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re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后勤组/琛羽】风露浩然(下)

『高亮→印调~
#说实话不知道是不是我对自己期望太高,这篇老是写不到让自己特别满意的地步

#大家包容包容凑合看吧……实在忍不住发出来,不然又要压箱底好久……

#这篇确实不太甜?

#建议大家连着上一起看,我认为更有感觉。

#有私设

#日常希望大家喜欢~』

5

庄羽回家呆了两周,还想多陪陪妈妈,结果被妈妈骂,说他退伍了整个人也懒散了什么活都不干开始在家打发时间了。

“不是妈妈说你,实在是从小你就那么努力认真,你说说,你从小到大哪有几天像现在这样无所事事的?”

“该出去找工作就出去找工作,别丢了军人的脸。”

庄羽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从小就听妈妈话,挨了一顿训也没辩驳说自己是为了多陪陪她,乖乖的道了歉承认错误。

两天后,庄羽来到了陆琛家门口。

陆琛早就用自己这几年的积蓄给父母买了一套郊区的别墅,自己住在原来父母住的也是自己从小长大住的楼房里。

庄羽把行李往陆琛卧室里一放,整个人往床上一躺:

“养我!”

陆琛一个挑眉:

“小子,你妈可是说你在家待着不挣钱不干活才把你赶出来的,怎么,来我这里赖着?”

庄羽一个白眼翻过去:

“咋?不养?行!我租个房子去!还有XX公司每月八千的工资就是我一人儿的了!”

说罢翻身下床要走。

“哎哎哎别别别!哎呦我的小祖宗我就开个玩笑啊啊啊我养你我养你!”

……

晚饭,俩人去了陆琛父母郊外的别墅。

“妈!这就是我常给你说的我最好的战友,庄羽!”

“阿姨好~”

“哎哎哎好好好!小伙子真精神!真不错!来来来快进来坐别站着!”

“小伙子一看就是个好兵!你看看这站的笔直笔直的,哪像陆琛!这才在家呆了几年一点儿当兵的样子都没有了!”

“叔叔过奖过奖,嘿嘿嘿……”

“傻瓜。”陆琛揉了揉庄羽长长了的头发。

吃晚饭的时候,陆妈妈一个劲儿的给庄羽夹菜。

“来来来多吃点!这几年没少照顾我家陆琛吧!别客气多吃点儿,就当阿姨的谢礼了!”

庄羽一愣,低下头憋笑。

陆琛狠狠皱眉:

“妈,都是我照顾他好吗!这小屁孩我一手培养起来的!”

说着狠狠揉几把庄羽的头。

别说,这小子头发长了才显示出发质好到不行来,那手感,真是摸了一把想摸第二把,根本停不下来。

“瞎说话!你多能啊!你看看,还揉!人家小羽头发都被你摸乱了!在军队肯定没少欺负他!是不是啊小羽?”

庄羽又是一愣,继而狂点头。

陆琛:“……”

要走的时候,陆琛向母亲说了庄羽和自己一起住的事情,不过说的原因是庄羽拿到了这里一家公司的offer,但没有个安身的地方,作为他战友自己一定要帮一把。

陆妈妈很开心,连声说应该的应该的。

“我说小羽啊,这以后你可帮阿姨看好了陆琛这小子,别让他晚睡晚起的生活不规律,还不好好吃饭,老犯胃病!我看这小子今天晚上很听你的话的样子,你可好好管着他。”

陆琛的胃病在部队里就有,庄羽一直都知道。作为一个出色的医疗兵,平日里别人休息的时间对于他来说都是工作时间——给因为各种原因受伤或者不舒服的战友们治疗。于是别人一解散都奔向食堂,唯独他要跑回医务室。挨个处理完每个战友的问题后食堂一般就省点锅底了,陆琛也就随便塞几口够卡路里消耗就完事了,再加上特种兵极其不规律的训练和作息,早在庄羽入队前陆琛就有胃病了。

陆琛从来不会主动往外说什么事儿的,他是医疗兵,也没什么人可说。庄羽也是在一个晚上起夜时发现陆琛偷摸摸吃药,才知道陆琛有胃病这事。

庄羽那天晚上没多说啥,但从那以后,原先从来不争不抢的通讯员就开始了抢饭生涯,誓要保证陆琛吃好喝好不再犯胃病。庄羽甚至还在一次休假时向母亲苦学做饭,硬是练了一身好厨艺,也是为了有条件时给陆琛开小灶。

这事儿让整个蛟龙一队兴奋了好久,一个特战队加上李懂一共两个大厨,伙食再也不用愁!

