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瓷

默然相爱,寂静欢喜。

【红海行动/后勤组/琛羽】风吹疏竹

『高亮→ 印调~
#抱歉各位说好的小彩蛋卡了,因为本来想着没有人看然后就没提前码彩蛋,结果有出乎我意料的那么多人喜欢就想认认真真写彩蛋结果堵车了……所以先来个灵感哗哗的正文

#不知道怎么说……就是有个“刀糖分界线”,喜欢看刀喜欢自虐喜欢BE的亲可以停在分界线前,就是绝绝对对的刀子。

#不喜欢BE的亲再往后看可以甜回来。

#在我私设的时间线里顾顺不在

#大概有ooc

#还是希望大家喜欢
高亮→印调~

陆琛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少了点什么。

比如今天给刚刚训练完不小心受伤的副队徐宏处理伤口时,陆琛最后给徐宏撒上云南白药,张开手手心朝上就自然而然的往旁边一伸。

就好像有谁会递什么东西过来一样。

整整三秒后,陆琛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多么奇怪的事。
他对面前用疑惑的眼神盯着他的徐宏抱歉的一笑,自己歪歪身子够过了离自己不太近的绷带。

徐宏走的时候还提醒他记得下回把东西都准备好,放的离自己近一些,陆琛敷敷衍衍的表示自己知道了。

他也奇怪的很,明明一队私有的简洁医务室里一直只有自己一个人自己怎么就会觉得有人会帮他递东西。

再比如,晚饭后陆琛利用自由时间洗衣服时,他明明把自己的衣服裤子都洗干净了,不过就是分了个神给旁边刚刚来的李懂打了个招呼,他就下意识的觉得盆里应该还有件衣服要他洗。

于是他的手就又下意识的伸进空空如也的盆里,沾着水的手与盆底狠狠地摩擦出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

李懂打了个哆嗦,很是奇怪又有点责备的瞥了他一眼。

陆琛于是又抱歉的笑笑,自个儿拧干净衣服晾好拿上盆走了。

又比如,凌晨两点多时的紧急集合训练,陆琛一听见警报声就立马坐了起来,却又条件反射般的很使劲儿的敲了敲床沿,好像下铺会有个没睡醒的人儿需要他叫醒。

陆琛甚至在他下梯子时看见下铺黄黄的僵硬的木质床板时愣了几秒,直接导致他在一堆精英集合时成为了倒数第一,被罚跑了二十圈。

这还没完,陆琛在跑圈时中了邪一样总觉得下一秒应该有谁会屁颠屁颠的过来陪他跑,这种感觉让他难以控制的放慢了跑步速度,结果本来可以早点跑完回去再补个觉的他硬生生跑到了天亮,直接参加第二天的训练。

一直和他竞争队里跑步第一的石头极为惊奇的盯着带了黑眼圈的陆琛的脸好久,陆琛最后只好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然后收到了佟莉一起练手的邀请。

是的没错,陆琛在和莉老大交手时居然还犯了迷糊,总觉得应该是有个人在他旁边专心致志的看他,让他感觉好像太阳有两个,一个在东一个在西,让他浑身发热。

陆琛坚持了一会儿实在没忍住扭头往旁边看了看。

…………石头。

这厮绝对没有在看他,因为下一秒他就鼓起了掌。

陆琛躺在地上欲哭无泪。

佟莉一把拽起陆琛,拉着他上上下下的打量,

“你陆琛也会走神儿?!”

陆琛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吃晚饭的时候,队长杨锐下通知说,新选出来的通讯员明天就会来报到,要大家做好准备迎接新队员。

“陆琛!”

“到!”

“你回去收拾收拾宿舍,到时候他就是你的下铺了。”

“……是。”

陆琛也不知道为什么犹豫,他心里的感觉难以用语言形容。

“有什么问题吗?”

“报告副队!没问题!”

