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酒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全员】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三)

『#夜猫子来更文了~
#这篇已经确定写成一个系列了,暂定是六个案子,最后一个大案。

#统计了一下脑洞,还有一个黑客医生的点梗也成为了一个庞大的脑洞……

#我还欠了一片7000+的约稿……

#哇真的好多啊感觉写不完QAQ

#行了不说了大家看文吧~

#这个系列是真的有鬼!胆小者勿进!(其实好像不是很吓人但我一直是半夜码字总是自己把自己吓个半死……)

#剧情纯属虚构!大家还是要相信马克思唯物主义!!!』

第二案 渴死的鱼(上)

救赎就环绕在我的周围,我却选择了堕入深渊。


“爸爸!这里有好多好多贝壳!哇!好好看啊!”

“歆歆,别跑那么远!一会就涨潮了,咱要回家去了!快回来!”

“我捡几个!马上就来!”

“啊!!爸爸!!!!”

“歆歆!”

“歆歆!!”






“队长,有紧急任务!”

徐宏推门而入,直接将文件递给了闭目浅眠的杨锐。

“……”

“去吧崽子们都叫起来,让陆琛赶紧去备车,轮流开长途,咱在车上细说!”





“队长……到底是咋回事儿啊。”

由于实在是太早,除了最早起的队长们其他人都哈欠连天。顾顺轻轻拍着靠在自己身上的李懂,也是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W市公安局近来接到好几起报案,都是孩子在海边玩的时候莫名失踪,失踪孩童的年龄在四岁到六岁之间,出事时间大致是下午涨潮之时,都是在沙滩上玩耍而家长恰好不注意的情况下丢失,公安局怎么也找不到任何线索。直到昨天,又有一位父亲前来报案,根据他的说法,自己的孩子当时正在捡贝壳,而自己刚刚好叫她回来,正巧看见了自己孩子是怎么出事的。”

“怎么出事的?”

顾顺对于突然卡壳的队长很是无语。

杨锐直到看着开车的徐宏安安全全的躲过一个冒冒失失冲过来的骑电瓶车的人后才继续说道:

“那位父亲说,他亲眼看见自己的女儿好像被什么东西拽倒,然后被一路拖进海里。”

“他水性很好,一直追一直追,那个东西游得非常快,根本就不是人类的速度可以赶得上的,他觉得再追下去自己也可能性命不保,还是赶紧上岸报警,说不定孩子还有救,而且让警方赶紧封了这里,也好不让再多的孩子受害。”

“然后那边的警方就联系了我们?”

“是的,因为出事的几个海域间隔有一定距离,当地警方担心那个东西会到别的地方作怪,所以马上联系了我们,为了防止再次出事,咱们一定要赶在下午涨潮之前到达W市。”





最后开车的是陆琛,这时候该讨论的都讨论完了,一车人睡得七倒八歪。

“小羽~小羽~到了到了,快起来!”

“哎哎哎哎哎!懒蛋们起来了!到地儿了!”

——来自双标警医陆琛。

“你好,W市公安局专案组组长刘清。”

“你好,蛟龙调查组组长杨锐。”

“欢迎,杨组长,还有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事故多发期,咱们还是路上说。”

“好。”

“具体情况我们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现在对我们来说有价值的就是最后那位父亲,我们希望可以和他亲自聊一聊。”

“没有问题杨组长,他就住在海边上,咱们可以到那里找他细细询问。”

“嗯,很好,还有一点,因为我们的工作比较特殊,所以到时候还请您和您的警员回避。”

“这点我们已经考虑到了,但为了可以更好的接应您,我们会在附近的渔家乐等您。”

“可以,谢谢您的配合。”

到达海边,已经是下午两点半。

蛟龙们除了还记得保护形象的稳重的队长组,其他人真是迫不及待的一个接一个从车上跳下来,好好的伸个懒腰。

“哎妈呀今天真是纯坐车啊……小羽你累不累啊我给你按摩按摩?”

庄羽很嫌弃的瞪了一眼毫无形象的拉筋的陆琛。

“可不是……哎呦我的老腰啊……以后我家小懂的幸福啊……”

李懂狠狠的踹了一脚吊儿郎当的顾顺。

“……莉莉你累不?”

“不累!”

……

刘组长脸色微红。

“真是抱歉,情况紧急,害得您们赶了一天路过来。”

“……没什么,这都是应该的。”

杨锐眼神凌厉的扫过众人。

于是所有人立刻立正站好。

“嗯,最后那位报案人就住在旁边,杨组长您看看派谁跟我去?”

“顾顺李懂!”

“到!”

“跟刘组长去调查,完成任务立刻到这里汇合!”

“是!”

“徐宏!”

“跟我走访调查一下这里的住户,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特殊事件发生!”

“是!”

“陆琛庄羽!”

“你们就在海边观察是否有异常!”

“是!”

“张天德佟莉!”

“你们和陆琛庄羽一起,负责保护他们的安全!”

“是!”

“行动!”