所以陆琛妈妈一说,庄羽就责备的瞪了一眼陆琛,回说自己会做饭,肯定不会再让陆琛犯胃病了。

“对嘛,这就是了。我们小羽就是能干。对了,你再帮阿姨个忙,记得督促陆琛早点找个媳妇儿!老大不小了,愁人!对了琛琛,明早上八点,我给你安排了个姑娘相亲!还是老地方,记得去啊,别再放人家鸽子了。”

陆琛感觉到了庄羽一瞬间全身僵硬,赶紧截住母亲的话,说着让母亲早点休息道了别就拉着庄羽出了门。

郊外本来就是一个环境清幽的地方,没有那么多嘈杂的人群,所以晚上要多冷清就有多冷清,整个大道上就陆琛庄羽这一辆车在行驶着。

“你胃病又犯了?”

“我明天不会去的。”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本来想被打破的沉默再度卷土重来。

“我想了想,陆琛,”庄羽率先开口道,“是咱俩太天真了,部队里远离人市的生活让咱俩都忽视了很多很多问题。”

“……你想说什么?”陆琛声音里有很明显的低沉。

“你别急,听我说完,”庄羽声线被温柔的情感浸润,极好的安抚了爱人的情绪,“咱俩那么多年同生共死,多少子弹炮火都扛过来了,多少生死考验都没拆散咱俩,我知道这份感情、这份安宁有多么来之不易,我珍惜还来不及,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

“咱们一队里都是成双成对的,部队里有着更为危险的事情做对比,谁都没在意这些,但咱们都忘了,这份感情,是不被世俗所允许的。”

“在正常生活里,有时比在战场上还要为难。我们有那么多亲人,有那么多朋友,有那么多事情和关系要去处理,我们最最理想的结果就是争取到最亲近的人的理解,甚至还不奢求他们支持。这绝对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要向他们证明很多事情,不是这一时半会的事儿。咱们在军队里出生入死,把自己放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中,让父母牵挂思念,真出什么事都是要他们的命,这已经是很不孝的事情了。所以我希望不要再让他们伤心难过了,至少在他们正式接受之前,让他们开心些。”

“我相信有一天,咱们一定会和父母说清楚,但明天……你还是去吧,就是要记住……”

“我马上去学拒绝相亲对象三十六计!”

一直沉默的陆琛插口道,顺便附带一个大大的笑容。

庄羽对着开着车的陆琛脸上就是一口。

6

陆母来找了庄羽。

专门挑了一个陆琛在诊所而庄羽休周假一个人在家的时候。

因为半年来,陆琛拒绝了无数个相亲对象,不管对方有多优秀。

庄羽有些慌忙的端茶倒水,被陆母轻轻拦住了。

她拉过庄羽的手,放在自己膝盖上,轻轻的拍着,就像对待自己儿子一样。

客套了几句,陆母很是为难纠结的开了话头:

“小羽啊,你和我家陆琛……真的只是战友关系吗?”

庄羽立马张口,想了想,又闭了嘴。

他不是第一次见陆母了,她绝不是没有把握就上门来的人,更何况还专门挑了这么一个时候。

庄羽又有了陆琛退伍后自己一个人上战场的那种孤身作战的感觉,这让他有些委屈。

他知道没有狡辩的必要了,他也不想骗自己最爱的人的母亲。

“阿姨,我们是真的真的相爱,我真的真的很爱他。”

庄羽很认真的,一字一句的坚定的说。

陆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叹出来。

“小羽啊,这……真的不是阿姨想怎么样,但是……你应该也知道,我们都是传统的人,比不得你们年轻人开放,我们也是盼星星盼月亮的希望抱孙子啊。”

“我知道,什么安定的家,幸福的生活,你都能给陆琛,但这感情……这种感情是真的……”

“有一些东西啊,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儿。”

“我和你叔叔啊,是真的希望你们都好。”

……

陆母说了很多,说了很久。最后走的时候还给庄羽说了好几个对不起。

庄羽做出了最正常的反应,心里却凉凉的,像结了冰。

晚上,陆琛躺在床上,一只手揽着庄羽。

“羽啊,我妈今天是不是来了?”

