石头一句话不敢说的可怜小表情又给人揉了揉。

于是石头就又傻呵呵的了。

庄羽被惊醒了之后懵懵的听完了一切,没多久又变成了磕头机。

一直懵的庄羽根本不知道陆琛早就把他搂到怀里过,依旧不敢主动把头靠过去。

陆琛又气不打一处来。

看人一个劲儿的点头,都快把脖子点断了,法医无奈的再次把一点一点的小脑袋搂怀里。




车子最后停在某新开发的山村风景区里。

“哎呀妈呀!”

情景重现一般,坐了一天车的蛟龙们下了车就一个接一个的伸懒腰。

只有庄羽小可怜一脸无措。

妈呀刚刚倒在陆琛怀里了啊啊啊可是他还在生我的气啊啊啊啊看他的样子会不会更生气了呜呜呜……

杨锐徐宏早就定好了一家农家乐,下了车全体蛟龙直接去吃晚饭。

八个人占了一张大圆桌子,各种山里特色菜品满满的摆了一桌子。

没啥可犹豫的,一桌子人吃的不亦乐乎。

外面突然一阵喧哗。

“咋滴啦?”

顾顺咽下一口菜,抽出空来说。

店主人出去看了看,扯着大嗓门跟外面人用道地的方言聊了会儿,回来说:

“可是大事儿了,又丢一个。”

听到这话的蛟龙们除了正副队和庄羽都抬起头来死盯着店家,再没人咽的下去嘴里那口饭。

“咋?你们咋这样看我?”

“没啥没啥,老板,您能给我们讲讲是怎么回事嘛?”

陆琛学着徐宏和蔼的笑容问到。

“嗨呀,这有啥,你们要是不怕,你们吃着,我给你们讲就是了,也当听个相声下饭。”

“哎哎哎,就是了,多谢您嘞!”

顾顺听着听着人家说话,自己说话语气就被带跑偏了。

“这说起来也怪的很,这前些年这里刚开发,啥事儿也没发生过,生意也都很红火。大概是前年冬天吧,有个驴友团来这里爬山,最后下来的时候说少个人不见了,求我们去帮帮忙找找。那时天都快黑了,山里就算是开发也是很危险的,所以我们这村里人几乎都去帮忙找了,翻遍了山也找不到人。结果,嘿,可是奇了怪了,第二天人就找着了,就在离这里不远处的一个小沟里,人早没了,身上全是口子,村里老人一瞧,都说是叫狼咬了。”

“狼?这里开发这么好还有狼?”

李懂很是不解,对于山林,蛟龙里还真没有人比他了解的多。

“可不是!我们也觉得怪,这事儿当时闹得挺大的,之后好久来的人就少了很多,最后风头过去了,又找人做的广告,才又来了人。”

“可没多久又出事儿了,这次是一家子野炊,爸爸出去找山里的野菜野果去,好久也没回来。那家人赶紧回来找人帮忙,也是一晚上没找着,第二天才找着了。”

“这次离得挺远,人趴在山谷底,脖子上一道致命伤,这回有说是狼挖的,有说是野狗野兽挖的。”

“但这回这事儿叫上面人给压下来了,这才没大影响收入。”

“那你们这里这么危险,也还继续开着?也不怕?”

石头看起来壮实,吃饭并不太多,早吃完了单听故事。

“怕能咋样,都开着都不走,那就一起靠着呗。刚刚这不,又说有一个男人找不着了。您们那,晚上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怎么说我这里也安全些,要是怕的话,明儿一早走吧,晚上还是别找事儿。我得去帮帮忙了。”

说着人就穿衣服要走,喊着媳妇过来帮忙看店。

微胖的乡下女人从房里走出来,一脸担忧的嘱咐着。

“……嘿。”

顾顺用脚蹬蹬徐宏。

“嘿嘿!嘿!”

又蹬蹬杨锐。

“你俩确定,咱是来旅游的?”

“你傻不傻,看队长样子就知道不是。”

李懂生怕自家的一不小心再把队长惹炸毛了,现在人家实行连坐制度,顾顺被罚,他是要跟着的。

当然,陆琛石头被罚了,庄羽佟莉也得跟着。

“哎呀,这不是想让大家开心些嘛,天天路上死气沉沉的多不好。”

“唉……空欢喜啊空欢喜。”

顾顺几乎快要仰天长啸。

“唉,小羽啊,”李懂用胳膊肘子撞撞他,“怎么你看样子也早知道了一样?”

“……我感受到灵体了。”庄羽抬头看着队长,“应该,就是咱要负责的案件了。”

杨锐点点头,转头看了看窗外。

“现在好像又出事儿了,看来咱是得收拾收拾准备……”

“夜探深林了。”

“不是我说,队长们那,咱都知道你们俩好,有必要一句话非得两个人说嘛。”

“有必要。”

言简意赅的话语,干净利落的眼神。

陆琛乖乖闭了嘴。

“其实吧,我们本来是想着出事的都是来旅游的,还都是和咱年龄相仿的男人,想着咱也扮成来旅游的引蛇出洞呢,谁知道就出这事儿了。”

路上,徐宏听着队员们一个劲儿的抱怨,忍不住解释了解释。

凭借着李懂的掩护,八个人悄无声息的摸进了林里。

一路上,庄羽丝毫不敢掉以轻心,一直认认真真的凭气息指挥着路线。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听佟莉一声喊:

“队长!咱一直在绕圈!”

“我刚刚走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这棵树上,这棵树这里有个很大的疤,都凸起来了,你来看看。”

“我刚刚就觉得,咱走到过这棵树,但不确定,这是第三次我见到这棵树了,所以,咱肯定在绕圈!”

“庄羽?怎么回事啊?”

徐宏听完轻轻转头喊到。

“庄羽?!”

“庄羽!”

“陆琛!庄羽人呢!!”







①改编自聂鲁达“当华美的叶片落尽,生命的脉络将历历可见。”

评论(15)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