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酒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全员】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二)

『#破百粉点梗文,觉得有可能写很长?

#剧情需要带全员玩儿,原是刑警法医梗,来自 @这秋风 ,但又很喜欢的太太写的很好了,所以就延伸了一下下。

#这里是真的有鬼……

#每个人都有超能力啊!而且需要灵力支持。

#本章会出现所有人的超能力,明天会总结,今天妈妈在不敢玩太久QAQ。

#剧情纯属瞎编!!!!

#大家还是要坚持马克思唯物主义!!』

第一案 尘埃(下)

受辱的灵魂与恶魔交易,黑暗笼罩中,生命不过是一捧尘埃。

大家赶到李华家的时候,徐宏正被崩溃的李华妈妈和发怒的李华爸爸缠的焦头烂额。

杨锐二话不说一把把徐宏护在了身后。

“请家属控制一下情绪,您现在的所作所为都在妨碍我们办事。”

冷冰冰的话语带着强大的气场落下,吵吵嚷嚷说要投诉的李华爸爸老老实实闭了嘴。

“庄羽。”

杨锐回头叫到。

庄羽早已经散开灵力寻找作孽的灵魂。

某一个方向,强大的怨气袭击脑海,庄羽没控制住抖了一下,被陆琛一把扶住。

庄羽的工作,看起来很安全很简单,但其实危险系数最高,也是全队的主心骨。

虽然队员们都有很强大的灵力和自己的超能力,但他们的分工太明确,除了联系阴阳两界的庄羽之外,其他人平常是感觉不到超自然生物的。

所以庄羽的任务就是运用灵力感知目标,并且在必要时释放灵力让全队友都看得见超自然生物。

灵力,就相当于人们的体力和生命力一样,是有限度的,运用过度,对身体伤害极大。

而且灵力是几乎每个灵魂都想拥有的东西,每每庄羽大范围释放灵力,他就相当于变成了一个放大的活靶子。

就算是最简单的感知灵魂这件事,一个不小心也会被对方阴气反噬。

所以从调查组建立以来,庄羽就是全组的保护对象。

负责医疗救治的陆琛更是一直和他形影不离,不过最后大家才发现他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保护这么简单。

但这个时候队里早就有了队长作为最佳谈恋爱范本,这才让陆琛免除了佟莉姐大的一顿揍。

庄羽没有想到一个少年的灵魂怨气会这么大,强大的怨气让他脑仁微疼,他睁开眼,正对上陆琛担忧的目光。

轻轻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庄羽转身对着杨锐说:

“在这边,队长,咱们可能得开车去。”

杨锐脸色依然不好看的跟家长简单说了一下情况,要求他们老老实实在家里等待后就带着全队出了门。

深夜的大街上,一辆警车呼啸而过。

陆琛这时候一般就是司机,庄羽做副驾驶。他们两个默契是最高的,庄羽示意一下陆琛就知道往哪里开,也让负责战斗的其他组员休息休息,不至于太累。

“徐队,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有你都没控制住的人。”

沉默中,顾顺找事的来了这么一句。

“……别提了,我刚刚对上李华妈妈的眼睛,就被李华爸爸拉了起来,你也知道我对付这种壮年男人本来就费劲,这俩人还一个比一个闹腾,我直接找不到机会安抚他们。”

徐宏擅长的就是强大的心理控制,很多时候没有跟超自然生物打起来就是靠着徐宏的能力解决事情。但对正常的人类,徐宏的能力就没那么管用,几乎是一定要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睛才能很好的控制他们。

“你的意思……队长不是壮年男子?”

不长眼神的石头木讷的插了一句话。

不出意外的接受到好几个眼刀。

佟莉恨铁不成钢的把石头的头按下去。

“额……队长,你们控制一下情绪,你们怨气加起来都快赶上鬼了……”

副驾座传来悠悠的一声,杨锐这才没有再盯着石头。

警车一路开到了学校。

因为是警察,门卫登记了一下就放行了,并回答徐宏说天黑之后并没有看见有人进来。

庄羽跟着越来越明显的怨气走进了教学楼,一路向上爬。

推开天台铁门的那一刻,庄羽松了口气。

然后释放灵力让队友们看见他们看不见的东西。

接受到庄羽帮助的队员们也长长出了一口气。

真不怪他们,这些奇奇怪怪的生物实在是动不动就丑到极点,几次三番的挑战他们的审美极限。

但这次的超自然生物——曲岩的灵魂,实在是他们见过最正常的鬼魂了。

穿戴的整整齐齐,只有左手手腕上一道可怖的口子不停的向外冒着黑色的粘稠液体,在地上汇聚成小小的一摊,散发着恶臭,而他的周身都散发着黑色的气体。

一个非常明显的带着怨气的灵魂。

曲岩的对面,是被吓得瘫坐在地上的李华。

“你还记不记得,你们,在这里,做过什么?”