“我回家的时候看见她上公交车了。”

“她找你说了什么?还专门找我不在的时候。”

庄羽脑海里一遍一遍过着陆母的话。

“阿姨也不是说要你们多快多快分手,但庄羽啊,你能不能……慢慢的离开他。”

“叔叔阿姨能认你做干儿子,你们可以一直一直做兄弟,但陆琛还是要有一个正常的家庭啊!”

“你就当帮帮阿姨,帮帮叔叔,可怜可怜我们两个快入土了的老人吧。”

庄羽觉得很难受很难受。

他抬头,把陆琛放在自己脖子下面的胳膊拽出来,拉着他的手往某个地方放。

“……你这是要我逼供啊羽”

“……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知道。”

陆琛从庄羽的不对劲很容易就想到了自己妈妈说了些什么,整个晚上庄羽直到最后睡过去都没有说什么话,除了忍不住发出的单一的音节,连喊疼叫他名字都没有。

就好像要完完全全承受陆琛带给他的所有感觉一样。

7

过了两天,陆琛自己回家找了父母,没告诉庄羽。

陆母完全没有一点动摇。

她又去找了庄羽。

每去一次,陆母的言辞就越恳切,态度也越低下。

庄羽越来越沉默寡言。

陆琛回家和父母冲突越来越大。

自从陆母来找过庄羽,庄羽就再没和陆琛一起回过他家。

所以陆琛的行为他是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所以陆母直接想办法找到了庄羽妈妈,然后庄妈妈敲开陆琛家门的时候,庄羽陆琛两脸懵逼。

庄羽这几天被折磨的不行,看见自家母亲居然有些头大想哭。

没想到庄妈妈进门就露出了一副很温柔很温柔的笑脸:

“没事儿,羽儿,还有……小琛?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当……当然可以的,阿姨。”

陆琛也以为庄妈妈是来劝说的,所以现在比庄羽还发懵。

“嗯,没事儿,你俩啊,都好好的就好。小琛,下午带我去你父母家,我来帮忙劝劝你父母,怎么还嫌弃我家小羽呢!”

“对……对不起,阿姨。”

“行了行了,阿姨就是开个玩笑,你又没做错什么。下午要是谈的好,你就直接叫妈吧,别阿姨阿姨的了,生分!”

陆母不是什么不可理喻的人,仨人进门,待客之道并没有什么不妥。

庄妈妈拉着陆父陆母上了二楼。

庄羽陆琛在一楼客厅里,还没缓过神来。

“所以说……你妈妈是同意了?”

“看起来是……而且她不像是刚刚知道的样子……”

“……你早就跟她说了?”

“……陆琛你是不是傻,你看我的样子像是知道的吗?”

“……”

“……”

俩人说不紧张,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谁也不知道这次家长的直接谈话结果到底是什么。

俩人感觉时间过得特别特别慢,战场上都镇定自若的特种兵紧张到手心冒汗。

所以后来俩人把手紧紧的十指相扣。

庄妈妈下楼,笑得一脸和善。

陆母虽然没有多开心,但总算是看他们的眼光不那么过分了。

陆父一直是沉默寡言的样子,表情也没有什么波动。

庄妈妈走到俩人面前。

俩人赶紧站起来。

“来,小琛,改口吧!”

♢♢♢♢♢♢♢♢♢♢♢

“小羽……你妈妈真棒……”

“呃……她退休前是心理医生……”

“难怪呢……舒服吧……”

“啊……陆琛你轻点!”

