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zure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后勤组/琛羽】死生契阔(下)

『高亮→ 印调~
#首先祝庄羽小天使生日快乐!!!!
#作为一个HE狂魔,各位不用担心我任何文BE
#一会儿发个时间轴,有兴趣的亲可以去看看~
#还是希望大家喜欢啊~么么哒~』

5
“放屁!”一向礼节到位的医大高材生极少见的骂了脏话,“胡扯什么!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庄羽!!听见了吗!不会有事的……”
他一口气跑进院子里就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和死亡的气息,而他一直牵挂的人儿倒在充斥着膻味的羊圈里,红色的液体以他的身体为中心一圈一圈的蔓延开来,坚强战士的手还死死的扣住通讯器,远远看过去,没有一点活着的气息。
陆琛几乎是悲号了一声冲了过去,颤抖的手在感受到人还显示着微弱生命力的跳动的脉搏时才找到了自己应该干的活:打开医疗包,抢救。
陆琛知道自己可能是哭了,但他一点也没有闲情去觉得难为情,他似乎喊的太过了,太绝望了,太用力了,因为他之后就再也没有力气用很大的声音说话了,嗓子干疼干疼的,好像一使劲就要冒出血来。
他只能用不成调的声音一遍一遍、一遍一遍的呼唤那个刻在他心里的名字,想着那片落在他生命里的羽毛,能睁开眼,看看他,然后一直一直继续看着他,就像任务开始前的那样,看他一辈子。
结果他听见了那么,那么绝情的一句话。
不,是那么、那么、那么的深情的一句话。
那句话在他的世界里不停的重复、环绕,吹走他世界里最美的云翳。
陆琛感到一阵眩晕。
他怎么舍得让他忘了他。
他怎么敢让他忘了他。
他看着眼睛已经死死合上的庄羽,心凉下去一半。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那么好的人儿会变成这样。
陆琛感觉自己好像也跟着庄羽昏死过去了。
不然他怎么没有感觉了呢?
手几乎是凭借着肌肉记忆在自动的处理庄羽身上一道道伤口,止血,包扎。
他死死盯着庄羽胸口微小到难以发现的起伏。
死死的盯着,眼睛却也不疼。
心也不疼。
身上的伤也不疼。
不应该啊。
我应该要很疼很疼的。
只有梦里才会没有感觉。
所以这一定是梦。
快点醒来吧。
这个梦太痛苦了。
庄羽,怎么不从下铺踹踹我的床板呢?
叫醒我啊,快点。
听话,庄羽,听话。
醒过来,快点。
6
飞机上,陆琛不论是医护人员在给他处理伤口还是在给庄羽抢救,都死死的拉着庄羽的手不放,怎么说都不放。
徐宏在一边轻轻的朝医护人员摇了摇头。