“那就好,吃饭。”

陆琛有一口没一口的扒拉完饭,回床上躺着。

两天就睡了三个小时,陆琛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梦里,他梦见有一个很年轻很听话的身影在他的医疗室里忙前忙后的给他打下手。

那个身影还趁他刚刚洗完衣服时又迅疾的、耍无赖似的往他盆里又扔进一件脏兮兮的衣服进去,然后飞快的跑远。

那个身影在梦里睡在他下铺,警报起床号老是叫不醒他,一定要听见陆琛使劲儿的敲铁质床沿时的三百六十度环绕立体声才会一骨碌蹦起来然后撞到头。

那个身影不管多累都会陪他一起受罚,然而体力有时跟不上,磨磨蹭蹭的让陆琛不得不等着他。

那个身影还一直很专注很深情的一直一直注视着他。

那个身影……

梦的最后,那个身影在他怀里躺着,陆琛拼了命想要看清楚那个身影的模样,可就是模模糊糊的什么都看不清,就觉得那个身影身上的衣服好像红红的。

那个身影在他怀里,特别轻特别轻,却又无比恳求的说:

“陆琛…忘……了……我……”

==============================================================================================================长长的BE分界线,喜欢虐的小甜心就停这里不要看下去了,要看HE的小甜心继续往下看=============================================================================================================

陆琛一下子坐起来,模模糊糊的梦境让他整个脑袋懵懵的。

陆琛发了好长时间、好长时间的呆。

直到起床号响起。

然后他洗漱、穿衣、背包、出门。

集合好后,正对面的大门开进来一辆军车,车上跳下来一个人儿。

陆琛皱皱眉,这人儿身影怎么那么熟悉。

就听见那人略显紧张的声音响起:

“报告队长!通讯员庄羽前来报道!”

END

好吧我知道我绝对要写一个分析以说明这个HE不是硬拗的。

首先,我要解释一下刀,“风吹疏竹”是从“风吹疏竹,风过而竹不留声;雁渡寒潭,雁去而潭不留影。”里截下来的,隐射的意思是庄羽在伊维亚行动里确确实实牺牲了,并且还是在陆琛怀里,最后的庄羽为了不让陆琛一直活在失去他的悲伤里于是要求陆琛忘了他,而陆琛因为受的打击太大再加上习惯了庄羽说的是什么就是什么庄羽要他做什么就做什么所以也就完完全全忘记了庄羽,但是很多习惯根本改不掉所以有了这把刀。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是伊维亚行动之后的事,我就不会在前言里写“在我私设的时间线里顾顺还没来”这句话了。

这句话就是为了表明这是个发生在伊维亚行动很早很早之前的事儿。

还有,琛羽我是私设早在一起的,所以如果按照BE的设定,队员们看见陆琛那些动作肯定知道陆琛是在不习惯庄羽的离去,是会露出担忧和心疼的表情而不是我所写的“疑惑”“奇怪”“震惊”的这些情绪。

还有一个心机小细节就是和莉姐练手那里,既然是一天的训练完了以后的练手,一定是下午,所以太阳在西边,那么东边的就是庄羽。

是新生的希望而不是将要消失的夕阳。

所以HE的意思是陆琛在庄羽将要走到他的生命里的时候强烈的第六感带来的一系列幻觉和预见,也是为了我之后可能要写的文稍稍铺垫一下。

其实也可以理解成一口玻璃糖,就是陆琛真的失去了庄羽然后过于强烈的愿望让他穿越到了过去但是为此也失去了那些记忆只保留了一些潜意识。

……好像还是有点扯,原谅我这个忠于美好结局的HE狂吧。

毕竟我坚定的认为所有的故事都应该有个完美结局,一切不完美的结局都是未完待续。

另外,在此感谢每天中午敲床沿叫醒我的上铺,你是我的小天使~~
还有,最近挺想产粮的所以小天使们有什么梗可以评论或者留言给我~~
尤其是车!!
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会尽量写出来~~
另个人怪癖心水哨向拒绝abo抱歉~~~
再次谢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你是我的小天使~~

评论(14)

热度(76)