“你觉得可能吗……”

“你……过分……啊…………”

♢♢♢♢♢♢♢♢♢♢♢

“陆妈妈,没有人说两个男人就不能相爱,就不能在一起。”

“因为保密的原因,你大概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军队里做的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但是我知道,我知道他们究竟在做多么伟大的事,我知道他们有多么相爱,很早很早之前,我就知道了。”

“那次我收到的,直接是我儿子的遗书,在很早之前,他们上级直接觉得我儿子没救了。”

“我疯了一样的赶过去,却看见你儿子把我儿子照顾的无微不至。”

“我觉得,他甚至做的比我还要好。”

“当时小琛眼睛里的东西,让我非常震撼,那里面所包含的爱,不比我对小羽的爱少多少。”

“我是一名心理医生,我立马明白了一切。”

“那次你儿子伤的也很重,我听说是他压下来了,没有通知你们。”

“我知道,他眼底里的愧疚肯定会在看见我的那一刻爆发,我不能让一个这么爱我儿子的人崩溃掉。”

“所以我只是在小琛休息时,接过他的工作。”

“我也没让别人告诉小琛我来过,我知道。”

“所以他俩一直不知道我早就知道了一切。”

“一开始我也接受不了,我沉默只是为了不伤害这两个已经不能再受伤的孩子,但后来我明白了。”

“只要孩子们幸福快乐,这都算什么呢?”

“所以我一直装作不知道,其实是默默的支持着他们。”

“我也是一个母亲,我了解您对儿子的期待。”

“但他们已经选好他们自己的幸福了。”

“所以,他们是无法被拆散的,真的。”

“陆妈妈,相信我,孩子们的经历已经够苦的了,孩子们也都够孝顺的了,不然孩子们身上那么多伤,我们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呢?”

“他们一直在为我们着想,即使是他们最痛苦的时候。”

“而我们,就给孩子们一个幸福快乐的未来吧。”

8

庄羽陆琛去领养了一个小男孩。

这是陆妈妈的要求,其实也是他们早就决定的事情。

为了不让孩子因为他们的关系受到什么伤害,在很慎重很慎重的考虑和接触后,他们领养回了一个五年级的小男孩。

小孩跟了院长妈妈姓路,单名一个羽字。

这也让他们觉得很有缘分。

在征求小小羽的同意后,他们把“路”改成了“陆”。

庄羽好像有点不愿意,但也不知道说啥。

庄妈妈很开心,觉得纠结跟谁姓极其没有必要。

小小羽是个很聪明很善解人意的孩子。

他们和小小羽认识熟络了半年多,在小小羽升初中好转学校关系改基本信息时正式把小小羽带回了家。

小小羽有多善解人意呢?

他在俩人纠结怎么称呼时,主动说:

“陆叔叔是爹爹,庄叔叔是爸爸。”

……

他在俩人晚上发出某种声音时特别特别识趣儿的关上房门。

……

他甚至还在俩人担心孩子接受不了这种爱情或者被人嘲笑有两个爸爸时,非常非常乖巧的说:

“没事爸爸们,有爸爸总比之前没有好。”

“而且还是这么好这么好的两个爸爸。”

“况且……我好像也喜欢我前位的那个男孩子……”

……

真是捡到宝了。

大年三十,陆妈妈邀请了全家人一起吃年夜饭。

全家人:

陆爸爸、陆妈妈、陆琛、庄羽、庄妈妈、小小羽。

这段时间来,陆妈妈一直没有说支持,也没有再拒绝他们俩在一起。

所以前段时间弄得很尴尬的关系一直没有修复。

小小羽来了后,陆妈妈觉得,确确实实没什么再好为难他们的了。

庄羽在饭桌上很拘谨,甚至还不如自己妈妈表现得落落大方。

事实上他才一进门就一直揪着陆琛的衣服。

再怎么说,他还是有些愧疚的。

一辈子不能让陆妈妈抱上亲孙子。

直到陆妈妈给他挑了一筷子肉,说:

“小羽啊,叫妈吧。”

庄羽一粒一粒捡着米饭的筷子狠狠地抖了一下。

抬头,眼睛湿湿的,闪着星星。

“以前的事儿啊,妈给你道个歉,妈也是一时间接受不了……唉,再怎么说,你们幸福就好。”

“……妈……”

两个妈妈都笑了起来。

陆爸爸抬了抬头,看着庄羽。

陆琛用胳膊肘子怼了庄羽一下。

“……爸”

陆爸爸依然没有太大表情波动,低下头继续吃饭。

庄羽差点掉眼泪。

小小羽非常非常懂事的跳下椅子,绕桌一周,挨个的每个人脸上都亲了一口。

最后蹦到庄羽怀里很快乐的笑。

“好开心啊!”

