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re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全员】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一)

『#破百粉点梗文,觉得有可能写很长?

#剧情需要带全员玩儿,原是刑警法医梗,来自 @这秋风 ,但又已经有很喜欢的太太写的很好了,所以就延伸了一下下。

#虐是 @喝米粥的鱼 的要求(想躲在我身后?我第一个把你推出去!( ̄~ ̄))

#这篇是真的有鬼……

#剧情纯属瞎编!!!!

#大家还是要坚持马克思唯物主义!!』


虽然到了科学技术极其发达的现代,世界上依然有许许多多难以解释的超自然现象。

有时候,这些现象会给人们带来不好的事情。

为了人们更加美好的生活,最终选拔了一批有着特异功能的青年经过严格的训练组成了“蛟龙特殊案件调查组”。

调查组直属总局,主要负责各种超自然现象案件调查,并为民除害。

第一案 尘埃(上)

受辱的灵魂与恶魔交易,黑暗笼罩中,生命不过是一捧尘埃。

“啊!!!!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放过我……”

“好啊,你再往后退一步,我就放过你。”

一步,万丈深渊。

凄厉的哀嚎撕破黑暗中的阴风。



调查组待客室。

“来,别害怕,慢慢说。”

大眼睛警官脸上挂着招牌笑容,轻轻给坐在沙发上浑身颤抖不止的少年一杯温水。

警官温和的眼神有着神奇的魔力,安抚了少年激动的情绪。

“有……有鬼!有鬼!!”





办公室门被推开,杨锐抬头看了眼走进来的人,伸手拉开了身旁的椅子。

徐宏极自然的坐下,将手中的案件记录扔在了桌子上。

“怎么样?”开口发问的是第一个接待少年的李懂,他无论怎么安慰都没有办法从情绪几乎崩溃的少年口中得出任何有效信息,无奈只好叫徐宏帮忙。

“已经立案了,”徐宏喝了口水,“李华……就是那个少年,所说的情况跟重案组那边的信息几乎吻合,可以确定不是造假。”

“案件详情是,李华今年18岁,是高中生,在学校里有两个特别要好的朋友。但是这两个孩子从今年9月份开学以来,就一个接一个的变得不太对劲。先是一个名叫柳杰的少年,他从某天开始就一直失眠,上课睡觉,而且他之前特别胆大,可是放晚自习居然不敢一个人回家,必须要拉着李华跟他一起走。有一天晚上,柳杰全程都在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一点也不理会陪着他的李华。结果当天晚上服用大量安眠药自杀。”

“第二个少年名叫元冬,从那以后也变得奇怪,原本爱说爱笑的他居然整天整天不说话,开始李华还以为是柳杰的事情刺激到他了,毕竟三个人关系极好,可没想到一天放学元冬跟李华说了好几声小心小心,李华问为什么,他又不说。那天元冬大半夜跑去了学校后面的假山,脑袋朝下摔了下去,当场死亡。”

“这两起看似自杀的案子因为太过蹊跷被重案组立案调查,但一点他杀的痕迹也找不到,重案组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时候李华突然跑到警局门口哭,说闹鬼,重案组觉得可能真的是有问题,所以就把人送了来。”

“根据刚刚我问的,他说他看见了他们的同学——曲岩。”

“而曲岩,在去年就因为抑郁症割腕自杀了。”

说完一大长串,徐宏狠狠喝了两大口水。

“这么看来,可能真是超自然现象啊。”

顾顺两个手指间跳跃着一簇火花,在看见默默挪远的李懂之后立马熄灭。

杨锐轻轻看向庄羽。

“……我感觉,应该是,”庄羽是专门负责感应超自然生灵的,“他身上确确实实有一丝怨气。”

“那就去查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跟以前分工一样,行动!”

庄羽合上笔记本,抱着打印出来的资料敲响了法医室的门。

“进来。”

熟悉的声音响起。

庄羽转动门把手。

门打开一点点细缝,就闻见一股恶臭。

重案组已经把两个少年的尸体送了来。

庄羽一把关上了门,在门外问到:

“你什么时候忙完你自己来找我吧,今天全队肯定都要加班了,我先去定外卖。”

紧接着就是一连串远去的脚步声。

陆琛在屋里很是无奈的摇摇头。


顾顺李懂去了学校。

正是吃晚饭的时候,两人找到了老师询问情况。

“曲岩啊,他真是可惜了,学习那么好,怎么就有抑郁症……唉……那三个孩子,是真的不学习,天天聚在一起瞎闹,行政值班里扣的分一半是他们贡献的。柳杰是里面最闹腾最不服管的,所以他当时天天上课时间睡觉也没人管他,谁知道最后会这样严重……元冬最张扬,天天嘴都不带停的,巴巴的说呀。当时人一下子变了,都以为是朋友出了意外的原因,最后也……李华是他们三个里最安分的一个了,至少知道装装听话……你们……难道李华也……”

“没有没有!”

李懂连连摆手,谢过老师之后就离开了。


少年家里,空气凝滞。

两位母亲都说不出话,只是抱着儿子的照片不停的抚摸,掉眼泪。

“我儿子,最开朗活泼了!谁知道怎么就突然失眠。我们看他难受,就听他的给他买了安眠药……唉……”

柳杰的爸爸说着说着就揉揉眼睛。

“那……之前您儿子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有啊,很正常。”

“嗯,谢谢您了。”

“小冬啊……小冬啊……”

“阿姨,您是否记得元冬同学出事那天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有……其实他那几天都不对劲,也不说话也不笑的,那天晚上我记得特别清楚,小冬说他累了要早点睡觉,就上了床,谁知道怎么回事就到了那里……怎么回事啊……”

调查的佟莉石头对视一眼,安慰了几句,起身离开。

好不容易处理好所以立案手续和各种报告的杨锐徐宏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人都到齐了。

“杨队,徐队,这是你俩的晚饭~”

庄羽乖巧的把两个盒饭推到两人面前。

不得不叹一句队里老幺就是贴心,俩队长幸福的开始用餐。

“别浪费时间了,我俩吃着,你们报告情况。”

众人对视一眼,庄羽轻轻开了口。

“我找到的资料里,最奇怪的地方是,曲岩是个孤儿。原先,咱们了解到的是曲岩父母都出去打工,是个留守儿童,但有一份资料显示曲岩很小的时候是某福利院的孤儿,最后被人领走的。但查不出领走他的人是谁,只是曲岩上学,突然就有了所以合法手续关系。”

“尸检结果和原先的没有什么不同,而且确确实实应该是自杀,但身体里残留的激素可以不太准确的判断,这两人去世之前都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家长那里没有什么特别发现,但根据元冬妈妈说的,元冬出事当天是很早就上床睡觉了,不知道为什么就出现在了假山,这是个疑点,我怀疑是不干净的东西做的。”

“老师说的跟之前了解到的没有什么不同,但我们从学生口中得知,这三个人仗着自己每个人都练过写武术,时不时就会拦住几个同学勒索,但每次要的也不多,所以同学们多是花钱免灾。而曲岩是个例外,他们似乎以欺负他为乐,这四个人矛盾挺大的。”

“……校园欺凌?”

“这……难道是曲岩的死与他们有关,所以鬼魂回来复仇?”

“徐宏,咱们要再问问李华了。”

“好。”


办公室里,每个人都在细细的研究着自己手里的资料。

杨锐手机突然震动,在桌面上发出极大的噪声。

接通,徐宏的声音透着不妙。

“杨锐,李华不见了。”

评论(12)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