曲岩背对着蛟龙组的众人,并不知道他们的到来,还在一步一步逼近几乎崩溃的李华。

“救我!!救救我!!!”

李华看见赶过来的人,流着眼泪激动的大喊。

本来想背后突袭的顾顺冲着李华就是一个白眼。

真是个白痴。

曲岩闻言立马回头,一眼就看到了灵力最明显的庄羽。

他的眼睛漆黑一片,很是瘆人。

“你们……”

徐宏走上前,看着他的眼睛。

“曲岩,听我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你可不可以,先放过他?”

“一切都会有其他的解决办法的。”

“解决办法?”

好像是听到了巨大的笑话,板着脸的曲岩笑出了声。

诡异的笑声充斥整个天台。

“呵,当初,那么多年,我一直觉得有解决办法,可是,有人管过我吗?”

看看几个穿着警服的人,曲岩的脸几乎扭曲。

“他们,把我打的头破血流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出来,说让他们放过我?”

“他们,把我堵在厕所里,往我头上浇他们肮脏的排泄物的时候,你们在哪里?!”

“他们,在众人面前羞辱我的时候,怎么没有人出来,说放过我?!”

“现在,你们凭什么说要我放过他!!”

爆发的怒气让徐宏没能控制住曲岩,曲岩转身冲向靠近天台边缘的李华。

一道黄色的屏障凭空生成,拦住了曲岩的脚步,同时,天台上的植物猛长,茂密的枝叶交错,织成一道网,将天台边缘加高半米。

李华不住地后退,瘫在绿色的护栏上。

控制土元素的石头和控制木元素的李懂几乎是同时发力,防止了悲剧的再次发生。

石头做的土结界是他们当中最厉害的,没人担心曲岩会冲破他。

就在徐宏毫无顾忌的走上前打算再次尝试说服曲岩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结界里的曲岩诡异的一笑,瞬间从结界中消失。

庄羽突然失去了目标,导致众人根本看不到曲岩的去向。

“庄羽!怎么回事!”

杨锐下意识的以为是庄羽那里出了问题。

“我在找!”

庄羽着急的寻找消失的曲岩。

熟悉的身影突然冒出。

“懂哥!蹲下!”

凭着对队员无条件的信任,李懂瞬间蹲下。

黑色的气体从出现的曲岩手中冒出,打向李懂身旁,被李懂快速的动作躲过。

同时,庄羽成功让众人再次看见曲岩。

顾顺一个火球就飞了过去。

天知道他刚刚心有多慌。

对于鬼魂来说,他们的怨气、怒气都是可以攻击的武器,一旦被大量击中,轻则患精神疾病,重则牺牲。

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顾顺直接忘记对方的可怜之处,对于顾顺来说,伤害李懂就是十恶不赦。

然而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曲岩瞬间消失。

庄羽早有准备,立刻再次寻找曲岩。

“他会瞬移!”

反应最快的徐宏喊出声。

全组人集体震惊,然后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原先那么多次作战,都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超自然生物最多也就是单一的攻击方法,即使是这样有时候他们都会很难取胜,更何况现在他们还疑似有了和他们一样的超能力。

“莉姐!在你面前!”

佟莉的能力是水,在这里她几乎完全没有办法施展能力。

好在下一秒一道坚固的土墙就拦在了佟莉面前。

释放灵力,众人再次看到了曲岩。

然而每个人都知道,曲岩肯定会再次消失,这样根本不是个长法。

“陆琛!把你的手术刀给我!我有办法!”

“你要干什么?”

灵魂并非实体,庄羽要手术刀肯定不是为了作战。

“赶紧给我!”

语气充满了焦急,近乎凌厉。

陆琛从医疗包里找出手术刀,递给庄羽。

“攻击他!”

没有怀疑,所有人极为信任的听从庄羽的话。

瞬间,黄色的土刺,橙红的火球,翠绿的叶刃和升起的石子一起打向了曲岩。

不出意外,曲岩再次运用瞬移消失。

然后出现在庄羽面前。

庄羽是所有人里灵力最明显的,加上每一次都是他暴露曲岩的行踪,还可以命令其他人,并不蠢笨的曲岩一定会打算先解决掉庄羽。

而庄羽,就是要让他出现在自己面前。

用手术刀一把割破自己的左手手腕,庄羽将喷涌而出鲜血甩向曲岩。

鲜红的液体带着庄羽的灵力,不论曲岩再怎么瞬移逃避,队员们都能及时找到他,不需要庄羽一次又一次定位。

这个法子很是伤身,不说失血问题,就是灵力消耗也很大,原先让灵魂献身都是相当于用灵力打开阴阳两界的通道,而这样相当于用大量灵力给对方打上印记,将对方完完全全暴露在人间。

“可以了!”