还带着童声的话语回荡在餐厅里。

每一个人都开怀的笑了起来。

一片幸福快乐的笑声里,敲响了零点的钟声。

多么富有希望,充满幸福的新的一年。

以后每一年都会这样。

幸福、安康。

有爱你的人,有你爱的人。

没有危险,没有痛苦,没有难过。

除了小小羽偶尔考砸后的眼泪,其余的都是欢颜。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一路有你,不离不弃。

9

陆琛耄耋之年,送走了庄羽。

没啥病痛,在陆琛怀里,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陆琛知道,年轻的时候许下的百岁诺言,根本就无法实现。

事实上,庄羽能陪他到现在,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

早年那些伤病,都不会完全消失的,它们一直在提醒着他们早年的辉煌。

阴天下雨的时候,两个人都是浑身的酸疼。

那些伤疤,那些后遗症,也是镌刻在他们生命里的一部分。

伊维亚那次重伤,再怎么恢复再怎么掩饰,也是伤到了根本的。

所以陆琛知道,很早很早就知道,年少轻狂的许诺,都是完不成的。

他看着手里的小小的盒子,用手很温柔很温柔,就像以前千万次做过的那样,把他的庄羽捧起来,洒向茫茫碧波。

他们,离不开海的。

他们,早就和海连在一起了。

他站在甲板上,看着永不逝去的海,和他已经逝去的爱人。

脑海里,多少熟悉的画面回荡。

也不再年轻的小小羽扶着陆琛,让他不要伤心。

他知道自己的两个爸爸是有多么的相爱。

所以他很怕,很怕再失去一个爸爸。

陆琛回过头,看着自己一手带大,已经事业有成儿女双全的孩子,很和蔼的笑了。

“我不会有什么事的,我和小羽还有约定等着我去完成呢。”

二十年后,百岁的陆琛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这次没有人再伤心,因为这真是一个奇迹。

这二十年,不论什么病痛,都带不走陆琛。

直到,约定的百岁。

陆琛躺在床上,身边是他的孩子们。

而他眼里,全部都是一个人。

不知道多少年前,那个人第一次见面就和他大打了一架。

不知道多少年前,那个人在他面前,很大声的很有底气的说:

“通讯员庄羽报道!”

不知道多少年前,那个人背着受伤的他,红着脸回到:

“你说,嫁给你我要什么好处啊?”

不知道多少年前,那个人浑身是血,拼尽力气说:

“忘了我……”

不知道多少年前,那个人在他怀里,温柔的声线吐着浪漫的话语:

“我们两个,只要活着一个,就是都活着。”

那个人和他并肩作战,那个人和他肌肤相亲,那个人和他走遍全中国,那个人和他白头到老。

藤椅里,秋风中,那个人用虚弱的声音,重复多年前的承诺和约定:

“你说要我活到一百岁一千岁,可是做不到了,可我们约定过,只要一个人活着,就是都活着。”

“所以你,要完成你对我的承诺。”

“答应我,好不好?”

好,小羽,你看,我完成了。

我完成了。

我好累啊。

我好想你。

我没有遗憾了。

作为战士,出生入死,不辱使命。

作为爱人,白头到老,不违誓言。

恍惚中,陆琛感觉,自己被疾病缠绕的身体在变得越来越轻松有力。

他低头看看,一身熟悉的作战服。

眼前模糊的身影向他走来,也是二十岁最年轻有力的模样。

清秀的脸庞,清澈的眼眸。

他伸出手,握拳,对着陆琛。

陆琛也伸出手,握拳,对上那个拳头。

“强者无敌!”

END

后记

其实按理说,这是这个系列里的最后一篇,应该最后放的。

可是我就是忍不住放出来。

大家不用担心,前面没写的那几篇还是会写的,该开的车还是会开的。

我真的觉得,这是最好最好最好的结局了。

也是我最想赋予他们的一生。

山河万里,血铸长城,那坚固的铜墙铁壁里有他们的血肉之躯。

人海茫茫,两情相悦,那永恒的海誓山盟中有他们的白首不离。

我也非常非常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所以相信我,之后一定全是甜饼。

评论(11)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