庄羽最后昏死过去的时候依然牢牢地扣着通讯器,结束战斗赶过来的杨锐怎么使劲儿也没掰开。
庄羽的手指纹丝不动的按着通讯器,指尖和骨节因失血和用力变得青白,冰凉。
结束紧急抢救的陆琛伸出手捂住庄羽冰凉的倔强的手,把他冰凉的指尖完完全全的包在自己的手心里,低下头去附在他耳边喃喃道:
“好了庄羽,战斗结束了,你的任务完成了,完成的非常非常好。”
“别怕,没事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放手,庄羽,我在呢,放手,没事的。”
“庄羽,我们都因为你连在一起了,没有一个人丢下。”
“你也别丢下。”
“好了,庄羽。”
“没事了……”
杨锐在旁边听着,看着,眼眶就有点发红。
“庄羽,你做的很好,我宣布,任务结束了,你是最棒的战士!”
然后庄羽的手就慢慢的,慢慢的松了劲儿。
杨锐拿过通讯器,不知怎么就掉了滴泪在上面。
可陆琛就把庄羽的手整个儿的握住,再没放开。
就这样一直到了飞机上。
陆琛觉得庄羽的手太凉了,太凉太凉了。
他知道庄羽怕冷,南方长大的孩子,对低温仿佛缺少天生的抵御力。训练出任务的时候,庄羽都是自己一直忍着忍着,完美的展现着一名合格的特种兵的素质。但是到了宿舍里,要是睡觉时庄羽还是没有缓过来,就会两步爬上陆琛的床,二话不说就把冰凉冰凉的手脚一股脑塞进陆琛的被窝里,陆琛的手心里,陆琛的怀里。他手脚是真的凉,每次都把陆琛先冻得一嘚瑟,责备他一句,那小子反而理直气壮的回击:
“你自己挑的人,暖个手都不肯?”
吓得陆琛马上就怂了,边讨好着说“暖暖暖,这不就暖着吗?”边用手搓着捂着,暖热乎那双手双脚。
但今天庄羽的手怎么都暖不热,不论陆琛怎么揉捏,就是凉凉的,一点儿不给面子。
陆琛想了想,肯定是自己放开这手太久了,太久了,庄羽生气了。
他那么孤零零的一个人,打到了那么多敌人,差点没等到自己。
自己真是太过分了,居然让他等了那么久。
经历了那么久的绝望。
对不起,对不起啊。
庄羽,只要你醒过来,
我就再也不放开你的手。
7
空气如同被冰冻住的机舱里突然乱起来。
因为手忙脚乱的医生突然喊了一嗓子:
“心跳暂停!”
陆琛麻木了很久的心脏突然间狂跳起来,好像两个人的心跳都汇集到了他那里。
陆琛一把握住庄羽的手腕。
脉搏……脉搏呢?!
医生按压着庄羽的胸膛,护士焦急的找着强心针。
陆琛一把推开了他并不信任的陌生医生,跪在庄羽身旁,疯了一样的做着CPR。
一下,一下,一下。
用着陆琛最大的力气,用着陆琛最微弱的希望。
他的脸通红通红的仿佛憋了好多好多话,但他嘴唇又是抿的死死的,牙齿把嘴唇内侧咬出血来。
“陆琛!你的胳膊不要了!停下!!”徐宏伤得很重动不了,只能喊着,带着副队长的威严。
“闭嘴!”陆琛第一次顶撞了副队,“我要救他!我要救他!我许诺过他不论他伤多重我都能就回他!!”