陆琛一把扣上庄羽的手腕。

没有多余的心疼,每个人都知道庄羽用血换来的机会绝对不能浪费,除了给庄羽处理的陆琛,每个人都投入了战斗。

现在曲岩瞬移也没有办法从众人视野里消失,几个攻击力强的人几乎是无死角的将曲岩包围在火力攻击范围内,消耗着对方的灵力体力。

曲岩毕竟是个孩子,他攻击瞬移的速度渐渐放缓。

最后,他再次冲向角落里的李华,却被早就等待在那里的徐宏拦下。

“你这样,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禽兽,一定会遭到报应,但我们,不要用自己的清白福寿去实施报应。”

“你是个好孩子,也是个可怜孩子,痛苦的一生已经过去,为什么不赶紧投入轮回,重新开始?”

“停下吧,孩子,回头是岸。”

曲岩站在那里,双手紧紧握着拳,手腕的伤口上还不停滴着黑色的液体。

“陆琛。”

徐宏轻轻叫到。

陆琛已经完成对庄羽的紧急包扎,听见徐宏的声音,走了过来。

“手给我。”

很温柔的声音。

曲岩下意识的就把手递了过去。

没有用给人类用的绷带什么的,陆琛宽大温厚的手掌轻轻的,一次一次的拂过少年可怖的伤口。

一点一点,伤口慢慢恢复。

曲岩漆黑的眼睛看不出一丝情绪。

他转头看向角落里蜷缩的李华。

“放过我放过我放过我……”

“对不起……”

“别过来……求求你……”

少年已然疯掉。

好像是心愿已了,曲岩放松了全身的肌肉。

“我……我该去哪里……”

徐宏并没有放弃心理控制,少年的眼睛渐渐出现眼白。

“我带你,去你应该去的地方。”

拉着少年的手陆琛释放灵力。

身为医者的陆琛,还拥有着净化灵魂的能力。

少年慢慢变得透明,消失在渐渐光明的黎明里。

“希望你,下一世,能幸福一些。”

把李华交给他父母,杨锐依然面无表情的交代事情始末,考虑到家长的接受能力,他们说的是已经将罪犯就地正法。

“可是我的儿子还是疯了!!你们还我儿子!!”

“我想告诉您,有那样一个祸害别人的儿子,还不如有一个不会祸害人的疯儿子好。”

徐宏插口道,语气也是硬邦邦的。

“您儿子现在不停的在忏悔,您听不见吗?您最好想想自己教育的有多么差劲,您到底有没有真正管教过,关心过您的儿子,到底为什么孩子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归根究底,这是父母的错。”

“每个孩子都是一张白纸,父母是最主要的画家。”

“有什么样的孩子,必然有什么样的父母。”

“嚣张跋扈,宠溺孩子的父母,孩子一定霸道张扬;毫不关心,从不给予孩子爱的父母,孩子一定内向抑郁。”

“您,柳杰的父母,元冬的父母,还有曲岩的父母,你们才是罪魁祸首。”

“只是可惜了孩子替你们受罪。”

“我感觉,这件事并没有完。”

尘埃落定,办公室里洋溢着轻松的气息。

“小懂你怎么老是这么悲观,来来来哥抱抱,哥保护你。”

“小懂说的有道理,现在灵魂也有了超能力,这如果是个意外也就罢了,如果是什么别的原因,那咱们以后的工作可就难了。”

躺在杨锐腿上的徐宏表示秀恩爱就秀恩爱谁怕谁。

“……琛哥我知道错了你就理理我吧呜呜呜……”

自从那次回来,陆琛每次一看见庄羽手腕上白色的纱布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知道这是没办法的办法,陆琛只是气自己没有办法保护庄羽。

要是再出现这种情况,他还是得眼睁睁看着庄羽受伤。

“我没生气。”

硬邦邦的语气。

“我这不是觉得你在我身边嘛,有你在,再严重的伤我也不会有事的!”

陆琛动了动。

“琛哥啊~琛哥啊~我向你保证,你不在的时候我绝对好好的好好的保护自己!”

“……唉……”

陆琛转过身把人搂在怀里。

“那……灵魂超能力这个事儿怎么办啊……”

石头看着一对一对冒着粉红泡泡的队友,又看看面无表情的姐大,又不敢跟他们一样秀,于是很是小心翼翼的说。

“怕什么,咱们可是蛟龙。”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所有人的拳头对在一起。

“强者无敌!”

有了希望,有了毅力,

黑暗不过是一捧尘埃。

评论(8)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