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酒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后勤组/琛羽】死生契阔(上)

『高亮→ 印调~
#伊维亚梗的自我演绎。

#说句实在话可能不好看,并且因为就看了两遍电影所以很多地方都记不清楚了。

#我对各种战斗啊什么的都没有详细描写,毕竟电影已经发挥到极致了我肯定不能用我这枯燥的语言描绘出一点半点

#所以把重点放在了心理描写上

#就是为了写写我心里的后勤组。

#欢迎捉虫拒绝过分考据放过我这个小白吧

#啰啰嗦嗦了很多但都是我想要写的后勤组所以都没删很多
#上学手稿写了5000多字,实在是明天还要早起上学太晚了来不及打出来,就分了上下,有可能是上中下。

#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1

陆琛拿着枪,警惕的看着四周。

其实贝拉家很安全,但陆琛就是觉得不舒服。

他总觉得这个地方他好像来过,非常的熟悉,但又不是很常见的那种很多人都有经历的错觉,这种熟悉的感觉带给他难以忍受的不安,尤其是他和庄羽现在所处的地方,让他总有一种心脏被揪住的感觉,而他也无法解释是为什么。

所以他只能在队长下令休息调整的时候依旧保持高度警惕。

庄羽鼓捣好了通讯,看了看陆琛。

然后他就挪不开眼了。

就是想再看一眼,再看一眼。

他觉得这是因为陆琛今天看上去格外的好看。大漠上特有的金黄色的阳光洒在陆琛身上,让一身作战服的他变得耀眼,身旁无穷无尽的沙土都做了陪衬,哪怕是有些二氧化硅纯度很高的小沙粒不甘的反射这星星点点的闪光,也不能夺去陆琛身上哪怕一点的璀璨。

庄羽突然好想好想让时间就定格在这里,不去继续执行队长严肃强调是一场硬仗的任务,不去维修什么乱七八糟的电线机器,不去看那些血淋淋的尸体。

就这样,陆琛站岗,庄羽看着他。

就这样到地老天荒。

2

陆琛当然感受到了庄羽直勾勾的眼神,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兵,他很清楚,这样的消极情绪带到战场上是会出大乱子的。

于是陆大夫深吸一口气,缓了缓自己紧张的心情,打算皮一下。

“测(che)试(shi)测(che)试(shi)!”

蛟龙一队全体精英听见了从耳机里传来的不容忽视的、十分明显的不怀好意的……

陆琛的声音。

精英们感叹,真是模仿到了精髓。

几秒后,耳机里又传来真的庄羽的声音:“姓琛的!啊不!姓陆的!!”