“先生,您好,我是专门负责您女儿失踪案的警员,特意来向您问问详细情况。”

“嗯好的,您请进。”

失去唯一的女儿的父亲显得异常憔悴。

“当时我的女儿歆歆突然说浅海那里有很多好看的贝壳,还在叫我过去看看,我想着马上就要涨潮了,就喊她回来,她还在继续捡贝壳。我当时想着都是海边长大的孩子,水性也很好,就由着她捡了一会贝壳。谁知道她突然就摔在了水里,我当时还想着让孩子自己爬起来,没有什么关系,但歆歆表情很恐慌,我也只是以为孩子被吓着了,刚想过去看看,就发现孩子正在被什么东西拖着向海里去。我马上跑向那里,但歆歆已经完全被拖进海水里。我游进海里追了半天,最后直接看不见孩子的一点点影子了。我想着赶紧报警,于是就回了来。”

“您既然追了那么久,有没有看清楚拉走您女儿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李懂看了眼做记录的顾顺,问到。

“我……我没看清楚……海里太黑了。”

父亲似乎有点慌张,连连摆手。

顾顺抬起头,和李懂对视一眼。

非常明显的撒谎。

“您再好好想想,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相信您说的。”

“不不……我真的没看见。”

李懂看着明显躲闪的男人,胳膊肘怼了怼顾顺。

顾顺放下笔,打了一个响指。

一簇火花闪烁。

男人很明显的愣了一愣。

“我们希望您能相信我们,我们一定可以帮助您解决问题的。”

男人咽了咽口水。

“那是…………海鬼!”





海边,水天一色。

蔚蓝的大海就算再神秘莫测,都拥有着奇异的吸引力。生命本就来源于海洋,每个生命对那片碧波都有着天生的向往。

除了闭着眼睛细细感知的庄羽,剩下三个人,是真心被大海吸引了。

腥咸的海风迎面而来,带着黏糊糊的气息,粘在战士们的身上,好像是来自母亲的最后忠告。

“应该是……有灵体。”

庄羽睁开眼睛,不确定的嘟囔:

“水太影响我的感知能力了……”

与庄羽相反,佟莉简直是到达了自己的天地。

已经开始涨潮,然而四个人脚底下一点水都没有,哪怕周围的海水早已经没过脚面。

佟莉很得意的扬扬头。

地平线上升起几缕乌云,向他们飘来。

天色越来越暗,乌云也越来越多。

大海开始出现较大的波浪,好看的海蓝渐渐加深,仿佛氤氲着巨大的阴谋。

“唔……”

庄羽伸出一只手按了按脑袋,向着气息的来源地望去,远方影影绰绰的景象让他心里一凉。

“莉姐!那是不是个孩子!”




“您好,抱歉打扰一下,请问这里有没有什么关于大海里鬼怪一类的传说?”

徐宏顶着招牌的温和笑容,挨家挨户的问。

杨锐跟在后面……坐享其成。

“嗯,好的谢谢,打扰您了。”

“嗯,谢谢您,打扰了。”

问了一圈下来,都是些古老的传说,根本没有可信度和实用度。

“唉,杨锐,咱是不是想错了,万一真的不是什么冤魂怨鬼而就是那些传说里的妖魔鬼怪呢?”

“我反正不信,要是真像他们说的那样,就不应该是这几天才出事的。”

渔村村口走过去一个背着什么东西的人。

“走走走杨锐,去问问他。”

“最近的什么事吗?嗯……大概是十几天前,这海里死了个人,你们想听这事儿吗?”

杨锐徐宏对视一眼,终于找到了。

“您请说。”

“唉,这可真是个作孽的事情。我是这里数一数二的渡船手,那天突然有个看起来很体面的人来找我,说要我下海帮个忙,我开始以为是和别的游客一样,想要便宜一点的下海捞个鱼什么的,就答应了。谁知道那人是找人,还是个死人。”

“那人说找的人是他的妹妹,有精神疾病,前两天他出差,他妹妹留下一张纸条就消失了,他还是拜托了警方对她的手机进行了定位,这才找到了这里。”

“他说他怀疑自己的妹妹可能是受不了精神折磨跳海自尽了,他作为哥哥一定要找到她的尸首。我看他真的是很悲痛,也就没多怀疑。”

“但这是哪里?这是海啊!这人一跳下去那里还找得到!我们找了半天一无所获。最后那人在岸上找到了一堆衣物,当时就哭的撕心裂肺说这就是他妹妹的,我也不知道说什么。那人哭完,给我钱就走了。”

“那这件事为什么别人都不知道呢?”

“因为我没有说过啊!那人最后多给了我一千多,说让我不要说出去,他不想让自己的妹妹被人议论。我觉得很正常,再加上钱嘛,不赚白不赚是吧,就没说。今天是看你们一身警服,我也不敢瞒着。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您们看看有没有用吧,我还要去接我儿子呢!”

“哦,谢谢您了。”

徐宏道过谢就想走。

杨锐一把拉住他。

“真是不好意思,请问一下您的儿子多大了?”

“六岁啊。”

“那……他现在在哪里?”

“海边,涨潮的时候最适合撒网了,这叫夜渔。我先让我孩子过去准备了。”

杨锐看了眼徐宏,两个人眼睛里都是极度的严肃凝重。

“对不起,我劝您现在还是赶紧回家,您的孩子可能有危险,最近孩童失踪案您应该知道。我们现在必须赶去海边将您的孩子带回来。请您相信我们,回家等待。”

那人似乎呆住,然后很急迫的说:

“你瞧我!居然忘了这事儿!我带您们去海边!我知道近道!”

杨锐的通讯器响起:

“队长!有情况!”

陆琛快速而又沉稳的声音夹杂着呼啸的海风传来。

“麻烦您带路,我们要尽快赶到!”

“顾顺李懂!想办法赶紧赶到海边!”





“啊!!!!叔叔救救我!!”

尖叫声里,大海变得异常阴沉,黑色的滔天波浪带来死亡的气息……

TBC

评论(12)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