“陆琛!别睡!跟我说话!”
“哎……你那么紧张我,嫁给我呗。”
“边儿去!”
“哎呦……”
“哎哎哎!别乱动!你说,嫁给你我有什么好处啊!”
“嗯……我保证我媳妇儿健健康康活到一百岁一千岁,这期间不论什么病什么伤我都给他只好喽。”
“吹牛!自己都照顾不好还媳妇儿!”
“你同意了嘿嘿嘿嘿嘿……”

陆琛脑海里闪过一段刻骨铭心的对话,还有一个少年坚毅的侧脸。
“我答应过他……我答应过他……我可以的……”
“我可以的……”
“我可以的!”
“恢复了!恢复了!医生欣喜若狂的声音传遍机舱每个角落。
陆琛脱了力一般的倒下去。
左臂的伤绽开,涌出一股股鲜艳的红。
就像他的心。
8
第三次了。
陆琛在医院里昏了两天,刚醒来就听见庄羽被下病危的消息。
然后他开始疼,什么麻药都不管用。
但是他动不了,一点也动不了。
就只能躺在那里,陪庄羽一起疼。
他相信庄羽肯定没事,他就是相信。
6个小时,庄羽被推回了ICU。
陆琛听到后直接再次昏睡过去。
梦里,他看见庄羽背对着他,往前走,决绝的往前走。
离陆琛越来越远。
陆琛疑惑了一秒,马上反应过来要抓住他。
可是抓不住,庄羽好像一片真的羽毛一样老是溜走。
陆琛急了,在梦里呼喊庄羽的名字。
他看见庄羽停了下来。
却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他。
好像不认识他一样。
陆琛急了,一件一件细数着他们的过往。
演习中的初见,每一个场景陆琛都详详细细的复述出来。
战场上的表白,每一段话语陆琛都完完整整的重复一遍。
伊维亚的危机,每一分恐惧陆琛都真真切切的再次承受。
他最后顾不得男人的面子,大哭着求庄羽留下来。
然后他看见在一片白雾中就要消失的庄羽一点一点变得清晰,变得越来越触手可得。
他的庄羽在向他跑过来,拼了命的跑过来。
最后被陆琛一把抱住。
醒过来,陆琛就又听说庄羽又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他感到一阵阵心悸和后怕。
这是第三次了。
陆琛已经完全不相信这个自己曾经也给别人下过的通知书。
就这么薄薄的一张纸,怎么就能决定一个大活人的生命,绝对不可能。
陆琛硬是下了床,在手术室门口坐着,一队的人没一个拦得住,更别说医生护士了。
能动的现在全在手术室门口。
陆琛说,庄羽就是想让我陪他,庄羽希望我陪他,我必须来陪他。
在手术室门口的每一分每一秒,陆琛都没浪费。
一个坚定信仰马克思唯物主义的战士,把自己知道的神仙鬼怪求个了遍。
甚至还觉得自己知道的真少,都求完了门还没开。
然后他觉得,求人不如求己。
陆琛又开始一条一条的列保证书。
只要庄羽扛过来,他就能拥有陆琛的全部。
就在陆琛再也想不出什么的时候,门开了。
庄羽身上带着一堆管子被推了出来。
陆琛没再像前几次那样一口气松下来就昏过去,他很冷静的站起来,回了自己的病房。
然后突然就笑了。
小兔崽子,非得等我把所有都给你了才出来,鬼精。
9
庄羽一直在做梦。
从出生到遇见陆琛以前,几乎每一刻都梦了一遍。
然后他觉得,好像该走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就觉得了无牵挂该走了,没什么好说的。
然后他听见一个很熟悉很熟悉的声音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他回头,一片茫茫白雾里有个人。
庄羽不记得那是谁。
但他知道他应该是认识他,因为那个人让他有点想哭。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他打算继续走。
结果听见那个人不依不饶的一直说着话。
好像讲故事一样讲着两个人的生命。
他听着,怎么也不觉得故事里那主人公是自己。
但是他停下了,那个人那些话让他感觉心脏堵堵的难受。
他想知道结局。
在看到那个人眼泪的那一秒,庄羽断了片的记忆一股脑儿全钻进了脑子里。
他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居然忘了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庄羽抬脚就想往回走。
然而白雾像是活过来一样,拉着他倒退。
缠住他的脖子,好像要杀了他一样。
庄羽看着陆琛痛苦的样子,心都要碎了。
他爆发出极大的力气,冲向那个人。
他最爱的人。
然后被那个人温暖有力的臂膀牢牢地抱住。
再也没分开。
但是庄羽感觉好累好累,令人安心的怀抱就是最强的催眠剂。
他又要睡过去了啊……
陆琛,把我叫起来。
快点把我叫起来!
10
庄羽能够听见陆琛的声音,但是他睁不开眼。
但庄羽知道,自己还活着。
而且还被他最希望陪着自己的人一直照顾着。
跟他讲话,给他擦身,给他按摩,给他输液打针,给他换药,给他希望,给他活下去的勇气。
庄羽醒过来,第一个见到的就是他。
陆琛
他的爱人。
相视的那一刻,仿佛经历了沧海桑田。
时光流转,岁月无情。
带不走的只有爱。
战场残酷,枪弹无眼。
只有他们是彼此的唯一,是彼此的救赎。
那是千年前的浩荡情歌,也是他们的不变承诺。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END

评论(12)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