杨锐给了他俩几秒开玩笑放松心情的时间,然后雷厉风行的维护了耳机内干净绿色无污染的生态环境。

顺便下达了他和徐宏最后商定的计划命令。

陆琛在听到庄羽独自留守的任务时,不知怎么下意识的就想反驳,但自己好好想了想这确确实实是风险最小最安全的地方了,也就没说啥。

就是打了个哈欠掩饰了一下自己张嘴没说话的尴尬。

庄羽很是嫌弃的撇撇嘴。

3

不论商讨了多久,还是不能降低哪怕是一丁点行动的风险性,依然像是一场胜算极微的豪赌。

用九个人的性命做赌注,去赌整个过程不出任何一丁点意外和差错,去赌一切都和计划一样完美无缺,最后赢得邓梅和所有俘虏的命,还有九个人的平安回家。

然而这个赌,貌似输了。

在队员们发现通讯中断的时候。

那时陆琛在给小姑娘和石头进行紧急处理,尝试着向其他人求救,却发现耳机里一片不正常的寂静,不知怎么心就漏跳了一拍。

一股巨大的恐惧似乎是从胃里窜上来,一路向上死死攥住他的心脏,流向四肢的血液冰凉到似乎刚刚被极速冰冻过,连接到指尖的冷意让他一直以来极稳的手差点打哆嗦。

陆琛拼命的深呼吸,再深呼吸,同时心里强迫自己不停的念叨“没关系,别多想。”然而无论用多大的力气都没能遏制住脑海里不停的滚动的庄羽的模样。

哪怕是后来通讯恢复了正常,陆琛心里的那份恐惧也没能减轻分毫。

他尽了最大的力气想尽快结束战斗,却还是直到顾顺李懂收到求救信号赶过来,才勉勉强强从那栋楼里离开。

此时陆琛的左臂在抛出去一个扔进来的炸弹时被在半空中爆炸飞出的弹片划得鲜血淋漓,上臂还被一枚子弹贯穿,身上大大小小的伤遍布,不过都是皮外伤,陆琛简单的止了血就又拿起来枪。

他现在不能去找他心心念念的人儿,石头伤的很重很重,被佟莉几乎是半背着拖着走,因为陆琛手臂不能太过受力,李懂背着腿部受伤的小女孩,顾顺护着邓梅,陆琛要作为主要战力护送所有人离开,安全到达撤退点。

他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还不能去找他爱的人。

每个人都使出自己最快的速度奔向撤离点。

陆琛确认所有人安全到达后,没有在撤离点多停留一秒钟,扛起枪就奔向了贝拉家。

一直沉稳周到的医疗兵第一次不管他人的感受占用着公共频道大喊庄羽的名字,却只收获了一片熟悉的寂静。

令人恐惧的寂静。

陆琛感觉那片寂静快要逼疯了他,他觉得自己好像正在被拉向某个无底深渊,只能靠着自己心里那一点点如同幻想般的希望向外挣扎,而那片如同黑洞一般的寂静却毫不留情的一点一点不停的吸走他那残留的可怜的希冀。

他只能喊,拼命地喊,去冲破那片寂静,撕开那可怖的黑洞,换取重生。

离贝拉家越近,陆琛就越紧张焦急。

他现在只希望他的呼唤,他的关心,他的在乎通通传到另一端,让另一端他心尖尖上的人能听到。
如果他累了,不用回他,没关系的。

只要你还能听到。

4

庄羽扣上通讯器的一刹那,真的就像这样睡过去。

好累啊。

好疼啊。

就要闭上眼的那一秒,一个涂满一道道颜料的脸就出现在眼界里。

颜料涂的那么重,混杂着沙土汗水几乎看不出那人的原来模样。

后来他可是找那个人找了好久,并且发誓干掉他。

他看见训练时身旁一个高高壮壮的身影,一直一直在他身边,老是欺负他,可是又最护着他。

他眼前全是那个人。
那个人训练时干净利索的动作,那个人低着头给他包扎时头顶上头发中间肉色的小涡儿,他睡觉前吊儿郎当的搭在床边栏杆上晃晃悠悠的腿,还有经常能品尝到的温暖的唇。

庄羽想笑,陆琛啊,陆琛啊,我连走马灯都全是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

但最终他只有力气勾了勾嘴角,也没能扯出一个笑来。

不行啊这样,陆琛看见会心疼的。

但是好累啊。

原谅我,原谅我吧。

“庄羽!收到请回答!”

……我听到了。

“庄羽!收到请回答!!”

嗯……我听到了……

“庄羽!收到请回答!!!”

我……听到了……

陆琛……我听到了……

你的声音真好听…………

我在啊……

我还在呢……

不要哭啊……

庄羽突然意识到声音来源就在身边。

准确的来说就在他耳边。

“庄羽!别睡!”

“我来了庄羽!我来了!”

“别睡!!”

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绝望,庄羽感到了一滴湿润落在自己干燥的涂满颜料的脸上。

让他的心发疼。

原来陆琛难过,他会更难过啊……

不要难过了,陆琛。

怎么才能让你不难过……

忘了我,忘了我吧。

“陆琛……忘……忘……了我吧……”

这样你就可以不难过……

TBC……

评论(1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