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酒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后勤组/琛羽】春水煎茶(松花酿酒的短小彩蛋~)

『高亮→ 印调~
#没想到真的有人看只好瞎写别抱太大希望

#既然有人爱看我就当我的驾照考过了O(≧▽≦)O

#抱歉现在才放出来

#感觉不太像一般的欢乐小彩蛋啊……有点太正经了好像……

#没关系大不了我再补一个彩蛋~

#其实是一个打算开始写系列的小标志文

#主要内容就是两人双向暗恋的过程~

#个人喜欢灵感来了一气呵成的感觉,所以系列文不一定按照时间线写,有空肯定会整理一下下~

#每篇都会不定的带点我其他的文里的东西~

#但还是可以当成一篇篇小短篇看的~』

庄羽觉得,自己的舍友医疗兵作战小能手陆琛同志,好像一直对他抱有一丝丝敌意。

庄羽是来接被调走的通讯员的班的,他在进入海军特种兵选拔的时候就无比期望自己最后能进入蛟龙一队,理由很多很多。

不过除了大家都知道的那些,他还有一个别的理由。

他想找一个人。

多么想找到他呢?

这么说吧,他一个原本最不被看好的大学生兵之所以能一直坚持下来,就是想着一定要找到那个人。

然后……

揍他一顿。

狠狠地,揍他一顿。

然而进入蛟龙一队以后,虽然他确确实实能感受到一点也不打折扣的战友情,所有人都对他很好,没有什么欺生啊什么的行为。

但是身边最近的人却老是怪怪的,让他很不舒服。

怎么怪呢?
比如刚刚进来的时候,他在喊完“通讯员庄羽前来报道!”这句话后,就收获了一道极为专注的目光。

那目光,怎么说呢,让庄羽一度以为他是个狙击手。

比如起床穿衣的时候,他作为通过蛟龙选拔的特种兵的敏感性总会让他感到有个视线总是盯着他的后背看,虽然都是男的没啥,但他就觉得怪怪的。

比如他偶尔训练受伤时去医疗室总会被那目光看的冒汗,然后用太疼了掩饰过去。

比如摆弄设备时老是凑过来饶有兴趣的看看他,看看设备,再看看他,再看看设备。

最后就只是略带欣赏(?)挑衅(?)的看着他。

庄羽用高中时候在桌子底下看的无数篇言情小说作为理论基础,大学的亲身经历作为实践经验,对这件事情进行了科学的理论分析。

最后他得出结论:

一定有一个陆琛喜欢的妹子喜欢我!!

冤啊琛哥我真不是想抢你的妹子,我帅我的错,您说说是哪个妹子我帮你追她!!

庄小羽认认真真的思考起了措辞。

陆琛确定一定以及肯定,庄羽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

他记得,有一次演习,蛟龙一队八个人对一个陆军团,因为对于蛟龙来说这样的国内演习简直是家常便饭,所以他有些轻敌。

结局就是他们队原来的通讯员牺牲了。

当时那个通讯员正在修复通讯设备,见自己背后冒出来的白烟无可奈何的停下了手。

演习规定是牺牲了就要和死人一样不能动不能说话不能再有任何提示性行为,在原地等着被拉走。

陆琛愣了一下,他知道没办法了,狠狠抱了一下战友,抱着成堆的通讯设备离开那个已经暴露的危险地带。
你说说巧不巧,他大概走了有五百米,就在一个山头头后面找到了另一个一个人摆弄一堆机器的人。

正常人大概要想半天才会想过来这是屏蔽了蛟龙信号的敌军通讯员,为了达到更好的完全屏蔽效果孤军深入战场而没有待在指挥室里操控。

陆琛不是正常人,所以他一秒就想过来了。

对,不是正常人。

所以陆琛下一秒直接从后面扼住了那人的脖子,用枪指着他,要他恢复蛟龙的通讯。

那人很明显愣住了,直到陆琛又威胁了一次,那人才用很强硬的语气义正言辞的拒绝。

并表示士可杀不可辱。

陆琛不知怎么居然乐了,然后用很刻意的疑问语气道:

“哎,老弟,你说我要是直接一枪破坏掉你的设备,屏蔽是不是就没用了?”

然后不正常的陆琛一点也没有怜惜的几枪蹦掉了那个复杂极了的设备。

然后他真的听到了耳机里接着传来队长急切的声音:

“徐宏!徐宏!!”

陆琛满意的笑了笑。

结果身边一个比队长声音还要大的多的尖叫传来,直刺陆琛的耳膜。

“你还我设备!!!!!!”

接着挣脱开桎梏的小子就扑了上来。

打架,陆琛只输给过佟莉大姐大。

最后陆琛也实在不忍心,也因为对方激烈的反应挺愧疚的,最后也没杀了那人,还帮他包扎了一下伤口。

陆琛摸摸脸,收拾收拾走了。

回去就偷偷向队长报告了这件事,当时原通讯员基本上确定要调走了,陆琛直接告诉队长某某团有个通讯员专业素质极强,能屏蔽咱蛟龙的信号。

“作战能力大概也不错。”

陆琛又摸摸自己还没消肿的脸补充道。

从那以后,陆琛常常想起那人和军队大老粗格格不入的清秀的脸。

还有那人倔强的不肯投降的话和清亮的声线。

还有那人红红的眼。

还有那人背上的小小的像红豆一样的红色胎记。

……别误会,给他后肩膀上药的时候看见的。

离得近看得清。

陆琛没想到庄羽还真的来了蛟龙,再加上前几天的反常和昨晚做的梦,

陆琛觉得,

他好像看见了月老拉的红线线~~

评论(12)

热度(85)

  1. 庄周梦蝶初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